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3225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过你的衣钵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只能在这深山老林里面待着?”易湿再一次撇了撇嘴。
  白发男人大怒,瞪了面前的易湿开口道:“愚蠢的思想!”
  “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都出世修行这么多年了,还老是跟别人过不去,还跟别人的孩子较劲,哪有你这样的?”易湿再次说道。
  “为什么没有我这样的?”白发男人反问道。
  “人就应该为自己犯过的错误负责,张鸿才现在是怎样了我不清楚,不过既然能够得知他孩子的下落,那就该让他的孩子来承担。”
  “不是……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思想啊?”易湿也有些忍不住了。
  “你这样的想法完全不符合你的身份,而且当初就算是犯错误,那也是我犯的错误,与张鸿才何干?”
  “谁让你跟着他的?你应该是被辅佐的人物,而不是去辅佐别人。”

  “人各有命,我觉得我就应该那样做。”易湿撇了撇嘴。
  “当初我还与张鸿才联手将那些有野心的人给赶出去了呢,虽然我不是军人,但是我还是得到了一些那些很多军人都得不到的荣誉,这不比我什么事情不做要强得多?”
  “歪道理。”白发男人挥了挥自己的袖子开口道。
  “而且就算你一直惦记着张鸿才,你拿人家孩子出气算是怎么回事?你这也太小心眼了吧?”易湿再次开口道,竟然指责起自己的师父来了。

  “我可什么都没做,我只是不会帮助他而已,这能算是我小心眼?”白发男人倒是并没有生气,因为多年前他们师徒就是这样的相处模式。
  “这当然算啊。”易湿点头说道。
  “见死不救不也一样让人觉得不爽吗?你现在就是这样的行为。”
  “我确实不想帮他。”白发男人再次瞥了易湿一眼。
  “那你就当做做好事行不?反正你都帮过一次了,帮第二次不是一样?我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发生,事情完了之后你还会是那个不帮助任何与张鸿才有关的人的世外高人。”
  “哼!你以为你在这油嘴滑舌,我就会帮助他了?可没有这么简单的事情。”白发男人冷声说道。
  “那你有什么条件你说出来吧。”易湿再次开口道。

  “我不会提出什么条件的。”白发男人回答道。
  “那好啊,如果你什么条件都不提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易湿耸了耸肩膀开口道。
  “而且我也不会帮。”
  “……”易湿无语,这个老头子就这么难劝?
  “你怎么这么固执啊?”
  “这个问题你不是几十年前就想清楚了吗?还需要问我?”白发男人询问道。
  “好吧。”易湿无奈。
  面前的这个男人确实是固执到了一定境界,易湿很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了。
  看来不给他一点猛料,他是不会同意的啊。
  易湿转了转眼睛珠子,随后便对着白发男人开口道:“这样吧,如果你愿意帮我这个忙,我就告诉你一个人的下落。”
  “嗯?”白发男人转过头看着易湿,显然没有立即明白过来易湿说的是谁。
  “虽然你不曾出去找过他,不过我想你也很想要知道这些年那个人到底在做些什么吧?”易湿开口道。
  白发男人的眼睛眯了下来,也没有开口说话,不知道此时的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白发男人这才再次将目光放在了自己曾经最为看重的爱徒身上,缓缓开口道:“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易湿摇了摇头。
  “那你说这么多干什么?”白发男人瞥了易湿一眼。
  “我有办法知道啊。”易湿回答道。
  “而且这么多年来,他可是一直在帮别人做事。”

  “帮谁做事?”
  “夏家。”易湿开口。
  “夏家?”白发男人眉头微微皱了皱。
  “他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沦落?”易湿诧异的看了面前的白发男人一眼。
  “这可不叫沦落,现在的他日子应该过得挺滋润的吧?要知道在夏家那么一个大家族里面,夏家人甚至都将他给当成了夏家最后的保障,这能叫沦落吗?”
  “哼!在我眼里,他这就叫沦落!”白发男人冷哼了一声,目光闪烁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吧,随便你怎么想。”易湿耸了耸肩。

  “这些年他的事迹可不少,当年还跟张鸿才打过一架,这你肯定不知道吧?”
  “哦?”白发男人的眉毛扬了扬。
  “他们两人,谁赢了?”
  “我哪里知道?”易湿撇了撇嘴。
  “估计就他们两人能够知道结果吧?反正问了很多次,老张也没有告诉过我,估计我觉得情况并不是很乐观。”
  “如果连一个张鸿才都打不过,那他出去也只能是一个笑话了。”白发男人缓缓开口道。
  “说得就跟老张很差劲似的。”易湿再次瞥了白发男人一眼。
  “再说了,你之前都不是说过了吗?他是你见过天赋最好的人,虽然当时还没有小点点,不过你都能够给予他这么高的评价了,就算莫须有输给张鸿才,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不是?”
  白发男人沉默了下来,似乎在思考着某件事情。
  “所以他现在在那个什么夏家里面?”白发男人再次询问道。
  “没有。”易湿回答道。
  “反正他自己说他隐居在大兴安岭,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个人说话从来不靠谱,你又不是不知道。”
  “大兴安岭前不久我游历的时候去过,并没有见到那里有人。”白发男人回答道。
  “这很正常啊。”易湿回答道。
  “那个人从来都是满嘴跑火车,而且谁都不相信,我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他在忽悠人呢,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
  “既然你都不知道他的下落,你用这个条件来交换,不合适吧?”白发男人再次问道。
  “谁说不合适?”易湿反问道。
  “我知道很多关于他的消息,您老这么智慧,如果我将这些东西都说给你听的话,你自己没准就能够判断出他在什么地方。”
  “这些东西,我想要知道也有办法能够了解。”
  “可是你又不出去,整天就知道跟这些山啊树啊白雪什么的打交道,你什么地方去了解?还不如我告诉你呢。”易湿撇了撇嘴开口道。
  白发男人再次沉默,易湿见壮,继续开口道:“反正我就觉得你如果了解到了一定地步的话,想要猜出他的下落肯定不是一件难事。而且……我感觉莫须有似乎参与过什么大事情,我感觉得到这些年有不少大名鼎鼎的人物都在寻找他的下落。”
  “我就知道他出去准没好事!”白发男人的眼睛再次眯了下来。
  “所以啊,你还不准备将他给抓回来?可别让他侮辱了咱们师门的名声才好。”易湿再次开口道。
  “是我的师门,现在跟你可没有什么关系。”白发男人瞥了易湿一眼说道。
  易湿心里郁闷,这个老头子都还这么记仇呢?这么大的年纪了,也不嫌累得慌?
  “行行行,算是你的师门吧。”易湿回答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