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226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202章:百万大劫案
  楚震东带着兄弟几个到了泽城边缘,就埋伏了起来,金牙旭和许端午埋伏在进入泽城的民房阴暗处,兄弟四个则藏在了路边,这条路,也就是以前泽城的混子伏击石景的那条路,路段不同而已,根据楚震东对赌船资金转移路线的了解,应该是走这一条道。
  这一次的资金数目太大,红桃k一定会做出最安全的安排,而这条道已经来来很多次了,他的手下熟悉,并且,这他妈是条大道,如果谁想对赌资下手的话,就算能得手,也不方便潜逃。
  所以楚震东断定,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机率,赌资会从这条道上运走,而且他守在泽城边缘,就算对方不从这条道走,他们也能看到,及时赶过去就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守株待兔。
  小哥六个一直守到了凌晨四点多,第一声鸡鸣声起,没一会儿,大道上陆陆续续来了一批人,前前后后有二三十个,有大声咒骂的,有庆幸自己没输多少的,一听就知道,全都是在赌船上的赌客,听他们的议论,果然是输多赢少。
  楚震东一下来了精神,对小哥三个一打手势,小哥三个全都潜藏的更小心了,好在凌晨四五点是最容易疲倦的时间点,而且这些赌客的注意力都在讨论赌局上,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道路的两边,潜藏着四个危险分子。
  等这批赌客过去了,楚震东就瞪圆了眼睛往码头的方位瞅,生怕红桃k的人临时改了道,万幸的是,没一会儿,就有十来个混子,提着几个箱包,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王朗正要冲出去,楚震东却伸手一拦,示意王朗别动。
  为什么呢?这十个混子之中,竟然没有范年,这立即就让楚震东起了疑心,这么巨大的数目,会没有一个大混子亲自押送?这不合常理啊!
  所以楚震东几乎在看清楚那些混子的数秒钟之内,就下了一个决定,不出去,任由那些混子过去,继续死守。

  他相信,不管是范年还是红桃k亲自押送,一定会有一个大混子在场,不可能将百十万现金就这么让十来个小混子提在手里乱跑的,这一波,应该只是一个饵,就是因为这次资金的数目太大,才故意玩的一个小花招。
  其实楚震东这是在赌,赌的就是这一波是假的,如果赌输了,那前面所有的计划都白瞎了,而且百万巨款也会成功的落入红桃k的口袋。
  但是老天爷再一次的站在了楚震东的背后!
  我有一段时间,大概就是十六、七岁这样,正是青春叛逆的时候,对楚震东很不服气,认为楚震东不过是运气太好了而已,娶了个漂亮老婆,老丈人家有势力,有几个兄弟帮衬,再加上总是走狗屎运,才造就了他的江湖地位。
  而且我在一众表兄弟之中是老幺,人小时候长的又讨喜,而且还在他家呆过一段时间,所以和楚震东关系很近,敢和他这么没大没小的说话,但楚震东听了之后只是笑笑,然后跟我说了一句话:“老幺,这个世界上,运气确实存在,但次次都走运,就和运气没多大关系了,恰恰相反,更多的时候,依靠的是人的头脑,对事情的分析能力和判断能力,以及个人的实力!”
  我当时不以为然,只当他是在吹牛逼,等我到了他说这话的年纪,才明白这句话实际上是对的,运气只是一时,能力才是决定一个人一辈子的关键。
  就在那伙人一直消失在众兄弟视线之中后,码头的方向又走来十来个人,带头的一个,正是范年,在范年的身后,有四个手提着鼓鼓囊囊的蓝色帆布包的汉子,一个个身材魁伟,神情警慎,分明是挑选出来的好手。
  而在这四个汉子的左右,分别有两名汉子在不停左右张望,表现的极其小心,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正是红桃k本人,没有想到,红桃k会亲自押送这笔钱。
  说实话,这很出楚震东的意料,他完全没有想到,红桃k会对这笔资金重视到这种程度,但这也正变相说明了一个问题,红桃k的资金链,已经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所以他才会亲自押送赌资。
  但已经到这个时候,也没时间犹豫了,等到红桃k一行六人到了近前,楚震东首先跳了起来,变了嗓音大喊一声道:“站住,全他妈给老子蹲下,双手抱头,别惹老子将你们打成筛子。”

  楚震东为什么要强调会打成筛子呢?就是告诉对方,我拿的是沙喷子,你们别动,也别想跑,沙喷子一打一大片,威力大啊!首先就亮出底细来,防止对方拼命。 
  楚震东一出现,王朗和黑皮老六也分别从两边蹿了出去,王建军则拎了把大砍刀出现了,兄弟四个直接分从四面,将红桃k等人围在了中间。
  范年眼神一冷,阴声说道:“朋友是过山的虎?还是隔江的龙?我们是泽城k爷的人,是朋友的让条道,自然留下买路钱,江湖路远,来日好见。”
  范年这边话刚出口,楚震东就将手中的沙喷子一抬,对着天上就是一枪,轰的一声枪响,随即才冷声道:“让你们蹲下,没听见吗?”
  范年面色一变,又往前走了一步,沉声道:“出来走,出来溜,求的是财不是气,有山靠,有路走,互相帮衬财不愁,朋友,海水里就没有回旋涡?”
  他说的都是道上的切口,前面的都比较普通,楚震东听的懂,最后一句问的则是有没有商量的余地,楚震东听不懂了,也不跟他废话,直接就来了一句:“我这边还有两把枪,你再不蹲下,我不介意再开一枪!”

  这句话一出口,王朗手中的沙喷子就一举,直接对准了范年,范年面色一苦,转头看了一眼红桃k,红桃k早就看出来了,这四个人是冲着这笔钱来了,而且一出手就是三把沙喷子,这可不是小阵仗,可见对方是铁了心了,钱虽然重要,可命更重要啊!当下就对范年一挥手道:“都蹲下吧!这几个朋友,是有备而来,看样子咱们这回船是翻定了。”
  说着话,红桃k率先蹲下,他都蹲下了,其他人又不傻,十来个人呼啦啦蹲了一片。
  楚震东这才轻轻的松了口气,局面一被控制住,其余的事情就好办了,但时间紧迫,不敢久耗,当下就说道:“把你们手中的包丢过来,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我们计划原本是在三分钟之内就拿钱走人的,我们只是求财,不想要了你们的命,可要是过了时间,也不在乎送你们一程。”
  这话一出口,红桃k就扬声道:“将包丢过去。”
  他为什么这么爽快呢?因为就在楚震东说话的时候,王朗和黑皮老六两个,几乎同时将手指搭到了扳机上,就等着一声令下,就开枪了。
  红桃k绝对是聪明人,他知道,在死亡的威胁之前,是不会有任何一个手下替自己挡枪的,两把沙喷子从两个方位同时发射的话,十来个人一个都逃不掉,自己也有可能会被轰成筛子,而且,他另外还做了一些安排,相信就算这些钱暂时被这几个家伙抢了,也没法活着离开,所以他毫不迟疑的让手下将钱交了出去。
  四个蓝色帆布包丢了过来,楚震东立即对王建军一招手,王建军就蹿了过去,打开一个一看,满满的帆布包里都是钱,直接拉好拉链,一手提了两个,幸亏王建军力气大,一般人还真不一定提得起来,而王建军提着四个帆布包,依旧健步如飞,迅速的顺着大道,直接奔向了泽城,而黑皮老六和王朗则依旧站在原地,一人一把沙喷子举着,对着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的红桃k等人。
  一直等到王建军跑没影了,又多等了片刻,楚震东才冷声说道:“算你们识相,哥几个这次没白忙一场,红桃k,你这么配合,帮我们开赌船,还帮我们赢了这么多,足足辛苦了一夜,谢谢你了,不过希望你最后再配合一下,就这么乖乖的蹲着别动,不然别怪兄弟们不讲规矩。”
  从头到尾,楚震东说话一直刻意变了声调,而其他兄弟三个,则一声都没吭,就是害怕被红桃k和范年听出来。
  楚震东一句话说完,对王朗和黑皮老六一挥手,两人立即端着沙喷子往后退,楚震东边走边看着红桃k等人的动作,一直到了对方脱离了沙喷子的射击范围,立即低声喊道:“跑!”
  兄弟三个撒腿就跑,他们这一跑,那些混子立即跳了起来,正要追上去,红桃k已经扬声喊道:“追个屁!追上能怎么样?你们敢上去挡枪吗?”

  范年顿时急道:“k爷,难道就这么算?”
  红桃k看着兄弟几个消失的方向,冷冷的说道:“算了?我红桃k的钱,是这么好拿的?”说着话,已经从身上掏出个炸山用的爆破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