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8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张清扬的主持下,新农业示范区最终确定搞三个示范点。为了公平起见,东北三省各有一个地区被选入。当然,最后的地点还没有定下,只能等到年后了。东北司只是在张清扬的要求下,定下了这个策略,现在预选了十几个县市,计划年后下去走访考察,之后才能最后确定。
  每省一个示范区,这是张清扬的意思,他是想这样不但公平,也能起到相互制约,相互攀比的态势。首批示范区只有三个,哪个搞不好都会给本省丢人,所以每个省就会相当的重视,一但他们重视起来了,才能搞得好一点。新农业提倡有好些年了,可是实施得并不理想,有很多都失败了,张清扬就是想通过这一次摸索出一条成功的经验,争取发现更多的问题充实条例规范。
  年前基本上确定了这条方针,具体工作只有年后做了。必竟每到年末,政府内部的事情杂而乱,干部们的心思也都飘到了福利、奖金上面,或者有些想上进的就要走通关系,希望在新的一年换个好部门什么的。谁还有心思做好工作?
  张清扬也明白大家的心理,所以就把具体工作安排到了年后,年前只是一些汇总的工作。在工作之余,张清扬微微对一件事情不放心,那就是梅子婷。辽东见面之后,据今有两个多月了,梅子婷一个电话也没打来。这让张清扬心中不安,他还真没想到这丫头倔强起来是这么吓人。

  有好几次张清扬都想拿起电话打给梅子婷,可是想了想又放下了。本质上来说,他比较大男子主义,可不想开了这个不好的头。自己的女人本来就多,如果全被她们制约了,以后可就麻烦了。虽然心中很是思念,但他也装作很平静。
  而梅子婷那里也好不到哪儿去,她明知张清扬在等着自己的电话求软道歉,可硬是没打电话,因为她想用别的方式弥补自己的“错误”。
  梅子婷有自己的打算,她知道刘志发一直盯着张清扬不放,就想通过其它方式帮助情郎打败这个刘志发。早在一个月前她就偷偷安排人盯着浙东金发集团了,并且还收买了金发集团的某位高层管理者,目的就是想探听对方的一切活动。
  在知道金玉瑶是刘志发的情人,并且金发集团是刘志发的以后,通过上次金融大战赢得了金发集团不少金钱以后,梅子婷仍然没有放弃对她们公司的打击。她正在等待着一个机会,争取把金发完全打挎。

  她想给张清扬一个惊喜,让他明白自己用实际形动帮了他,因此这么长时间才没有联系张清扬。梅子婷的计划已经一点点展开了,容不得分心。这一切张清扬自然不知道,要不然也就不会怪她了。
  当发改委人事司副司长李玉莹出现在张清扬办公室的时候,他多少有些意外。当时的张清扬正在和赵宾商量年后的工作安排,没想到这个时候李玉莹出现了。
  人事司负责全委干部的培养、选拔、任用、监督、管理等制度与政策措施;负责人才资源开发利用与配置工作。可以说,东北司与人事司并没有什么来往,这一年来东北司的人事也没什么变化。张清扬知道自己只是东北司的过客,所以并没有打破之前领导班子的意图,就连下面的中层干部,他都没怎么改变。
  第757章
  见李玉莹进来了,赵宾就合上手上的笔记本,笑道:“张司长,李司,您们聊吧,我先回去了。”
  “赵司,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们谈工作了!”李玉莹微微一笑,眼角的鱼尾纹增添了一些妩媚的气质。张清扬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发现此人看年纪也就三十五岁上下,但是实际上应该有四十五岁左右了。长得眉清目秀,很有些知性女人的风范,再加上目光中的睿智,到也不容人轻视。
  “李司,您好,请座吧。”张清扬主动伸出手来,虽然以前只是点头之交,到人家上门来了,自己也要摆出迎客之道。他起身亲自为李玉莹上茶,笑道:“李司,第一次登门,偿偿我的茶吧。”
  “呵呵,多谢了!”李玉莹接下茶杯,轻轻吹掉上面的茶叶沫,轻轻押了一口,点头道:“嗯,好茶啊,好久没喝到这么清雅的铁观音了!”
  “呵呵,那就多喝两杯……”张清扬笑道。
  “茶这东西,品一杯足矣,多喝岂不成了牛饮?呵呵……”李玉莹说出了《红楼梦》中妙玉的名言。
  “是啊,李司长说得对啊。今天来是有重要事情吩咐吧?”张清扬没想到此人深有些博古通今,便正色起来。
  李玉莹放下茶杯,淡淡地说:“吩咐可不敢当,只是有些事情想请都。张司,我想和您谈谈关于年后许司长的工作安排。”
  “您是指许虎副司长?”张清扬微微一愣,没想到年前突然出现这么一件事情。
  “是的,我想听听您对许虎副司长的看法。”李玉莹抬头盯着张清扬的眼睛,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来。
  这半年来许虎由于外通刘志发,暗中在张清扬背后使绊子,早已经被张清扬边缘化了。对于这件事,发改委的一些干部都有耳闻,大家在佩服张清扬的手腕时,也有些瞧不起许虎的做法。因此,当李玉莹说完以后,就想猜猜张清扬的看法,只不过她什么也没看出来。
  张清扬淡淡一笑,很是中恳地评价了许虎这个人。他一边娓娓道来,心中却在想许虎什么时候走通了关系。显而易见,在自己的打压下,许虎感觉到东北司已经没有了他的出头之日,所以就想调走,换一片天空。可是张清扬能允许他这么做吗?像这种小人就应该劳劳地压在手底下,让他永远不要冒头,他一但有机会,没准什么时候反咬你一口。都说阎王好过,小鬼难缠,说得正是这个道理。
  看似很热情地在介绍许虎这个人,不过心里,张清扬另有打算,他是无论如何不能放走许虎的。玩完了我就想跑,哪儿美!在张清扬的心里,虽然不想把许虎搞掉,但也不允许他将来有任何的作为。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张司长,我们人事司的意思是年后为许司长换个工作,您认为呢?”虽然人事司就是负责委内人事安排的,但是张清扬做为东北司的主要领导,下面干部的调配,他也有着很大的发言权。

  张清扬微微一笑,反问道:“李司长,我想知道这是人事司的意见,还是许副司长的意见,或者是您的意见?”他面无表情,可是流露出的压力却不小。
  “呃……这个……”在张清扬温柔的逼问下,李玉莹在一瞬间还真有些接受不了,她万万没想到这位发改委内最年轻的厅级干部,即将踏入副部级高官的才子,一但发起威来便令人全身发寒。
  李玉莹回味了半天,才有些紧张地说道:“这是我们人事司的意见,为了贯彻委领导的要求,我们决定明年调整一下各司副职的工作。”其实是许虎走通了一些人事司关系,但她自然不能这么说。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张清扬点点头,“请问李司长,现在许司长个人是什么意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