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87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路上,小虹说吕大安和Z女士没干多少活就休息了。我笑着说,“你还指望他们成为真正的农民?其实种地就是帮助Z女士找寻初恋感觉!”
  小虹叹口气,“太幸福了,我啥时才有这种感觉呢?”
  一直没说话的臧琳问我,“照这样下去,万一他们两个有感情了怎么办呢?”
  我笑着说,“如果有感情了,那就是Z女士违约,我们随时可以终止疏导!”

  小虹说道,“感情可不是这样简单,到时胖哥想撤都来不及了!”
  但臧琳担心这件事如果让臧婉知道了,肯定找我闹事。我叮嘱她们两个,绝不能告诉臧婉一点消息。
  回到店里,正好碰到苏小慧来找我,估计她来了挺长时间了。
  “苏经理来了!”我笑着和苏小慧打招呼,苏小慧说,给你打电话也不通,也不知道你去哪了。
  “哈哈,去了客户那里有点事,在郊区信号不好。”说完我让人又给苏小慧倒了杯咖啡。
  苏小慧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来找我一定有事。
  我直接问苏小慧,“苏经理,有事就说吧!”
  “雨仓,我还是来问问你,鸣翠和静心到底去哪 了?”苏小慧着急问我。
  我故作一愣,“苏经理,我真不知道她们去哪了?”
  苏小慧叹了口气,“出院时,静心说过去海南,但袁凯在海南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她们!”
  “哈哈,去南海找找呢!”我开玩笑的对苏小慧说。
  苏小慧瞪了我一眼,“雨仓,这不是开玩笑的事,现在事情紧急,鸣翠公司快散架了,她再不出现,连拍卖都成问题!”
  听苏小慧这样说,原来她是来为袁凯打探消息的。我和静心有个约定,这个秘密一定保守下去,也是为了静心的安全。
  苏小慧从我这里也没得到什么消息,失望而去。
  看着这个女人背影,我就在想,苏小慧到底是哪一伙的,她和鸣翠关系也很好,对袁凯也有意见,而且袁凯什么样的秘密事情,她都能告诉我。但为什么关键时候,她却站在袁凯那边?难道这仅仅是老板与员工之间的关系吗?我看未必。

  我想还是把苏小慧来的事告诉静心,否则鸣翠公司真如果倒闭,袁凯不会施救,他宁可自己得不到,也会让这两个公司从此消失。
  我试着打了一下静心之前打过来的电话,但打了一下,却显示无法接通,我又用微信与QQ与她联系,但也没有得到回音,难道静心失踪了?还是她不想接我电话?
  我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号码是国外的,就连忙接了,电话那头传来静心的声音,“仓哥,有什么事吗?”
  我随后问了一下静心与鸣翠的新西兰的情况,静心说现在鸣翠失忆状态有点恢复,能记起一点点往事,医生说没有好的方法,只能靠零散的回忆慢慢唤醒鸣翠,但静心必竟在鸣翠身边时间短。因此,她决定回国,找一些鸣翠熟悉的身边人,帮她回忆。

  我把袁凯与苏小慧打探她们的事,也对静心说了,静心惊呀问我,“怎么会倒闭呢?难道袁凯一点治理公司的经验都没有吗?这里面有鬼!”
  静心说完后,我问静心怎么办?静心说,她打算回国后,去救救公司。
  一直以来,我认为静心的能力不一般,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她能自信说回国收拾公司烂摊子,就能断定这个姑娘很了不起。
  我有时也在想,如果不是为了鸣翠与静心,我才不会管袁凯那些事,就是给我钱,我也不会管。但目前鸣翠与静心太可怜了。
  接连几天,有很多客户过来咨询疏导方式的事,我和小窦、小许耐心的给客户讲述疏导方式是针对每个人量身定作,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
  这天我去老店时,吕大安给我打电话过来,他告诉我,现在Z女士已经把他当成老公了,而且每天晚上都让吕大安陪她聊天,Z女士还把当年老公喜欢穿的衣服拿来让吕大安穿。

  吕大安说Z女士现在很开心,估计不出这个月,就能找回初恋感觉了,不需要再待一个月。
  我让吕大安耐心对待Z女士,不要急于求成,像她这样的痴情之人,如果不进入角色,就会伤到她。
  吕大安说,他现在严格按照Z女士要求去做,她老公当年喜欢做什么,胖子就照着做。
  我笑着说,“啪啪了吗?”
  “靠!别瞎说啊!要是让臧婉知道了,我这宝贝可就留不住了!”吕大安在电话那头笑着说道。

  从他的话语中,我能猜到,吕大安已经进入角色,而且不仅履行了Z女士老公的职责,而且也与Z女士上了床,我真担心假戏真做出事。
  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了,只有硬着头皮走完疏导过程。总以为吕大安对Z女士不来电,但没想到才半个多月时间,吕大安居然进入角色。
  臧琳劝我还是把吕大安换回来吧,否则她姐迟早会闹事的。
  臧琳说完后,我心里也很矛盾,及时终止疏导还是继续进行呢?可是合同上写着是一个月时间,现在还差半个月,到时再定吧。
  “大仓!你给我出来!”我听到外面有个女人大声叫我。

  我一听,坏菜了,我那个骚浪大姨子臧婉来了!
  小虹小声笑着对我说,“仓哥,婉姐找你要人呢!”
  臧婉一进门看到我正坐在那里喝着茶水,就问我,“大仓,你有点人性吗?你在这里悠然自得的喝茶,却让胖子劳动改造,你安的什么心?!”
  我看出臧婉很生气的样子,不过对付我这个大姨子,我现在找到了很好的方法。

  “大姨姐快坐,喝杯茶,干嘛这样大火气!”我笑着给臧婉倒了杯茶。
  臧婉气乎乎地坐在那里,小嘴撅得能吊三两香油,我心想胖子去劳动改造了,这**不正好有时间与她的上司翻云覆雨吗,怎么突然今天来找胖子了,难道她领导厌烦她了?看她脸上抹三尺厚的粉底,我心里就堵得慌,别说她那些口味高的领导了。
  “大仓,胖子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你给我说个准信!”臧婉依旧不依不饶的对我说。
  我怕来疏导的客户听到,连忙把臧婉让到其他房间里。
  对于这个又泼又骚的女人,既要耐住性子劝,也要给她脸色看。
  “大姨子啊,你别着急啊,总要等到时间到了,这都是工作,咱们如果违约可是要赔偿人家钱的。”
  臧婉听了,对我说,“大仓,胖子不来,我快没钱花了,他把卡都拿走了,电话还打不通!”

  我这才明白,原来这个娘们没钱花了,才来找胖子的。平时就听臧琳说起过,臧婉穿名牌,挺能花钱的,吕大安也怕这娘们把自己辛辛苦苦从股市挣来的那些钱花掉,让这个娘们给败家了,于是他就把银行卡随身带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