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8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东北的冬天一直被看作十分寒冷,在严寒之下出现小阳春的几率十分的低。然而今天风停了,太阳浓烈地挂在蓝天之上,仿佛给人一种冬天要结束的感觉。
  一位亭亭玉立修长身材的美女站在延春机场内部,焦急地看着手表。她穿着一身红色套裙,高高的皮靴把身材显得更加丰挺有形。外面罩着一件黑色小风衣,领口处围着一圈雪白的围巾,远远望去特立独行,这令机场的不少工作人员纷纷侧目。可是当看到她身边的那辆延春唯一的一辆加长版悍马时,大家又都收回了目光。

  第759章
  能把专车开进机场内部的贵宾通道,还长这么漂亮,又如此有钱,要不是大款和高官的情婦,还会是什么?或者是黑道大佬的女人吧?
  大家纷纷猜测着,慢慢的就不敢把目光看过去了。特别是当那位美女扭头寻找着色郎的目光时,大家纷纷走开了。美女微微一笑,拉了下围巾,虽然没有风,但是必竟零下十多度的气温,这让她穿得那点衣服抵抗不住严寒。
  “刘总,您进车里等吧?”
  站在身后不远处的一身皮装的少女关怀地问道,她是司机兼保镖。

  “没事,”刘梦婷微微一笑,一想到就要见到情郎了,心里就很兴奋,仿佛升起一团火,让她再也感觉不到寒冷了。
  这时,天空中传出飞机轰鸣的声音,波音737所产生的巨响让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一处,大约十来分钟,飞机才稳稳地停下。
  刘梦婷目光温柔起来,紧紧盯着旋梯,她要等着那个高大帅气男子的出现。认识她十多年了,对他的爱除了加深没有任何的变化。机舱口缓缓打开,坐在头等舱的张清扬率先走了下来。
  刘梦婷一脸笑意的迎上去,她的眼里只有张清扬一个人,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身后。
  “清扬,我想你!”刘梦婷旁若无人地钻进张清扬的怀抱,一脸的幸福之意。
  张清扬尴尬地搂着刘梦婷,感觉到身后仿佛有刀子射向自己,心说我的宝贝婷婷啊,你就不能看看我身后那个女人么,她可是也在场啊。就这样被你忽略了,到头来受苦的可是你老公我啊!
  “咳咳……”身后传出那满是醋意的咳嗽声音。
  刘梦婷也感觉到了张清扬的不太自然,要是在平时他早就来个热吻了,可今天他怎么没动呢?正这么想着呢,就听到有人咳嗽,她抬头扫向张清扬的身后,当见到贺楚涵那意味深长的目光时,立刻“啊”了一声。
  “楚涵!你……你怎么也……”刘梦婷松开张清扬,吃惊地指着贺楚涵。虽然也有点小小的害羞,可是贺楚涵早就知道自己与清扬的关系,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婷婷,我……我也想看看。”贺楚涵走过来亲热地拉着刘梦婷地手:“我们好几年没见了吧?”
  “嗯,涵涵,你瘦了。”刘梦婷捏了下贺楚涵的小脸。
  两个女人相互寒暄着,把张清扬晒在一边,随后又停止了说话,齐齐扭头瞪了张清扬那一眼。张清扬明白二女那眼神的含意,傻笑着跟在后面也没敢说话。
  三人坐上悍马,刘梦婷与贺楚涵挤在一起,张清扬见两人还是不理自己,不满地说:“喂,我才是主角,你们干嘛啊!”
  刘梦婷不高兴地说:“我好几年没看到涵涵了,很想她。”

  “就是,我也想婷婷!”贺楚涵拉着刘梦婷的手,然后扫了一眼张清扬,解释道:“婷婷,你别误会,我和他没……没什么,我就是想看看叶子。”
  “哦?”刘梦婷不敢相信地盯着贺楚涵。
  “婷婷,真的。”贺楚涵有些脸热地说,在刘梦婷面前她还是有些心虚的。必竟早就知道人家是一对了,而自己虽说是强硬地把张清扬那啥了,可是如今面对面,还真不好意思。虽然这么解释了,可是有些事情又怎么能解释得清楚。自己和张清扬一道归来,这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么多年了,刘梦婷早已看开。张清扬求学五年以后,仍然爱着自己,这已经说明了一切。再说她早明白自己这个老公不是个省油的灯,所以她微微一笑,拉着贺楚涵的手说:“真真假假和我无关,”又转向张清扬:“真的?”
  “呃……”张清扬感觉两个女人的目光火辣辣地射在自己的身上,索性也挑开了,对贺楚涵说:“有你这么做事的么,收了我就不承认!今天我自己承认了吧,梦婷,她……那个……强迫性地占有了我……”
  “啥!”刘梦婷差点被过气去,没想到自己老公也有被强迫的时候。
  虽然痛恨张清扬揭穿了自己的慌言,可是听他敢主动在刘梦婷面前说出自己与他的情事,贺楚涵还是有些感动的。当贺楚涵碰到刘梦婷的目光时,仍然有些不好意思,她低下头,轻声道:“梦婷,对不起,那天我喝多了,就把他给……”
  看这两位活宝的演出,刘梦婷哭笑不得,狠狠地望向张清扬,随后安慰着贺楚涵:“楚涵,什么也不用说了,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任何女人见了他都……不能自控!”
  “梦婷……”贺楚涵脸颊粉热,自认为这也许是这辈子最不要脸的时刻了。

  刘梦婷接着说:“楚涵,这事不怪我们女人,要怪就怪他拈花惹草,没准那天她是有意把你灌醉也说不定呢!”
  “喂,老天做证啊,那天是他把我灌醉的,那个……还是捆绑式的进入……”
  “你闭嘴!”刘梦婷当然明白事情的真相,可是她与贺楚涵同样为女人,自然要相互理解和支持,而共同针对张清扬,她说:“还不全是你的错!”
  贺楚涵一阵快意地扫了眼刘梦婷,轻声道:“那天……就不提了吧……”

  “喂,什么叫不提啊,苍天做证,我可是被你绑……”
  “好了,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刘梦婷与贺楚涵一唱一合的,堵住了张清扬要申辩的嘴。
  张清扬叹口气,郁闷地靠在那里不说话了。
  刘梦婷得意地笑了,然后偷偷拉着贺楚涵的手问道:“这些日子他没少折腾你吧?我说他怎么好久也不和我联系!”嘴中流露出一股醋意。
  “也没有,我……我没让他碰我!”贺楚涵小脸通红。
  “哼,我都快被吸干了!”张清扬仿佛找到了打击贺楚涵的武器,十分不满地说。
  果然,一听这话刘梦婷望向贺楚涵的目光就有些变了,淡淡地说:“楚涵,那个啥……这小子本来私生活就不太检点,他自己不在乎身体,可我们做女人的就要照顾好他,怎么说他也是我们的男人,细水要长流……为了我们晚年的幸福……”
  “楚涵,你别信他的话!”被贺楚涵说的半句反驳的话也没有,贺楚涵气得心中直骂张清扬。

  张清扬一脸得意,还不忘解释道:“婷婷,我私生活挺检点的……”
  此话一出,惹得二女一阵鄙夷。
  从京城飞来的飞机是下午到的延春,冬天黑天本来就早,见太阳有些落山的意思了,两个女人根本不用争求张清扬的同意,便决定今天晚上先住下,明天再去看望柳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