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3231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想着呢,夏青心里也放松了不少,看到了果然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啊。
  “那我们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将佳木斯会所也搞到手里?”夏青想了想,随后便对着身边的夏长江开口道。
  “急什么?”夏长江瞥了自己的儿子一眼。
  “如果吃相太难看的话,反而会引起老爷子的反感,所以我们可不能表现得太急,否则的话对我们来说相当不利。”

  夏青也觉得自己的父亲说的话很有道理,微微点了点头。
  “不过……现在还有一件事情我比较关心。”夏长江的眼睛眯了下来。
  “哦?什么事情?”夏青询问道。
  “你二叔的事情。”夏长江看了看自己的儿子。
  “二……二叔?”夏青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很是警惕的环视了周围一周,确定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夏青这才放下了心来。
  “你在担心什么?”夏长江眯着眼打量着面前的夏青。
  夏青也不由得一愣,赶紧开口道:“我……我没什么啊。”

  夏长江再次看了看夏青,随后便开口道:“你是觉得,你二叔的失踪跟我有关是吧?”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这样想?”夏青赶紧否认道。
  其实夏青心里确实是这样的想法,别说夏青了,很多人都有着这样的想法。
  当年夏黄河的能力很不错,夏老爷子也相当看重自己的这个小儿子,二十多年前,夏黄河的名头可比夏长江要大得多。

  而夏黄河却突然失踪,这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有些措手不及,谁都没有想到,当时可能会接手整个夏家的人物竟然就这么消失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夏黄河去了哪里,直到多年后,夏黄河都还没有出现,很多人就开始觉得夏黄河应该是遇害了,而凶手是谁,嫌疑最大的人是谁,很多人都有一个想法。
  夏长江无疑是这件事情中嫌疑最大的人,毕竟只有夏黄河死了,夏长江这个夏家嫡长子才有机会接手整个夏家。
  不过当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夏长江是凶手,而且夏长江也能够充分的证明自己并没有在场与动机,所以这件事情便成为了一件悬案,一直到现在都还是一个谜题。
  即使是这样,也有很多人觉得这件事情就是夏长江干的,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夏长江的儿子夏青。
  “其实你这么想也没什么不对的,毕竟我确实是嫌疑最大的人。”夏长江倒是没有生气,眯着眼笑道。
  夏青愣了愣,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难道……这是父亲间接性的承认自己做过这件事情吗?
  想到这里,夏青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夏长江再次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一眼,随后便开口说道:“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你二叔应该是死了,就连我也这么认为过。不过现在我却觉得,这并不一定。”
  听到夏长江的话,夏青不由得一愣。
  二叔还活着?
  夏青脑袋有些懵,如果自己的二叔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话,那这些年为何不见他的人呢?
  “爸,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啊?如果二叔还活着的话,他为什么不回来啊?”夏青皱着眉头询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夏长江回答道。
  “谁知道黄河他是怎么想的?不过我有充分的证据能够证明他确实活在这个世界上。”

  “哦?什么证据?”
  夏长江看了看自己的儿子,随后便指着茶几上的那份资料开口道:“去看看把,这是子鼠收集到的情报。”
  夏青拿起茶几上的资料翻开看了看,里面就只有一张照片,还是在人群之中拍到的一个背影。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个侧脸。
  因为隔得太远的缘故,照片之中只能看清楚这个人的轮廓。

  “爸,这个人……是二叔吗?”夏青有些疑惑。
  夏黄河失踪的时候夏青还是一个小孩子,夏青对自己的二叔根本就没有印象,也只有从以前的照片上见过自己的二叔夏黄河。
  “很像。”夏长江将目光放在了那张照片上。
  “哦?难道爸你也不确定?”夏青疑惑道。
  如果夏长江能够确定的话,他为什么会说出‘很像’这两个字呢?

  “从背影上来看,这个人确实很像是你的二叔,这张侧脸虽然有些模糊,不过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出来,我的猜测应该是八九不离十。”夏长江再次开口道。
  夏青皱了皱眉头,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接父亲夏长江的话了。
  夏青想了想,随后便再次对着夏长江问道:“爸,这是在什么地方拍摄的?东北吗?”
  “当然不是。”夏长江摇了摇头。
  “如果是在东北的话,他早就现身了。照片里面的这个地方并不是东北,而是香港。”
  “香港?”夏青再一次愣住了。
  “爸,是不是搞错了?二叔又怎么会在香港呢?”
  “我一开始也有些疑惑。”夏长江回答道。
  “在知道这个地点是香港的时候,我也有想过这个消息恐怕不会是真的,你二叔他完全没有理由跑到香港去才对。不过我仔细调查了一番,还真被我查出来了一些什么东西。”

  “哦?是什么事情?”
  “司徒家。”夏长江开口道。
  “司徒家?”夏青不由得一愣,他对这个家族还是挺熟悉的。
  司徒家是香港的一个大家族,几乎是香港一方霸主级别的存在,与夏家还有着合作的关系。
  “是的,是司徒家。”夏长江回答道。
  “难道二叔跟司徒家还有什么关系不成?”
  “有关系,但不是友好的关系。”夏长江回答道。
  “二十多年前,那时候你二叔还是夏家的主事人,他有一段时间对这个司徒家格外的上心,似乎在调查一些什么东西。后来夏家与司徒家有合作的来往,你二叔也是极力的反对。当时老爷子也有些疑惑你二叔的态度,不过你二叔什么原因都没有说,一直在反对夏家与司徒家的合作。老爷子并没有听取你二叔的话,还是与司徒家合作在了一起,我依稀的记得当时你二叔还与老爷子大吵了一架,是什么内容我并不清楚。不过后来不久,你二叔就消失了。”

  夏青再次愣住了,他没想到当年的事情竟然还有这样的细节存在其中。
  夏青以前也有往这方面调查过,夏青想着如果将自己二叔夏黄河的下落调查清楚的话,没准能够利用这一点来对付夏婉玉。
  不过事情发生的太过久远,夏青根本就没有调查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当然,夏青也知道了其中该知道的事情,唯独没有听说过二叔消失之前竟然还发生过这样的一幕。

  难道……夏黄河的消失个这个有极大的关系?
  夏青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睁得老大,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不过却始终没有开口。
  “你有什么话想说吗?”夏长江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儿子询问道。
  “爸!我……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夏青吞了吞口水对着面前的夏长江开口道。
  “怎么?你现在说话都变得如此低调了吗?你在我身边待着是有多不舒服?”夏长江瞥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开口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