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3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是它了!归不归看到书简之后一阵狂喜。这书简便是解开自己身上封印的事物无疑,徐福这是后悔了,不想这么早便解开自己的封印。这才派了一个小矬子想要把这卷书简带回去,继续让自己煎熬下去。可惜他这次派来的人心思不缜密,如果是秋芳来办的话,今天可能就是另外一副局面了。
  看着马上就要到手的书简,归不归有些放肆的大笑了起来。随后老家伙一边将书简从青条石里面抽离出来,一边回头看着正在盯着他的白发男人说道:“吴勉小娃娃,你说的对了。刚才就是老人家我骂你的,你能如何?一会等到我老人家解了身上的封印,咱们就算算这几百年的旧账。老人家我忍了你不是一天两天了,忍了你足足有几百年……”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将竹简从青条石里面抽离了出来。他强忍着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哆哆嗦嗦的将套在书简外面的绢帛拔掉。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才将书简打开,在里面寻找可以解开自己封印的法门。
  不过第一眼看过去之后,老家伙脸上的表情便开始怪异起来。随后他捧着书简的双手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只看了几眼归不归便将自己的眼睛闭了起来。再次睁开眼睛之后,归不归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原地转了一圈之后,满脸惊讶的对着正在对他冷笑的吴勉说道:“老人家我怎么会在这里?刚才是徐福的神识控制了我老人家,一定是他……”

  “那个不是什么可以解开你封印的玩意儿吧?”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对着老家伙勾了勾手指之后,继续说道:“这里的东西既然不是给你的,那就是我的了,是吧?”
  这时候,纲元还想说这卷书简是徐福大方师的。不过这个时候,百无求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抱起来这个侏儒方士便向着洞外走去:“跟老子出去转转,一会再回来,在这里待着小心溅你一身血……”
  纲元被百无求带出去之后,山洞里面便出现一阵电闪和火光。随后,归不归哀嚎的声音便传了出来,听着声音归不归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听的纲元在洞外紧缩眉头,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声音。当下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道:“除了徐福大方师之外,归不归竟然还会挨别人的打。打他的还是吴勉。是我在做梦吗?比起来归不归,吴勉的术法还相差甚远……”
  “你懂什么,那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站在他身边的百无求向着山东里面望了一眼,见到一时半会还完不了,这才继续对着纲元说道:“小矬子你孤陋寡闻,老子跟着他们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是白头发的打老家伙,还没见过来家伙敢还手的——任老三,你去劝劝他们吧,你那个叔叔还是给你个面子的。”
  “看你的面子啊,回到陆地上,大侄子你帮我一起逼老不死的酿果酒啊。”小任叁笑嘻嘻的答应了一声之后,转身向着山洞里面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喊道:“等一下在动手。我们人参进来了。别伤着好人参……”
  也不知道小任叁进去之后,是如何和吴勉说的。片刻之后,白头发的男人先从山洞里面走了过去。随后小家伙扶着满是是伤的归不归从里面走了出来。就见现在的老家伙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布条。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面不是烧伤就是被雷电劈打过的痕迹,好在归不归这种长生不老的体质。从山洞当中走出来这几步,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一半。只是刚刚得罪了吴勉,老家伙还是唯唯诺诺的,好像被恶婆婆整治怕了的小媳妇一样。

  将手里的竹简放进了怀里之后,吴勉便要坐船回到陆地。这个时候,还是一头雾水的纲元小心翼翼的凑到了白发男人的身边,仗着胆子说道:“竹简是徐福大方师要我带回去的,此时非同小可,还望吴勉先生将竹简交给我。否则徐福大方师恼怒……”
  “谁说这书简是徐福的?”吴勉回头看了这侏儒方士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这明明就是归不归亲手给我的,什么时候又和徐福扯上关系了?喂!老家伙。这书简是你的还是徐福的?”
  “老人家我写的!”刚刚得罪了这个白发男人,现在吴勉就是说天上的太阳是四方的,他也会说那是方方正正的。当下为了在白发男人面前表忠心。老家伙还自己加了几句话:“我老人家在上面写了这些年跟着你一起游历的见闻,怕忘了你的教诲在,这才记录在书简上面的。”
  看到这两个人都这么不要脸。当下纲元也是急了。他闪身拦在吴勉的身边,对着他说道:“你们不要做戏了,这本来就是徐福大方师的书简。我刚刚亲眼看到,是归不归从石胆里面取出来的。”
  “胡说!刚刚你明明是那是阵石!”这个时候,归不归上赶着凑过来替吴勉说道:“阵石那是要经历阵法的,那是何等的坚硬,怎么可能被打碎。什么样的东西能藏在阵石里?纲元,你以为我老人家和吴勉都是三岁的小孩子吗?”
  “那就是石胆,存放书简的石胆!之前是我胡说八道的。”当下纲元也是急了,之前那几处地图都是障眼法。他真正要带回去的就是这一卷书简,本来以为说这是修士都比较忌讳的阵石,不会引起来吴勉、归不归的注意。没有想到老家伙一眼便看穿了这其中的门道,直接当着他的面将里面的书简取了出来。如果没有这书卷,他如何会海上去找徐福复命?
  “你说这是徐福的书简,那么我问问你这书简上面写着什么?”这个时候,吴勉怪异的笑了一声。话里面给纲元下了套,想要从他的嘴里探听出来这书简的来历。放着归不归挨了打之后和他藏心眼。
  “不管写的什么,哪怕只有一个子也都是徐福大方师的东西。”当初徐福并未告知纲元。石胆里面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归不归打开石胆,恐怕小矬子直到回到海上徐福的身边,都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你自己的说的。上面有字,哪怕只有一个字也是徐福的东西。那么你来看……”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将书简取了出来。当着小矬子的面打开了书简。就见书简的正反两面连一个字迹都没有留下,如果不是纲元已经牢牢的记住了这竹简的样子,现在他会以为这是吴勉掉了包,找了一个假的书简来糊弄自己
  “上面一个字都没有,那么说就不是徐福的东西了。”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又将书简卷好之后重新放回到了自己的怀里。只不过谁都没有注意到。在书简卷好之后,竹简开头的部位已经多了三个用小篆写着的三个字——冥人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