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3227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么……那就不是我能够猜得到的了。能不能成功,就看张成自己吧。”雁荡伤回答道。
  卢衫耸了耸肩,没有再次说话。
  雁荡伤闭上眼睛恰指算了算,随后便对着卢衫询问道:“鱼玄机的计划什么时候开始?”
  “应该快了吧?”卢衫不确定的开口道。
  “鱼玄机说要将属于蒋家的那件东西拿回来,蒋家才会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这个计划也就能够立即展开了。只是不知道鱼玄机是要怎样才能够拿回那样东西。”
  “或许,鱼玄机要借助蒋晴晴才行。”雁荡伤回答道。
  “看来鱼玄机的计划是要开始启动了,不过……怎么会这么巧呢?”
  巧?
  卢衫愣了愣,对着雁荡伤询问道:“什么事情碰巧了?”
  雁荡伤缓缓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卢衫的话。

  不过此时雁荡伤的眼睛却眯了下来,似乎在心里思考着什么事情。
  雁荡伤到底在想着什么,没有人能够知道,即使与雁荡伤熟悉了几十年的卢衫,也没办法看透自己的这个老朋友。
  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天,然而我却依旧无法释怀。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我从来没有出过我的房间半步,就连饭菜也几乎都是夏婉玉或者表姐给我送到房间里来的。
  我能够感觉到我整个人似乎都发生了变化,而且我也非常明白,这样的变化是很不好的,对我很不利,但是我即使明白这个道理,我也根本无法走出我内心那股浓浓的悲伤。
  我想此时此刻没有人比我更加悲哀了吧?我整个人都属于一个悲哀。
  为了自己的孩子,亲手将刀子捅入了我心爱的女人肚子里,我甚至还完全不知道当时的我为什么会这样做。
  现在蒋晴晴恨我那是肯定了的,蒋晴晴无缘无故的就被我捅了一刀,她不恨我才怪。
  但是想想当时的情况,我除了这样做,还能怎样做呢?就算我是在清醒的情况之下,如果我不对蒋晴晴动手的话,蒋家会将孩子还给我吗?
  恐怕不会吧?
  难道我要为了蒋晴晴而放弃我自己的亲生女儿?
  这本来就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而我的不理智让我选择了我的女儿,从而伤害了蒋晴晴。

  这样的选择是对是错没有答案,我也想不出一个答案。
  不管这个选择是对的还是错的,我现在确实深陷浓浓的愧疚之中无法自拔。
  我现在也很害怕面对其他人,我害怕从表姐以及夏婉玉等人的眼睛里看到看着我的眼神,她们会不会觉得如今的我已经成为了一个恶魔?对待自己那么爱的女人都下得去手,她们会不会害怕我?
  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之后,一时间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在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都快要把我给逼疯了。
  我无数次想过这样的结果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产生的,但是想来想去,这件事情似乎谁都不能责怪,要怪也只能怪我。

  如果我能够早点回到魔都的话,那么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
  想着以后的蒋晴晴再见到我的时候,脸上可能会充满了各种仇恨的情绪,我心里就感觉到如同刀割一般疼痛。
  尽管以前的蒋晴晴也有过这样的状态来对待我,那时候我虽然生气,不过我却并没有像是现在这样心里疼痛不已。
  因为那时候我一直觉得蒋晴晴对不起我,我做过的一些事情让我觉得这是应该的,蒋晴晴有这样的情绪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现在我伤害了蒋晴晴,蒋晴晴什么都没有做,就卷入了这件事情之中,我甚至之前还说得好好的,我不会伤害蒋晴晴。
  然而我还是忘记了我说过的话,蒋晴晴依旧被我伤害了,还是以一种非常残忍的方式。
  这让我更加感觉我罪孽深重,我不敢想象以后的生活会是怎么样,我只感觉到我的内心之中似乎失去了一块东西,一块最重要的东西。
  看着窗外城市中的繁华,坐在窗台上的我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或许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力气做出其他的表情来了吧?
  这次我对蒋晴晴下过手了,我知道她是我心里最无法忘却的女人,但是我还是下手了,我伤害了她。
  那么以后的我会不会对夏婉玉,对武舞,对表姐也这样?
  每每想起这个的时候,我心里就感觉到莫名的恐慌,我甚至觉得我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祸害,有可能随时爆发然后伤害到我最亲近的人的祸害。
  如果没有我的话,蒋晴晴也不会受到伤害了,没有我的话,我的女儿小语甚至都不会落入蒋家的手里。
  这样的我难道不是一个祸害?
  我此刻知道我这样的想法有多么的恐怖,但是我越是这样想越觉得我的想法很正确,这才是最为恐怖的地方。
  我反应了过来,使劲的拍打了一下我的后脑勺。
  我到底是怎么了?现在的我都已经是这样的一个状态了,那以后的我又会是怎么样?任人宰割?
  一阵开门声传来,我转过头看去,原来是表姐端着一个碗走了进来。

  表姐看了我一眼,将手中的粥放在了床头桂上,来到了我的身边坐下。
  “在想什么呢?”表姐询问道。
  我诧异的看了表姐一眼,这两天表姐每次来给我送饭的时候,都不会对我说话,估计表姐也是想要让我自己一个人好好想一想吧?
  现在表姐这是想要跟我说话的意思,难道表姐准备来开导我了吗?
  “没想什么。”我开口道,可能是好几天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的原因,我此时说话的声音很是怪异,沙哑之中又带着一点像是机械一般的声音。
  “这几天你可都在想一些问题。”表姐微微笑了笑开口道。
  “其实你想再多也没有用啊,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当时的你也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这怪不着你。”
  我痛苦的摇了摇头,伸出手胡乱的抓了抓我自己原本就已经很乱的头发。

  “这怎么能怪不着?这件事情是我做下的,就算当时的我失去了意识,难道这就能否认我伤害了蒋晴晴的事实吗?”我看着窗外开口道。
  再次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的心脏还是疼痛得让我感觉到受不了。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表姐轻微的叹了一口气。
  “当时为了小语也没有任何办法,就算你在清醒之中,如果你不那样做的话,小语很有可能会被已经疯狂的蒋家给……总而言之,做了的事情就不要自责,因为自责并没有任何用处。”
  我呆呆的看了表姐一眼,表姐对我说的话与苦大师对我说的话一样,当时苦大师在我做出那件事情之前就如此提醒过我,现在表姐也这样说,难道我真的不能为我自己做过的错事而感觉到自责?

  日期:2017-02-11 08: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