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27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那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打架,毕竟人多了,又来自五湖四海,瞧不顺眼能动手绝不动嘴,不用等着你愁啥才上,直接拍板砖上前砍。这似乎是当年厂子里的风气。帮派林立,一直延伸到各个领域。
  我父亲是从过来的,那一批人队伍庞大,自然而然成了厂里的老大。而我借着父辈的势力加上心狠手辣,很快成为孩子王,成天带着袁野晃来晃去,看谁长得歪瓜裂枣就动手,不仅和同龄人打架,还挑战高年级的混混,打架死人在厂里司空见惯。
  然而,好景不长。谁能想到在1258厂会倒闭,可该来的终究会来。九十年代中期,厂子的效益越来越不好,到了发不起工资的地步,以至于厂领导换了一批又一批都于事无补。可好多人都抱着铁饭碗的思想舍不得丢掉这份工作,和厂子一起苟延残喘存活着。
  到了九十年代末期,一纸文件下发到厂里,厂子面临解体倒闭。曾经一度辉煌的厂子瞬间大厦倾倒,成千上万的人即将下岗,只有少数人被分配到秦岭和大亚湾。

  现如今,曾经引以为傲的超级工厂早已人去楼空,只剩下一栋栋破败的楼房,被历史的车轮碾记忆的时空里。
  两扇巨大的铁大门锈迹斑斑,两侧的墙壁上依稀可见当年刷写的标语:“思想万岁”、“又好又快大发展,为祖国做贡献”……门口的石板路当年磨得锃光瓦亮,而现在早已长满了野草。
  厂区,引入眼帘的是一幅的照壁,我清晰地记着上面画着万里长城和天安门,以至于当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去北京看一眼天安门,一直到上高中后才算实现。
  绕过照壁,是一个大型的广场,沿着甬道两侧种植着高大的香樟树,一直延伸到厂子最宏伟高大的办公楼。左边是篮球场,右边是灯光场,每天下午,篮球场是男人的天堂,灯光场是妇女的圣地,这边摇旗呐喊,挥汗如雨,那边翩翩起舞,歌声悠扬。
  穿过篮球场一直往里走就是厂区,十几个足球场那么大的车间,从建厂的那一天起,机器就没停歇过,一天二十四小时轰隆隆转动,至于里面生产什么,我们压根不知道。
  要想生产区,要经过三道门槛安检,每个检查口都有荷枪实弹的武警把关,还有稽查巡逻。进去要搜身,出来要搜身,而且还与厂里签订保密协议,不准向家人透露任何有关工厂的事。据说,有个工人偷偷带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铁块,直接枪毙。有了这个惊悚的故事,我们小孩子更不敢踏入禁区半步,后来才知道这里主要生产导弹配件以及核电厂机械设备。
  而灯光场的右侧是生活区,几十栋筒子楼分三列排开,一直延伸到桃花河岸。我们这里和部队一样,有着明显的等级划分。前十栋是车间主任以上的管理层居住,中间是小队长小班长之类的,越到最后是最普通的工种。我父亲是车间主任,有幸居住在8号楼。
  生活区靠近山体的一侧是领导专家家属区,与我们的筒子楼不同,是一排排二层小洋楼。用一堵围墙区分开来,门口同样有武警把守,我们几乎进不去。叶雯雯和李文涛家就住在里面,后来袁野父亲荣升,也搬了进去。在袁野的带领下,我进出畅通无阻,好不得意。
  当然了,叶雯雯家住着全厂最好的房子,隐藏在山林中,还有花园游泳池,成为当时最神秘的禁地。我有幸去过一次,现在都能想起那舒适的大沙发和大彩电,以及好吃的巧克力。
  我们从小就抽烟,叶雯雯经常从家里偷偷拿出红塔山阿诗玛香烟,上课的时候悄悄我书包里。
  生活区的右侧则是学校、医院、工人俱乐部、商场等等。每个区域几乎都是封闭的,尤其是学校,只要一上课大门紧锁,想逃出来门都没有。但难不倒我们,翻过三米高的围墙逃课,去后山上疯玩。

  一直往山沟里走十几里地,还有两个分工厂,一个是煤矿,一个是电厂,从事着最艰苦最低端的工作,我们主厂压根看不起分厂的。那里没有学校,只能每天走路来这里上学。因衣着寒酸,必定是我们欺负的对象。如果乔菲所说为真,她家应该是分厂的,要不然不可能记不起她。
  厂区后,乔菲从车子上缓缓下来,站在院子里神情凝重,眼睛不停地来回张望着,似乎在寻找当年的记忆。
  时隔多年,我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依然熟悉,哪怕是化成灰都清晰地记得最初的面貌。看到她的表情,我不忍心打扰她,默默地站在一旁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过了许久,她扬手一指道:“这里当初是不是有个雕像?”
  我点点头道:“是的,厂子倒闭后就被搬走了,至于去了哪里我也不清楚。”
  “哦,我们去里面看看吧。”

  来到俱乐部,斑驳的墙壁泥皮掉了一地,杂草丛生,每个窗户上都钉着木板,大门口屋檐下还悬挂着锈迹斑斑大灯罩,灯泡早已不翼而飞。
  乔菲有些激动,指着道:“我记得这里每到晚上聚集了许许多多的人,门口的小卖部什么都有,有冰糕,爆米花,汽水还有糖葫芦,到了冬天还有烤地瓜烤红薯……我特别想吃,也特别想进去看一场电影,可身上没有一分钱,只能站在边上远远看着,一看就是几个小时,等散场后才恋恋不舍离去。”
  我听着有些心酸,相比起她,我家的条件相对优越一些,至少她提到的东西我都吃过,而且经常来这里看电影,却从来没发现角落里还站着一个胖墩墩的小女孩。
  “那你怎么不找我啊。”
  乔菲没有回头,眼眶有些湿润,过了一会儿收回眼神转身道:“当时你是学校的大红人,像我这种长相丑陋且是分厂的哪能你的法眼。”

  我后悔不已,要是当年早认识她该多好啊。勉强笑了笑道:“我那算什么红人,就一地皮小混混而已。再说了,十几岁孩子懂什么,每天就知道疯玩……”
  “我想进去看一看。”
  “好啊,你等着。”
  我来到猛地踹了一脚,居然纹丝不动。四处看看从窗户上一块木板,费了很大周折才算打开门。此时太阳已经升起,阳光透过缝隙照来,荡漾的灰尘在阳光下飞舞,东倒西歪的座椅满是尘土,舞台上还悬挂着深绿色的大幕,仿佛诉说着昨日的故事。
  乔菲用手凑到鼻尖扇了扇,踩踏着杂物来到舞台上。阳光如同镁光灯一般聚集在她身上,甚至能看到头发丝的荫影轮廓。她有些紧张地站在那里,脸上挂着笑容,酝酿情绪道:“下面有请三年五班的乔晓菲同学演唱一首《我们的祖国是花园》,大家鼓掌欢迎。”
  我站在舞台下面,拼命地鼓起了掌。
  乔菲唱了起来: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
  花园里花朵真鲜艳
  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
  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

  娃哈哈
  娃哈哈……
  她演唱的时候脸上挂着童真的笑容,实现了她当年的愿望。不知为什么,我看到了我母亲,她就站在乔菲所在的位置,长发飘飘,动作优雅地拉动小提琴。舞台下坐着黑压压的观众,几乎没一个人出声,等到演奏完毕后全场起立为她鼓掌,久久不肯停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