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3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突然大波浪尖叫起来,黎七羽奋起扑前,攥住她的头发狠狠地往旁边的墙用力一撞!
  黎七羽要不是怀着孕,不能跳起来剧烈动作,还等得到她嚣张这么久?
  大波浪被她抓手,黎七羽连着一顿打,踹、扇耳光,像抓死鱼一样将大波浪揍得脸颊当场高肿,妆容花掉,狼狈不堪。
  叠声的惨叫声,小护士和医生在一旁看呆了,连高个男人都没料到。
  “HONEY……救我……”
  仅仅两分钟时间,大波浪被揍得面目全非,跪坐在地高跟鞋崴掉,捂着流血的鼻子痛哭起来。
  高个男人黯灭烟头,狠狠地朝她扑过来。
  黎七羽随手抓起一瓶药水,转过身狠狠地朝对方的头猛烈一击——

  玻璃碎裂,药水混着男人砸破额头的血水流淌。
  “你……这该死的女人!”男人狠狠爆了几句粗口,狠戾地扑向她。
  黎七羽的手也在流血,刚刚砸过去药水瓶时,破裂的玻璃片割破她的掌心,血流如注。
  “再靠近我一步,我让你死!”黎七羽朝后退步,看到那男人眼里放射出来的狠戾,敞开的领口里露出青色纹身,他应该不是简单的人物,手臂奋起肌肉的力量。
  黎七羽只看他的体格和块头,知道他练过,跟她这种防身术不同……她还怀着孕,逃不掉了。
  “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让我死……”
  砰,手术室的门突然又被一股暴戾撞开,纷踏的脚步声宛如地狱之音震响!

  男人捏起黎七羽的下颌,她这张脸真美啊,即便性格恶劣,又跟别的男人纠缠马要流一产,他还是忍不住地想要她。玩过后,等腻了再扔好了。
  “你知道我是谁?连我都敢动!看在你这张脸的份,跪在地服侍我我放了你!”他冷笑着,一只手去解裤链。
  黎七羽蹩起眉,难以置信他说得出这样无耻的话?!
  面对一个在医院流一产的孕妇,他还有那样的想法?简直是人渣!

  黎七羽眼眸里汹涌燃烧着凶光,男人快意地笑了,扼住她反抗的手:“乖乖的,外面都是我的保镖,你逃不掉了。”
  身后突然传来的撞门声!
  大波浪疼得倒在地,没想到这男人非但被揍了,还当着她的面调戏黎七羽?看黎七羽了?!
  大波浪气得发指,抓起桌的手术刀,想要划烂黎七羽的脸,看她还怎么勾男人。
  门外的动静让她一怔,她瞟到门口看到进来的男人,完美如天神——
  薄夜渊身后跟着大票保镖守在门口,雷克一个人跟着进来,眼前的情况瞬间让大薄帝眼瞳紧缩。
  是薄帝!
  大波浪不管不顾地冲前,立即有保镖挡在薄夜渊面前拔出枪:“什么人!离少爷远点!”
  “薄少……黎总她背着你在外面偷人……”大波浪跪在地哭诉,“现在还引一诱我男朋友……”
  黎七羽紧紧攥着自己的衣服,赫然抬头看到薄夜渊,嘴唇颤栗了一下。
  薄夜渊眼神灰暗,恐怖得像刮起一个世纪的黑色风暴!
  那男人只感觉身边空气骤然冷下,还没转过脸被一拳头打门面,手的宝石戒指砸在他鼻梁,疼得他脸色扭曲。
  薄夜渊一拳接着一拳,将男人的头往地按,好像巨人在捏碎纸片似的,硬生生将同样高大威猛的男人折在地。他抬脚踹,拽住对方的手骨暴戾一扭,那男人变成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木偶,被薄夜渊在一分钟之内打得满地找牙,跪着起都起不来。

  黎七羽黯眸,她很少看到薄夜渊这样揍人,应该是愤怒到了极致,青筋在他额头爆出、游移……
  他确实很能打,当初会被她揍是因为他完全不反击也不防守,任由她揍她才能占便宜。
  如果他真的出手,算五个大汉都未必能撂倒他……
  “啊……”男人倒在地,像被打残的机器,终于发出痛的声音。
  雷克皱了皱眼睛,啧啧,这惨样他关是看着,都觉得打得很疼!
  薄夜渊还嫌不解气,一脚狠狠踩在男人的胸腔,碾碎着他的肋骨。
  “少爷,拳头没打疼吧?”雷克递出手帕。
  薄夜渊狠狠接过来攥住了黎七羽的手,看着她手滴血的伤口……
  该死!他气得又碾了几脚:“把这只贱一狗扔进鳄鱼池!”
  一进来看到这男人试图猥一亵黎七羽——即便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也犯了他的大忌!
  而现在看到黎七羽受伤了……他恨不得当场碎尸了!
  黎七羽从怔忡回神,真的是他来了,不是她做梦。
  她无数遍告诉过自己,如果被他找到了,她也不会对他动心的……
  可是看到他那张英俊的脸突然出现,她的心跳还是乱了频率,呼吸紊乱。
  “让医生过来给她包扎——”薄夜渊攥着她的手,她每一滴血他都觉得浪费,脸色十分吓人。
  一旁的护士和医生完全不敢动弹。
  黎七羽冷冷地犟开自己的手:“不劳神薄先生,我自己会处理。”
  “黎七羽——”薄夜渊看着她要走,紧紧攥住她的肩头,低声愠问,“你想要瞒着我流一产?”
  薄夜渊进了医院后,得知她进了手术室,整个人都要疯狂了!
  她原来在医院里住着并不只是为了躲他!

  “孩子是我的,我想怎么处置,跟你没关系吧?”黎七羽别开眼,不去看他的脸。他一副很担心的样子做什么?明明早知道这个孩子啊,她来流一产他不是很开心的么?
  “孩子是我的,跟我没关系?!”薄夜渊拉着她的手想要找一张椅子让她坐下,发现只有手术椅。
  按着她在椅子,他从托盘拿着镊子,平摊她的手看着她被碎玻璃渣扎得血肉模糊的掌心,他的心也跟着千疮百孔了!
  “薄夜渊,我不要你管我!”黎七羽挣脱不开。
  “别动!你想伤口发炎溃烂而死?”
  “我死不死,你关心过吗——”顿了顿,黎七羽冷笑,“也对,你很在乎这具身体的。是因为我没有在你的同意下,私自找了医院你害怕我会弄伤了身体?那你可以放心,这家医院很权威!”
  她字里行间的冷漠和嘲讽,匕首扎心。
  薄夜渊扼住她的手腕,她还在挣扎,他不好操作镊子:“我叫你别乱动!”
  “少爷,这女人怎么处置?”雷克看到在地爬着想要溜出手术室的女人问。
  薄夜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在手术室竟会有闲杂人?
  “薄少,是黎总勾一引我的男朋友,我什么也没做……”大波浪哭得惨兮兮,刚刚亲眼看着男伴被揍得浑身是血被拖下去喂鳄鱼了……她没想到薄夜渊会还这么在乎黎七羽,他看着黎七羽的眼神紧张得要吃掉她,那愤怒的样子更是吓死人。
  原来黎七羽是偷偷瞒着大薄帝来打胎的,孩子真的是大薄帝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