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4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管!快把徐福大方师的书简还我!”虽然这钢元也是一头的雾水,不过他开始耍横。可惜术法还没有恢复的侏儒方士连小任叁都不是对手。当下百无求过来只是一个指头按在了纲元还没有愈合的伤口上,这个侏儒方士便大叫了一声之后,晕倒在地。
  “还以为你有什么能耐?就仗着嗓门大,那老子破你六个。”当下,百无求将纲元扛在了肩上,随后跟在了吴勉和归不归的身后。看着他们俩要去哪里。
  虽然没有得到解开自己封印的办法。不过老家伙还是强打欢颜,生怕哪句话说的不好再惹到身边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当下归不归先是重新将这里的阵法、禁制布好,这才陪着笑脸和吴勉商量了一下,去和广治打声招呼之后就离开这里。

  不过等到他们回到偏殿门口的时候,却只是见到姬牢和莫离师徒俩站在门口,楼主冲着吴勉、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说道:“精卫先生已经醒了,不过他受得刺激太大,不方便再见我们这几个人。我已经代表你们几位和广治先生道别了。不知道可不可以借你们的大船离开?”
  被姬牢这么一提醒,吴勉这才想起来他们这艘船过来的时候,好像真的没有看到姬牢、火山他们过来之时乘坐的那艘大海船。这位楼主解释之后,才知道广治带着他们走了一条险道。他们那艘大船冲破屏障的时候已经断成两截沉入了海底,好在大船已经到了饵岛的范围,广治使用术法召来同门乘船迎接,才平安的到了饵岛之上。
  姬牢说的轻松,完全没将死在海底的十几个水手放在心上。不过想着他这几百年来的所作所为,不是楼主亲手沉的船已经不错了。
  看不到精卫、广治这师徒俩也好。省的再见面也是尴尬。用归不归之前的话来说,再和精卫大方师见面的时候,那就真是不死不休了。老家伙也正好有话要问这位楼主。现在同坐一艘船,正好给他提供了机会。
  当下,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带着姬牢和莫离师徒俩回到了他们的船上。本来姬牢和莫离还对莫名其妙就发疯的纲元有些忌惮。不过看到这个侏儒方士已经晕倒之后这才放心。
  这时候的船主已经等的心焦,他认定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神仙岛,又不敢进岛查看。看到几个人回来这才松了口气,在归不归的要求之下,急急忙忙的吩咐手下水手开船向着岛外的浓雾行驶了过去。
  在归不归的指使之下,大船很快便进入到了那浓雾当中。吴勉回到船舱当中,开始研究起来那个那卷没有字的书简。徐福能把这卷竹简留在这里,过了这么多年还能让这个小矬子回来寻找,怎么看都不会是一般的东西。
  趁着吴勉在研究这卷无字天书的时候,归不归将姬牢、莫离师徒引到了甲板上。在漫天迷雾当中,老家伙笑呵呵的对着姬牢说道:“楼主真是下的一手好棋,消除了饵岛的隐患。又送了广治一个人情,等到精卫大方师醒过来。也要把你当成这这十几个人的恩人。到时候你们问天楼中兴再招募各楼主事人的时候,精卫大方师怎么说都是上三楼的人选吧?”

  “时过境迁,归先生也不要再提什么问天楼了。很久之前的事情。我都快忘了问天楼是什么了。”姬牢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大雾当中站在自己面前的归不归说道:“术法没封印了之后,以前纠结的事情突然看开了。之前为名利争。又为道统争。最后是争国运。术法没了也不用争了,有时间静下来想想以往的得失。就好像一场梦境一样,梦醒了自己都觉得可笑。”
  “术法没了反而看开了?”归不归皱着眉头看向姬牢。顿了一下之后,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怎么老人家我的心静不下来,还是火烧火燎的想要把术法找回来?算了,不说这个了。楼主,咱们还是说说那些发狂的方士吧?本来分批吃药的方士们,为什么会同一时间发作?这个你总不能说是巧合吧?”
  “是我做的”姬牢倒是爽快,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将丹毒表出来,解毒的药剂便起不到作用。我准备了三十七中以毒攻毒之法,表出来之后我才知道那种解毒之法对症。至于后面的惨剧,归先生就是你也想不到会这样吧?这样是能说是天意,饵岛方士一脉的气数已尽。好歹还留下来了这十几个人,也算上天没有做的太绝。”
  “你就把屎盆子扣在老天爷的身上吧”归不归冲着大雾当中相貌已经有些模糊的姬牢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老人家我就等着看,再过几十年、几百年会不会向我老人家刚才说的那样。如果问天楼真的中兴。那楼主是不是要输点什么给老人家我?”
  “那我就将问天楼送给归先生”姬牢跟着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归先生可能要失望了,回到陆地之后。我便会找个地方隐居起来。虽然你我都是长生不老之人,不过再见面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听到姬牢的话里带了些许颓废的意思,归不归心里多少也有些别扭。当下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对着这师徒俩客气了几句之后,便将他们俩独自的留在甲板上,自己去船舱找吴勉了。那个白头发男人的心眼不是一般的小,千万别以为之前那几句话时不时的再找自己的麻烦。
  归不归在船舱看到吴勉的时候,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正在对着手里的那卷书简发呆。看到老家伙到来之后,吴勉这才回过神来,对着归不归说道:“之前你看到这书简的时候,上面有字迹吗?”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将手里的书简向着老家伙递了过去。
  几个时辰之前还空空如也的书简上面,现在竟然多了三个篆字——冥人志。看到了这几个字之后,归不归倒是没有怎么惊奇。老家伙将书简重新卷好之后,再次的递给了吴勉,陪着笑脸说道:“冥人志老人家我早就听说过的,不过传闻周初的时候这卷竹简就被烧毁了。想不到是被徐福那个老家伙藏在饵岛了,不是我老人家奉承你,有了冥人志之后,你便就是徐福之后的第一人了。跟这冥人志来说,什么解封印的”

  “徐福之后第一人?”吴勉冷笑了一声。随后再次将竹简甩开,指着只有三个字的书名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就凭这三个字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突然想到了什么。当下眉毛一挑对着老家伙再次说道:“刚才是你第一个打开这卷竹简的,老家伙,看你那时候的样子好像看的很开心啊。翻译一下这冥人志上面写的是什么?”
  “冥人志本来就是无字天书。老人家我现在哪有那个福气能看到上面写的是什么?”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不过看到吴勉一脸打死都不相信的表情之后,老家伙忙不迭的开始解释起来冥人志的来历。
  日期:2017-02-11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