《爱上熟女》
第188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臧琳进来了,“你们说话就不能小点声啊!人家客户还问发生什么事了!”
  见臧琳来了,我就对臧琳说,“小琳,你拿一万过来,咱姐没钱花了!”
  臧琳看了一下臧婉,“姐,这又要哪里花钱啊!”臧婉对臧琳说,自己相中了一件衣服,要一万多块钱,可是手里没有这么多,吕胖子还把钱带走了,所以她来找吕胖子要。
  臧琳把一万元取来后,我递到臧婉手里,“大姨姐,拿着吧,有啥事尽管吱声!”
  臧婉也不拉拉脸了,拿过钱塞到包里就往外走。我连忙把她拉住,“大姨姐,这可是公司公费啊,你得给我签个字再走!”

  臧婉很不情愿签了字走了,看着她走的背影,我对臧琳说,“你没看你姐这段时间有点反常吗?她可是不缺钱的,不会在外面养小白脸吧!”
  “去你的!你怎么这样埋汰人,一万块钱就能养小白脸了?”臧琳内心当然还是向着她姐。
  我笑了笑没再说什么,然后去了新店。小窦对我说,“刚才来了一个客户,对咱们这种疏导方式很感兴趣,我把项目介绍了下。”
  “男的还是女的?”我问小窦,这姑娘脸一红,对我说是男的。然后她说这个客户要求她去陪着旅游。
  旅游?这怎么能算情感疏导的业务呢,这不是纯粹来泡妞吗?带着个美女去外地玩,鬼才相信那是疏导呢,那不得把小窦给糟蹋了。
  “这种项目我们还没有拓展,以后再说吧!”我对小窦说,如果是女人这种项目可以接,但是男人的话,就要小心了。
  我闲得无聊,不断翻看着手机,看到苏小慧发来微信,她告诉我,鸣翠公司这两天可能要宣布破产了。
  我心里一惊,连忙把电话给打过去,“苏经理,怎么这样着急让鸣翠公司破产,现在鸣翠不在家,袁凯能有权力让公司破产吗?”
  苏小慧在电话那头说,“雨仓,现在鸣翠与静心联系不上,听说袁凯要运用他的权力了。”
  “就不能再等等吗?”我说这句话,感觉有点失误,我想苏小慧这样聪明的女人,一定联想到鸣翠与静心。
  “哎,没法等了,现在法院、银行的人都着急了!”苏小慧在电话里叹着气。
  与苏小慧通完电话后,我连忙给静心打电话,但怎么也打不通,之前她说要回国,不知道是不是来了,如果来了,静心或许能有办法把公司挽救回来。
  我正考虑鸣翠公司破产的事,吕大安打电话过来了,“大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Z女士要送我一台越野车!”
  Z女士要送吕大安进口越野车?我心想这不会是真的吧,但吕大安在电话里说,送车是千真万确的事,现在Z女士已然把吕大安当成她的老公了,还说要实现当初承诺老公买车的事。
  “胖子!车就别让人家买了!这一台进口越野车得多少钱!”我不想让吕大安入戏太深,只想通过疏导,减缓一下Z女士忧郁的心情。但通过买车这事,我真切感到Z女士已经喜欢上吕大安。
  我让吕大安要婉转拒绝Z女士,这买车的事可不在合同范围内,再说这么大笔钱,让Z女士去买,如果咱们收下了,那好像骗人钱一样。
  但没过两天,吕大安又打来电话说,Z女士已经让人把车开到庄园里来了,而且要求胖子每天开车在山林里转悠。
  我心想完了!这Z女士感情太投入了,吕大安与Z女士交流也越来越轻车熟路了,我真担心如果疏导结束后,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我真想去庄园劝导一下Z女士,让她不要把这种疏导作为真情来做。吕大安是来疏导的,可以像老公一样关心你,但演员必竟是演员,可不能假戏真做了。

  但合同明明写着,“疏导期间,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庄园!”也就是说连我也不进入庄园。
  我决定终止疏导,宁可损失点钱,也不能让Z女士沉浸在这种幻觉之中。但吕大安坚决不同意,他说不差这几天了,总不能做违约的事吧。
  ***!吕胖子尝到甜头了,我只好放弃了提前终止合同的想法,选择耐心等待,盼着疏导结束期快点到来。
  臧琳看出来我这几天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就把Z女士给吕大安买车,以及自己的担心告诉她。
  臧琳听了也很惊呀,可能在她眼里,认为吕大安去疏导不会有什么问题,这样胖有谁会喜欢呢,但恰恰是吕大安长得太像Z女士老公了。
  之前我们以为,陪着Z女士找寻一下初恋感觉,反正就是演把戏,并不是投入真感情,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这天吕大安又打电话来,他说了一件事,让我更加着急了。
  吕大安打电话告诉我,Z女士要把疏导期再延长一个月,而且价格增加一倍,吕大安兴奋的说,“我们总算可以挣到钱了,等这一期结束后,抓紧过来签合同!”
  我立即回复吕胖子,“疏导不再延续了!就这一轮!”
  没想到吕大安在电话反驳我:“大仓,这是人家Z女士的建议,你总不能拒绝人家吧,再说看着钱不挣,你这不是傻吗!”
  其实我当初担心除了吕大安移情,就是Z女士动真情,现在Z女士动真情了,那样的话,疏导期肯定延长。
  我与吕大安在电话里理论起来,反正我不同意,吕大安坚决同意。还没理论完,吕大安就把电话放了,我听见Z女士在旁边叫他。
  怎么办呢?我一时没了主意,看着大笔疏导经费的诱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我真怕Z女士动了真情,到时让吕大安给他当老公,那可怎么办?
  事情重大,我决定开个会与臧琳、小虹商量一下。
  臧琳与小虹听了后,也感觉事情不太好办。臧琳认为一个疏导期结束就算了,如果再继续一个疏导期,那对Z女士不公平。挣钱是小事,如果移情了,传到同行耳朵里,以后还怎么从事疏导行业。
  我认为臧琳想法与我一致,但Z女士却强烈要求延长疏导期,让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仓哥,你也别太纠结,女人的感情谁都控制不了,现在关键是胖哥这里,他既然很理性,我认为可以延长一个疏导期!”
  小虹的建议,让我听了也感觉很有道理。
  从目前看,吕大安还真没有移情,始终按照我的方法理性的去参与这场演戏。但从近期吕大安的表现看,这小子好像对Z女士产生了好感。
  “既然这样,我们也不能坚决拒绝客户!就再延长一个疏导期,并且在第二轮合同中写明,结束后不再延长,自然终止!”我对臧琳与小虹说。

  总算盼来了第一轮疏导期的结束,我连忙联系吕大安,“胖子,今天疏导结束,你问问Z女士,我们什么时候过去结账?”
  日期:2017-02-09 07: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