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1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门的时候,一阵寒风刮过来,李牧不禁紧了紧迷彩大衣,适应了一下黑暗之后,看见温朝阳房间的灯也亮了起来。没一会儿温朝阳就披着大衣出门了。和李牧一道,开始查岗查铺。
  李牧点了一根烟,递给温朝阳一根,抽了两口提提神,一边往营地大门走去一边低声说着明天的事情。
  “明天应该开始战术动作训练了。”温朝阳说。
  李牧道,“是,新兵三个月,满打满算去头去尾四十五天,时间还是短了点,一方面加快进度,一方面准备下连队之后再加强一下。”
  “好在是没有出现身体素质跟不上的兵,都适应过来了。”温朝阳说。
  “站住!口令!”突然黑暗中一声低沉的喝问。
  温朝阳刚说完话,直接回过去:“枕戈待旦!回令!”
  “保家卫国!”黑暗中出来两名战士,两名士官,马上问好,“政委,副团长。”

  “嗯,提高警惕。”
  “是!”
  两人经过暗哨,继续往大门那边走去。
  现在所有岗位全部由士官来负责,新兵是绝对不能参与站岗的,那是要下连队之后才能进行安排。
  现在这个阶段,李牧胆子再大也不敢安排新兵站岗,要是大半夜的跑一个,他是吃不了兜着也兜不走的。
  可以重复一万遍都不会有人觉得烦躁的是,预防私自离队出现。没有哪位主官敢于掉以轻心。出现一名私自离队的,一个连队一年的工作就等于是白干了。什么先进集体什么军事训练达标连队,都跟你没半毛钱关系。
  抛开这方面的因素不说,单说主官的脸面!你他-妈-的连队上有逃兵,你走到哪都直不起腰来。
  更严重的是,如果私自离队的士兵发生了什么安全上面的问题,那就更糟了。
  在李牧的记忆里,西南某省军区曾经发生过黑户事件。

  所谓黑户事件,私自离队的士兵失踪了,找不回来了。李牧清楚地记得,那个省军区每年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寻找那两名士兵,结果都是一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当过兵的都知道,入伍前是要到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办理迁出手续的,户籍关系迁到部队,从此地方的法律层面上就没了你这个人。退伍回家之后要到派出所报到,同时恢复地方的户籍。
  因此,假若是非法脱离部队的士兵,实际上一定意义上就是黑户,除了物理个体的存在,在官方统计上,是没有这个人的。
  那两名士兵最后有没有找回来,李牧不知道,但是他知道,那件事情在全军通报,引发了全军范围的专题教育。打骂体罚的消失,和这些层出不穷的私自离队事件是有密切关系的。

  新兵的地位上升到一个爷爷级别。
  从部队主官到底下的带兵班长于是对新兵,就有了复杂的心情。不能像以前那样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了,要哄着,哄着的同时还要施加压力把训练搞上去。这中间的度是要很好把握才行。多少班长被新兵气得半死,因此不能说班长就爽,班长的苦班长心里知道。
  总的来说,私自离队是一条高压线,也是干部骨干们下意识避免去谈论的一个敏感问题。
  李牧是真怕他的部队出现私自离队这种情况。

  从大门岗开始,沿着营地一路巡查过来。因为营地是建立在山谷里的,依照战时标准建成的永固式综合陆军基地。因此各种岗哨非常多,出于保密的考虑,又正值新兵时期,光是暗哨就布置了十处之多。
  巡查下来,李牧和温朝阳是很满意的。从各个部队精挑细选过来的士官们保持了良好的军事素养,这让李牧很是欣慰。
  “明天要组织一次会操,检验十五天来的训练成果。”
  李牧和温朝阳往新兵营的方向走去,一边低声和温朝阳商量着明天的工作安排。黑暗中,只有风声和他们的交谈声,以及不时的问口令声。
  “安排在下午吧,搞一个小时的思想教育,剩下的时间足够组织一次队列会操。”温朝阳说,“明天要重点讲讲当兵为什么,提出问题来,引发思考,晚上体能训练之前,让兵们好好的写写心得体会。”
  李牧不由笑了,“兵们妥妥的宁愿多搞一个小时体能。”

  温朝阳也忍不住笑了,说,“是啊,今时不同往日了。不过啊,是坚决要落实的。永葆红色精神不变色。不落实到实处,就是一句口号。”
  李牧正色道,“重点解决两个问题,为什么当兵,为了谁当兵。与个人的发展结合起来。咱们来贴近实际,光靠口号是不行了。要让兵们知道,踏踏实实地在部队干,对个人来说,是非常具有发展前途的。政委,我看,明天可以把涨薪的事情拿出来讲讲,刺激刺激兵们。”
  “嗯,有道理。不能光来虚的,得来点实际的。咱们107团有专门的补贴,义务兵津贴要比普通部队多两百块钱。这值得好好的讲一讲。”温朝阳说。
  政委同时也是大管家,后勤什么的一把抓。温朝阳谈这个,正适合。
  他们首先走进新兵一连一排的排房,新兵连的住宿条件是有限的,一个排住一个房间,因为编制里没有那么多兵员,而营房建设是按照部队编制来的,一个房间不会多,也一个房间不会少。
  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混杂了好几种味道的怪味。
  新兵臭,这是众所周知的。
  从生理上面来说,新兵们来自五湖四海,在各种家庭环境下成长,吃的东西完全不一样。新兵连期间,实际上是内外统一的时期,包括肠胃。因此,在完成统一之前,新兵们散发出来的都是属于自己的臭味,混杂在一起就形成了一种古怪的无法形容的臭味。

  下连队之后,三个月的磨合时间,大家吃的都是同样的饭菜,完全的统一起来了,放屁都会是同样的一个味道。
  新兵臭,原因就在此。
  屋里还比较缓和,鼻鼾声也是各种各样。看见有新兵被子没盖好,李牧和温朝阳轻轻第给他们盖严实,然后把大衣盖上去。轻手轻脚的,都是有经验的领导干部,做起来是很自然的。
  巡视了一圈,每个铺位都有人,松口气,出来,上二楼,二排。
  轻轻推开门,李牧打着微弱的手电扫视了一圈,都睡得很香,有些兵还蒙着被子睡,两个脚露在外面。李牧上去给他把被子整理好。

  巡视了一圈,温朝阳准备出门,李牧跟在身后。
  突然,在出门前,李牧站住了脚步。温朝阳感觉到,停下了开门的动作,扭头看向李牧。
  李牧摆头看向角落里的那个铺位,那个铺位靠近衣柜,那个兵蒙着被子在睡觉,李牧的手电照上去,感觉不太对劲。他几步走过去,掀开被子。
  没人。
  没人!
  被子盖着的是大衣,看上去就像是有人蒙着被子睡。
  一个空的铺位!!!
  温朝阳一下子就看到了,顿时心脏都要跳出来!

  带训骨干的铺位,李牧和温朝阳闭着眼睛都能分辨出来,而这个空铺位,绝对不是带训骨干的。
  日期:2017-01-16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