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1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声小李,反应出了徐战内心的矛盾。应该怎样称呼李牧,绝对是很考验人的。但凡说李牧是个三十多岁的人,就不存在这个问题。问题是他仅有二十六岁。这个年纪,也就是下连队两三年的军校本科生的年纪吧。
  另一方面,徐战内心不愿意承认这样一个年轻的副团长,而且还是自己的副手,却是事实上的掌控者。
  但是,既然在这个位置上,徐战就不会甘心做一个傀儡,他也有属于自己的声音和自己的一套管理部队的办法。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提出同样的意见了,李牧不得不陷入了沉思。
  徐战拿出烟来点上,递给李牧,李牧摆了摆手,扫了一眼训练场上正在训练的兵们。徐战不以为意,自顾抽着。
  “新兵总归是新兵,你也是经历过这个过程的。好像,你新兵的时候,是五年前吧?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上来就这么高的强度,新兵的身体受得了,精神上的压力也很大的。我是很担心啊。”徐战颇有些苦口婆心,但话里话外都在点李牧的资历。
  资历是李牧的硬伤。
  就算他是对越作战之后出现的极少数的战斗英雄中的一员,就算他参加过多次秘密作战,但他的资历总归是从入伍到副团长,今年才是第六年。
  李牧不在意这个,他在想的,是要不要降低强度。
  新兵营他说了算,就算是教导员温朝阳,不是不干涉他的决定,而是支持他的决定。107团里的领导干部,对了解李牧的莫过于温朝阳了。他心里清楚很难改变李牧的决定,因此干脆全力支持。
  李啾啾提过降低强度,但是李啾啾不是团长。徐战是团长,李牧心里从来没有把徐战当成傀儡,相反他非常的尊重徐战的意见,这是对上级应有的尊重。
  因此,李牧必须得认真考虑了,如果不能降低强度,那么李牧就得说服徐战。得不到徐战的支持甚至谅解,会影响以后整个领导班子的工作。
  徐战半支烟抽完,李牧这才开口说话,“团长,我认真思考了一下,认为维持现有的训练强度是合适的。”
  看见徐战皱起眉头,李牧环视着在寒风中进行队列训练的新兵们,缓缓说道,“今天是第七天,按照我的经验,适应期很快就会过去。这样的强度维持了一周时间,整体来看,新兵是没有问题的。这个时候再去降低强度,我担心会适得其反。团长,本来我准备向你做个汇报,关于加强新兵思想教育的工作。预防私自离队是思想教育工作的重中之重。”
  提到私自离队,徐战的眉头不由的挑了几下。他为什么忍不住要过来找李牧谈降低训练强度的事情,正是因为担心出现私自离队这种情况。

  只要是主官,最怕的不是训练伤亡,而是私自离队。私自离队是非战争年代对逃兵的一种中性的说法。
  新兵承受不住训练强度,也许是身体上也许是心理上,应该说,所有选择私自离队的士兵,肯定是心理上承受不住,或者是对部队的干部骨干心存不满。
  哪年没有私自离队的士兵,是一年比一年多,因为新兵是一年比一年的吃不了苦,一年比一年的有自己的更强的主观意识。
  要预防这个问题,思想教育绝对是第一道也是最重要的一道防线,其次才是物理上的管控。
  徐战当即说,“说说你的想法。”
  “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私自离队,都和骨干有密切的关系。”李牧沉声说,“刚刚发现的事情,沈明对新兵的关心不到位,刘贵松这个兵是好样的,腿肿成那样依然坚持训练。他的昏迷,和沈明有直接关系。”

  “如果换成是一名想不开的新兵,恐怕就埋下了委屈和不满的情绪种子,不重视不解决,就会成为私自离队的隐患。带训骨干是直接面对新兵的人,我认为,思想教育工作要改变往常的方式,首先从带训骨干入手,带训骨干必须充分认识到,他们的一言一行他们的关心与否,都直接影响到新兵的情绪,从而影响到私自离队的隐患。”
  徐战听明白了,“你是说,应该接受思想教育提高认识的是带训骨干,而不是新兵?”
  “没错。这几天观察下来,我发现之前咱们对带训骨干做的培训,是有欠缺的,也是不够深入的。好在,现在还有机会改进。至于新兵的思想教育,开再多的大会效果不大。主要还是带兵骨干日常生活中的潜移默化的灌输和影响。”李牧肯定地回答。
  徐战思索起来,微微点头。
  他首先想到的是,这位年轻点的副团长,不苟言笑的样子,绝对不是装出来的,他是真的在用心思考工作上的缺陷,从而找出解决办法。在徐战的认知里,越年轻的干部,对思想教育就越不重视。
  这是常态,部队毕竟是打仗的集体,军事干部的地位永远是最高的,尤其是在现代化条件下的战争,越来越多的要依靠各种技术装备来取胜,相对而言,对人的意志的要求,是没有几十年前那么高了。

  比如抱着丨炸丨药包炸坦克,现如今还需要吗,因为不需要,因此就少了有那种舍身精神的兵。
  而这位李牧副团长却不一样,他作为一个绝对的军事干部,遇到此类问题,不是提出加强日常管理来预防出现私自离队的情况,而是从思想教育入手。他这么倚重政治思想教育,说明他并非一个浮于表面的干部。
  他想得很深,想得很透彻。
  思想主导行为,人的行为,归根结底是由思想来控制的。
  遇到这样的问题,其实有两种办法,第一种最常用的,粗暴的加强管理,从物理上断绝新兵私自离队的可能性,第二种就是从思想教育入手,让新兵们心甘情愿地安心地训练,而不会去想着如何离开这里。
  毫无疑问,第二种方式才是有智慧的领导者愿意选择的。
  徐战似乎不像几分钟前那么小看李牧了,他点头答应,“有必要召开一次带训骨干会议,好好地说一说这方面的问题。”
  李牧当即说道:“我马上去向政委汇报。”
  徐战慕容李牧走远,心里默默说道:不是跋扈的人,很稳重,把自己的位置站得很正。
  二十六岁的年轻干部,不持宠而娇,很可怕。
  新兵连前十五天是最难熬的,熬过了这十五天,往后的日子就会舒服太多。大多数承受不住的新兵私自离队,通常发生在这段时间内。

  教育教育搞了,管控管控加强了。几个重点班的管理该加强的加强了,比如出现晕倒士兵的班,带训班长那是睡觉都不敢睡得太死,晚上总是要起来查好几遍床铺。
  私自离队可以认定的是,这么做的新兵,精神上是出现了崩溃。一旦崩溃,就真的如同溃败的堤坝一样,洪水一泻而出根本是无法控制的。
  李牧没有想过新兵营会出现私自离队的情况,就算他想得到,也绝对想不到私自离队的居然不是他重点关注的那几个新兵当中的一个,而是他想不到的一个兵。
  新兵训练第十五天,凌晨两点,李牧照例爬起来查岗查铺。当新兵营长可以很舒服,也可以很累。李牧选择的是最累的方式,事无巨细全都亲自做到位走到位。

  日期:2017-01-16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