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7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看来,王承泽对毕哥还挺好的。
  唉,可惜这种好,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王承泽扶植毕哥是为了对付我,对付白子惠,是给我们添堵来的。
  这样。我他妈的心情能好才怪了。
  说实话,我挺唏嘘的,曾经的兄弟变成现在这样,不仅仅渐行渐远,还撕破了脸皮,变成了仇人,心里真的是不舒服。

  毕哥似乎是在等人,不过他脸色不太好,很阴沉。
  在学校里等人,不用说是等那个小情人了,可是脸色不太好,手上也没有礼物,那么说两个人应该是吵架了。
  这也是正常的,两个人除了肉体交易,便没有其他的共同语言。
  我看到了毕哥,毕哥也看到了我。
  毕哥对着我点了点头,我走了过去,毕竟兄弟一场,毕哥说:“董宁,好久不见。”
  我点了点头,笑了笑,说:“确实,好久不见了,毕哥,你变化挺大的。”
  毕哥犹豫了一会,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说:“公司还好吗?”
  他这一说,我被勾起了某些回忆,莫名的有些心酸,我说:“公司还挺好的,但具体情况我也不太知道,我这个人天天瞎晃,也不总在公司。”
  毕哥沉默了一会,掏出了烟,递给我一根,我接过,百元烟,毕哥也叼起一根,火苗窜了起来,点燃了烟,滋滋的烟丝声,烟雾弥漫。
  默默的抽了一会眼,毕哥说:“董宁,其实你之前跟我说的话有些是对的。”
  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一切都变了。
  今时今日,是敌人,友情算个屁,这个世界上,为了钱,什么都可以抛弃。
  我说:“毕哥,过去了就都过去了。”

  毕哥笑了笑,说:“也对。”
  这一段对话,有点缅怀过去的感觉,不仅仅是我,毕哥也是如此。可能各自都经历了一些事情,变得有些感怀,但仅此而已,这段话说完之后,毕哥是毕哥,我是我。我们都是社会中的人,忘不了当前的角色,日后再相见,那就要动真格了。
  毕哥笑了笑,对我说:“董宁,你来这里干什么?也找了一个小的。”
  我说:“确实来见女学生,可不是为了裤裆里的事,有别的事要谈。”
  毕哥说我找小的,那不是跟他水准一样。
  毕哥熄灭了烟头,说:“男人,不就是那么一点爱好,女学生。年轻,不过提醒你一句,可要擦亮眼睛。”
  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知道毕哥那个小情人,就是为了毕哥口袋里的钱,从毕哥这里讨来好处。外边还养着个小白脸。
  突然,毕哥看向远处,我随着他视线望去,看到一男一女走了过来,都是学生,其中那个女的正是毕哥的小情人,她距离那个男的很近,脸上笑个不停,快乐出花来了。
  毕哥也没跟我打招呼,直接走了过去。
  这是来捉奸了,毕哥也不傻,发现自己小情人跟别人眉来眼去了。不过,毕哥也不聪明,最开始就是用钱买来的,怎么可能对你忠诚呢。
  小情人看到毕哥,一下子慌了,她拉住了毕哥的手,说:“你听我解释。”
  毕哥扬起手,直接一耳光扇了过去,“你个臭**,你还解释个屁,我给你钱花,你拿去养小白脸。臭不要脸。”
  小情人说:“你听我解释啊!我真的没有。”

  也不笑了,头发也散开了,屌丝心中的女神样子没了,我感叹,现在女神真是多,一个个搔首弄姿,爱钱,人前高冷,人后放荡,还女神呢,不过一**。
  毕哥很生气的说:“你还解释什么,你是不是当我傻,你开房的记录我都查到了。”
  掩饰不成,那就承认。
  小情人哭着说:“我错了,好不好,我再也不敢了,我还是爱你的。”
  承认错误,不再犯。还要说一句我爱你恶心人。
  看着毕哥的样子,我想笑之余,又有一点心酸,毕哥应该是真爱小情人这具身体吧,可惜别绿了,心好痛。
  啪啪,又是两记耳光,毕哥打得兴起,他的脸被气红了,嘴也有点歪,毕哥骂道:“臭**,滚,我他妈的再也不想见到你。”
  我摇了摇头,毕哥没注意到我,因为我在侧面,再者说,毕哥的注意力都在小情人身上,关不关注我无所谓。我只是觉得毕哥特别掉价,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了,在学校里搞这么大,不嫌丢人吗?还有,我还在场呢。

  小情人泪流满面,跪在了地上。抱住毕哥的腿,“老公,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一定对你好的,我真的没有下次了。”
  卑贱到了极致。
  看得我有点心里不舒服。
  我不知道这个女生到底是为了钱还是为了毕哥才这个样子。但看她以往,应该是为钱多一些,这个姿色尚可的女生,没想过自己父母看到她下跪会怎么想,知道她给人当小情人心里怎么想。
  我觉得挺可悲的,但这就是现实,现在社会就这个样子,金钱至上,笑贫不笑娼,有钱,就算你是用身体换来的,也没人说什么。
  “松开!”
  毕哥说。压抑着怒气。
  小情人哭哭啼啼就是不松,附近不少看热闹的学生,还有不少掏出手机拍个不停,我听着他们的心声,大多是感叹剧情的精彩,还有八卦那个女生的来历。
  毕哥又扬起了手。要打小情人,却被小情人相好抓住了手,“差不多行了。”

  这下子毕哥更怒了,一声国骂之后,便跟那男生厮打在一处,小情人哭哭啼啼的喊,“别打了!别打了!”
  动手的两位听不到。
  看不下去了,我转身走了,临走之前,我看了一眼跟学生缠斗在一起的毕哥,心中有一丝道不明的黯然。
  毕哥,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子。
  又往里走一走,我给那个女生打电话,告诉她我到了,她让我去小树林那边等她,我说去那么偏僻的地方干什么,女生说怕被人看到,解释不清楚。
  我又没想跟她做点什么,有什么解释不清楚的。
  可她电话挂的挺快的。
  到了小树林,我等了一会,那个女生来了,她的头发散着,眼睛哭得红红的,都肿起来了。
  我说:“你想怎么解决这件事吧。”
  女生一听。又哭了,直接拉住了我的手,她说:“哥,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求求你,给我想个办法,帮帮我吧。”
  刚才被那毕哥小情人的哭声恶心了,现在这个女生这样对我,我气不打一处来,都他妈跟谁学的,天天哼哼唧唧个毛,这么会发浪直接去日本下海拍片得了,哼哼唧唧哼的好,没准还能得个宅男女神的名头,回国之后,再把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来。

  日期:2017-01-16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