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225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10 11:55:00
  第201章:准备干一票大的
  楚震东想干什么呢?
  他准备干一票大的!

  他想劫了赌船上的资金,楚震东现在各方面最急缺的,就是资金,刚刚开始实行的放贷、手下人员的招揽、以及他对城北未来的设计蓝图,都必须有大量的资金投入,才能填补上他的所需,所以,在赵大宝告诉他,今天夜里赌船上会汇聚上百万的赌资时,他就将目光盯上了这笔钱。
  为什么会看上笔钱呢?
  第一个就是资金充足,百万之数,在当时来说,绝对是个天文数字,可以说,整个泽城,都没有谁拥有这么多钱!这笔钱,足够填补楚震东现在的空缺。
  二来这笔钱可以安心的拿,参加的都是赌鬼,能上得起赌船的,非富即贵,没什么好对不起自己良心的,而且虽然加在一起数目巨大,但一分散开来,平均分摊到每一个人的头上,并不会导致承受不起,何况他已经计划好了,等他拿的时候,这笔钱已经是红桃K的了。
  第三点,这笔钱他不抢,必定会落到红桃k手里,论赌术,红桃k可不是浪得虚名,在他年轻的时候,就创下过一夜之间将整个赌场的客人都赢的精光的记录,至今无人能破。红桃k目前的势力已经十分巨大了,仅仅次于码头宋,就这还没算上马蛮子的支援,如果再让他得到这笔巨款,后果不堪设想。
  对楚震东最有利的一点,这笔钱他抢了也白抢,红桃k不敢报警,怎么报警?难道说我昨夜聚众赌博赢了一百万,又被人抢了?别说聚众赌博了,就一百万这个数字,都会引起震动,上面一查,他自己也得进去,只能哑巴吃黄莲,有苦往肚子里吞,最多在暗里打探是谁干的,以后再报仇。
  所以不管从那个角度考虑,楚震东都必须将这笔钱抢了!
  正因为如此,从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时起,他就开始着手部署了,打快刀老六的闷棍,就是要引起城东和城西的混战,两边打的越凶,打的越惨烈,损耗的人手就越多,而且红桃k必须将大量的人手压到前线上去,朱思雨并不是好对付的,和城西的火拼一旦输了,他就算有钱都不容易翻身。
  这样一来,对于赌船资金的守卫,力量就会相对薄弱许多,这才是楚震东的真正目的。
  请注意,楚震东的目标是赌船资金,而不是赌船上的资金!
  悬殊两个字,差别海里去了,赌船是由码头宋提供的,一般都不大,船上只放一张赌台,正常都是牌九,在船上的一切安全,都由码头宋负责,出了事码头宋扛着。当然,事后码头宋方面,会得到相对应的提成,这是互相合作的模板,早就定好了的,这么久以来,也都一直这么遵守着。
  所以楚震东并不能将主意打到赌船上去,那会给码头宋带去巨大的困扰,百万之数,码头宋也赔不起,这个时候,楚震东需要码头宋的地方还多着呢!不能让码头宋因此倒了。
  但是,是赌就会有个输赢,是局就有开始有结束的时候,赌船一般都是入夜开始,天不亮就结束,以前都是这样,输赢不服气的,下次再来,但到了结束的时间,一定结束。
  结束后怎么办呢?资金总不能放在赌船上,是需要转移的,转移到红桃k的住所去,然后才会存到合作社,之前的模式,基本都如此,楚震东等在码头上呆过半年之久,也见识过不少次赌船的运营,对此虽然谈不上十分了解,但大概流程还是知道的,并且也知道赌资转移时的路线。
  怎么说呢?人生中每一段的经历,都有可能成为自己日后的幸运点,楚震东在码头上呆的那半年,是比较郁闷的半年,可要不是在码头上呆过,对于这些事肯定不清楚,那这个计划就没法玩。
  以楚震东的推测,如果在往日,红桃k或许会放过一些比较熟络的赌客,甚至有一小部分人会小赢一点,偶尔也有个把冒尖的,会赢大钱,虽然少,也一定会有,因为你每次都赢,人家来了只有输没有赢的话,时间一久,人家就不跟你玩了,但总体上来说,每一次主办方都会有不小的盈余。
  但这一次,由于城东和城西的连日争斗,每日的伤损人员,医药费、赔偿费、表现勇猛者的奖励等等,都是需要钱的,如果受伤了医药费和赔偿金都不给出,表现再好也没奖励,谁替你卖命啊!
  而且红桃k的赌场里,每天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在周转,你开赌场的,总不能说没钱和客人赌了吧!更要命的是,由于王波的倒台,赌场里放高利贷的也没了,这个空缺红桃k也得担起来,有些熟客、老客,偶尔手气背,输光了,你必须得周转一点,不然客人必定流失,几方面一中和,所以红桃k的资金链估计也急需要补充,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一次的机会。

  很有可能,红桃k会大杀四方,将这笔钱都赢过来,放进自己的口袋里,当然,可能也会漏几条小鱼,但大鱼一定在他网里,只有这样,红桃k的资金危机才能得以解决。
  所以楚震东准备,在红桃k赢了这笔资金之后,转移回自己家的路上动手,这样就和码头宋没什么关系了,转移资金的人是红桃k自己的人,如果楚震东没猜错,押解这笔巨款的人,应该会是范年。
  楚震东为什么这么肯定呢?他安排兄弟们打快刀老六的闷棍,另一个原因就是要试探红桃k会派出谁去对付快刀兄弟,今天城东和城西打了一天,很显然,城东出动的是赵爬犁和斧头张,就剩下一个范年了,红桃k是不会亲自押送的,他是老大,不是押送钱财的小混混,而且,他赌了一夜,赌这玩意,精神是高度集中的,赌局一结束,难免疲倦,肯定会先回去休息。
  如果真是范年带队,楚震东有十足的把握将这笔钱抢下来,红桃k团伙之中,楚震东忌讳的,只有红桃k和赵爬犁两人,斧头张虽然名列四大金刚之首,可在楚震东的眼里,就是一介莽夫罢了!至于范年,在他眼里更不入流。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做了十分详细的安排,出了医院之后,直接回家,兄弟几个一见他回来了,一个个都有点茫然,不知道他这个时候回来做什么?
  楚震东一直都没将自己的打算告诉兄弟几个,从这一个小小的举动上,就可以看出这个家伙心机有多深!
  但到了这个时候,就没瞒着大家的必要了,当下将事情讲解了一遍,兄弟几个一听,全都炸了,百万巨款啊!就连一向对钱财并不看重的王朗也兴奋了起来,笑骂道:“操!干!必须干!抢来了我先看看一百万码在一起到底有多少。”

  金牙旭本来就喜欢钱,更是乐不可支,好像百万巨款已经摆在他面前了一样,一双眼珠子都放光了,连连点头道:“对头,一定要看看有多少,如果有可能,我想尝试一下睡在钱堆里啥感觉?”
  许端午却彻底的明白过来了,笑道:“怪不得让我们去弄快刀老六,原来是为了这个,不过确实有吸引力,值得干一票!”
  楚震东嘿嘿一笑,让黑皮老六将三把沙喷子都拎了出来,火药全装上,让黑皮老六拿了一把,王朗拿了一把,他自己拿了一把,让王建军挑了件武器,却让金牙旭和许端午拿了两根扁担,带了四个麻袋。
  为什么呢?楚震东是出于两方面原因的考虑,一是今夜很有可能要开枪,开枪就有可能会出人命,他不想让兄弟几个都沾上人命,王朗无所谓,反正手上有人命了,大龙死在他手上,横窝疯狗那最后一刀也是他砍的,黑皮老六对沙喷子最熟悉,也敢开枪,自己必须上,何况横窝疯狗那事,自己也脱不了关系,所以王朗、黑皮老六和自己最合适,王建军最能打,但能不用拳脚最好,挑把武器既可以增加战斗力,还可以起到隐藏身份的作用。

  至于让金牙旭和许端午带扁担和麻袋,则是为了方便转移钱财考虑,百万钱款,还都是五十元面额的旧钞,估计怎么得也有几十斤,总不能扛回来吧!何况,楚震东并不想让金牙旭和许端午露面,他们六兄弟是出了名的,一下出现六个,不等于是告诉别人就是他们干的嘛!出现四个虽然也有嫌疑,但总归有狡辩的余地。
  当下兄弟六个就再度装扮了起来,连表大爷以前穿过的旧军装,都翻出来套上了,不但用锅底灰抹了脸,还蒙上了黑布,总之,一切都尽可能的隐藏自己本来的身份。
  反正有的是时间,赌船要到天未亮的时候才结束呢!兄弟几个也不急,慢慢捯饬,到了最后,要不是大家都熟悉,一个个的谁都认不出谁来。
  一切准备就绪,楚震东带着兄弟几个就出发了!
  日期:2017-02-10 11:56: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