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3226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莫须有出去干过什么样的事情,谁都不知道,搞不好这个惹祸精将来还会将祸给惹到你的身上,你好歹也要将他抓回来问问吧?”
  白发男人再次看了易湿一眼,并没有开口说话。

  “你要是想要知道的话,我现在就能将关于他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你。当然,前提是你必须得答应帮我这个忙,要不然的话你还是自己下山去了解这些所谓的情况吧。”易湿再次说道。
  白发男人思考了一阵子,这才对着易湿开口道:“其实你所谓的帮忙用不着我帮忙。”
  “什么意思?我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找上的你啊。”易湿狐疑的瞥了白发男人一眼。
  “你又不是不清楚,这颗帝星是非常幸运的,他身边一直有着天府星陪伴,有了天府的存在,就不需要其他人参与什么了。”白发男人回答道。

  “万一呢?我可不确定天府真的能够帮助紫微走出困境。”易湿再次说道。
  “天府的职责就是如此,需要你去过多的关心吗?”白发男人反问道。
  易湿想了想,似乎还真是这样的一个理儿。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自己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吗?
  白发男人像是明白易湿此时内心在想些什么一般,再次开口道:“不过一些收尾的工作,我还是愿意代劳的。”
  “就等你这句话了。”易湿这才笑了笑。
  白发男人闭上了眼睛,掐指算了算,随后便开口道:“五月二十六,这应该是天府帮助紫微涅槃的日期,能不能成功,就看他们两人的造化了。”
  易湿算了算,随后便开口道:“马上就要到了啊。”

  “当然。”白发男人回答道。
  “希望之中才能产生绝望,同样如此,绝望也能够产生希望,这便是涅槃。现在的他确实需要更多的希望,而我已经帮他准备了不少。”
  “哦?”易湿不由得眼前一亮,他还真没有想过白发男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白发男人并没有接话,而是将目光放在了身后的那排小木屋的方向。
  易湿也顺着白发男人的目光看过去,随后像是明白了什么,脸色一喜,对着白发男人开口道:“难道……她已经成功摆脱了病魔?”
  魔都,蒋家会所。

  看着天空之中的那颗星体,雁荡伤久久无语。
  看来自己算错了啊!
  雁荡伤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这不是那颗凶星的结局,那么什么样的结局才是属于他的呢?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这颗凶星降临?”雁荡伤自言自语道。

  身后传来了一阵响动,雁荡伤并没有回过头,而是依旧背负着双手将目光放在那颗遥远的星体之上。
  卢衫走到了雁荡伤的身边,顺着雁荡伤的目光看着同一个方向。
  随后,卢衫便缓缓开口道:“看来你的想法落空了。”
  雁荡伤这才将目光收了回来,叹了一口气开口道:“是啊,我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我原以为,紫微大帝能够阻止这颗凶星的降临,看来结局并不是这样。”

  “难道我们就不能去干扰所谓的结局?”卢衫皱了皱眉头。
  “当然不行。”雁荡伤回答道。
  “天之设定,又有谁能够更改?谁敢去更改?那个林姓的小伙子,现在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帮助紫微大帝逆天改命,恐怕现在他的日子不好过吧?”
  “你还会担心起他吗?”卢衫诧异的看了雁荡伤一眼。
  “为什么不担心?”雁荡伤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的老伙伴。
  “那个小子好歹也是千年难见的风水奇才,以后的能力以及所取得的成就,肯定要比我们这些老家伙要多得多。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就要面临着夭折的可能性,这就是违抗天命的下场。”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成功了不是吗?”卢衫回答道。
  “他更改了天之设定,虽然要面临大劫难。”
  “所谓的更改天之设定,就是一手导致这颗灾星的降临吗?”雁荡伤反问道。
  “要知道如果没有那个林姓小子的逆天改命,或许现在这颗凶星不会出现,难道这也是上天的警示?”
  “那小子的想法是很独特的,只是运气差了一点。”卢衫缓缓开口道。
  “在天命面前,还有运气可言吗?或许一切都是注定的。”
  雁荡伤再次将目光放在了远处的夜空,不知道此时的雁荡伤到底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雁荡伤这才回过头,对着卢衫询问道:“老爷子的情况怎么样?”
  “已经舒醒过来了,不过精神很糟糕,看来今天的事情也是极大的刺激到了老爷子。”卢衫皱着眉头回答道。
  “唉!”雁荡伤再次叹气。
  “这都是命啊,老爷子如果看开一点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了。不过如果老爷子看开,哪还能有今天的事情发生?”
  “恐怕以后老爷子应该会不会再在这些问题上面过多的操心了。”
  “他早该如此。”雁荡伤回答道。
  “其实这也算是一件好事,以后的老爷子,应该不会再将这些事情看得太过重要了吧?以前老爷子的情况对老爷子来说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情。”
  卢衫微微点了点头,估计他也觉得自己的老伙伴说得很有道理。
  “晴晴呢?她现在怎么样?”雁荡伤再次询问道。
  “没什么大碍,她肚子里的孩子……”卢衫回答道。
  “这个我知道。”雁荡伤眯着眼看着夜空之中那颗散发着诡异气息的星体开口道。
  “他们在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更加愤怒了。都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老爷子,害怕现在的老爷子承受不住。”卢衫再次说道。

  “晴晴是什么态度?”雁荡伤想了想,随后便再次询问道。
  “也没什么态度,现在晴晴的状态很差,只是她恳求我们不要将孩子的事情说出去。”卢衫回答道。
  “按照晴晴所说的那样做吧。”雁荡伤开口道。
  卢衫再次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卢衫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要是让张成知道,他的那一刀不仅仅捅向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还捅向了自己的孩子,也不知道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
  “这样的话,他会更加绝望。”雁荡伤眯着眼开口道。
  “这是一件好事?”

  “好事么?这得看对于谁来说了。”雁荡伤回答道。
  “如果是对于张成自己来说呢?”卢衫想了想,随后便如此问道。
  “对张成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好事。”雁荡伤回答道。
  “哦?”卢衫疑惑。
  “绝望对于张成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吗?”
  “当然。”雁荡伤点了点头。
  “压制凶星,还得靠帝王之命的人来做到这一点啊。现在看来,也只有张成能够符合这个条件了,他可不能出什么事情。”
  “可是……今天发生的事情,想让他不出事情都难。”卢衫虽然有些不明白雁荡伤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卢衫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老伙伴在这些方面是不会开玩笑的。
  “我说过,这不是一件坏事。”雁荡伤回答道。
  “张成需要更多的绝望,我想孩子的事情,已经足够让张成绝望了吧?”
  “然后呢?”卢衫询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