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762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毒蝎倒也听话,答应下来,自去打车不提。
  李睿又和宋朝阳说了声,说有个朋友来单位找,有点事情,过会儿要下去一趟。宋朝阳自然没有不同意的,爽快准了。
  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毒蝎再次打来电话,说到了市委门口。李睿急匆匆往外赶,路想起自己居然和这个阴狠毒辣的女杀手做了朋友,只觉是在做梦一般。
  赶到市委门外,李睿四下里望望,没见到毒蝎的存在,倒是见到一个两鬓发白的村妇,她四五十岁年纪,一头长发梳了个麻花辫垂在后面,两鬓发丝灰白,容貌普通,脸色蜡黄,一脸被岁月打磨过的沧桑苦涩味道,身一件花格子大衬衣,下身是条土灰色的宽松的确良裤子,脚一双千层底的布鞋,肩头挽着一个破布书包,俨然一个世纪八十年代村妇的形象。

  李睿只觉自己穿越过去三十年,回到了出生的那个时代,好嘛,这都什么年代的打扮了,怎么还有人在穿?这村妇脱离时代多久了啊?哦,是了,市里很多贫困县,而贫困县很多山村还维持着个世纪的生活模式,落后社会几十年并不稀罕,据说有贫困户家里只有一套衣服,都是解放后那一辈流传下来的,家里人谁出门谁穿,不出门的时候大家都在炕偎着被子遮羞这不是传说,更不是故事,而是真真正正存在与现实的事实。

  某些特困户的生活状态,是大城市人穷尽想象力也想象不到的!
  但李睿仔细打量过这村妇后,却产生了一种感觉,这村妇并非真正的村妇,而是乔装打扮的毒蝎,因为市区街头已经很久没见到这样装扮的村妇了,不可能好端端突然冒出一个,如今突然冒出一个,也证明她不是真正的村妇,正巧毒蝎已经到了,此地却没有她的身影,那不用想了,这村妇是毒蝎。
  “这毒蝎为了逃避同行追杀,也算是煞费苦心啊!不过她一个澳门人,怎么能装扮大陆村妇扮得这么像呢?真是高手呀!”
  李睿嘴里赞叹着,笑眯眯走到那村妇身前,道:“差点没认出来你!”
  那村妇一脸迷茫的看他两眼,道:“你……你认识我?”

  李睿笑道:“行了,别装了,此地只有咱们两个……啊,不会是你不记得我了吧?”说完脸笑容已经凝固。
  他忽然想起,次与毒蝎打交道,全是在夜里,尽管也有在灯光下的时候,但谁知道毒蝎有没有认真看过自己这张脸?
  “我不认得你呀……”
  那村妇依旧是脸色茫然,看着他如同看着陌生人。
  李睿至此已经听她说了两句话,第一句还没觉出来,这第二句终于听出了,这村妇说的是青阳下辖寒水县北部山区乡镇的方言,若非之前去寒水县下乡驻村扶贫,还真听不出来,还真是一个村妇,并不是毒蝎?

  李睿愣了下,拿出手机,给毒蝎拨去电话。
  还未接通时,那村妇忽然问道:“同志,我看你是从大院里出来的,你是市委的领导啊?”
  李睿随意点了点头,又随口问了一句:“有事吗?”
  那村妇连连点头,道:“有事,有事,我……”
  她刚要说事,李睿电话已经接通了,忙对她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转身背对她说电话:“我说妹子,你不是说到了吗?可你在哪儿呢?耍我玩啊?”
  毒蝎道:“在大院门外啊,你出来了吗?我也没有看到你唉!”
  李睿再次四下里张望,还是一个人都看不到,怪不已,道:“大院门口一个外人也没有,你在哪啊?别告诉我你隐身了。”
  毒蝎脾气不太好,急躁的道:“我在门口,你在哪里?你看不到我,我还看不到你呢。”

  李睿又左右望了望,忽然望见东边不远处的市府门口站着一个身形苗条的女子,心一动,道:“你不会是跑到市政府门口去了吧?”
  毒蝎道:“什么?市政府门口?我不知道啊……呀,还真是,牌子写了市政府三个字,但我让司机把我拉到市委啊。”
  李睿好笑不已,道:“过来吧,我去迎你,你碰个蒙坑司机啊,连市委市政府都分不清,这也敢做出租车司机?”说着话,挂了电话,把手机塞到兜里要去迎她。
  他身后那村妇见他要走,忙道:“领导,我要反映情况啊,我要仿……”
  李睿听得心头打了个突儿,停下转身,问道:“反映什么情况啊?”
  那村妇一听他口气似乎有兴趣管这事,无高兴,面部表情生动起来,语速极快的说道:“领导我是寒水县吴各庄乡吴各庄村的,我举报我们乡委书记和乡长侵吞扶贫款,数目高达三十多万……”
  李睿听到这眉头已经皱起,问道:“你举报乡一级的干部,为什么不去寒水县委县政府?你现在跑来市里,属于是越级仿啊,这是不合规定的。”
  他这么说,倒不是想要推诿,面对群众仿,他从来没有推诿过,他只是借这话问明其因由。
  那村妇叹道:“你以为我愿意往市里跑啊,往市里跑一趟,要多花四十多块钱呢,这四十多块是我们一家子好几天的生活费,我这不是被逼的吗?我们寒水县委县政府里有领导是乡书记和乡长的靠山,我们去仿了好几次,都给我们轰回来了。后来有人给指出明路来了,说这次全市大扶贫是市委书记号召发起的,找他去告状他一定管,我这不大老远的跑过来了嘛。还有好多村民都想来呢,不过他们舍不得花钱买车票啊,公推我为代表过来告状,我这钱还是大家凑出来的呢……”

  有些人听了村妇这话,可能觉得是天方夜谭,都什么年代了,随便打打工,一个月不得赚几千块吗,怎么她往市里跑一趟,来回撑死花一百块钱,还要由村民们凑出来?
  这么想的朋友,肯定是没有亲身实地的探访过贫困村与贫困户们的生活环境。如果亲自去贫困村尤其是特困村里走一走看一看,不会觉得这种事怪了。
  李睿听完暗想,老板正想动寒水县长秦思进呢,如果这村妇所言为真的话,倒是提供了一个不错的借口,当然这么想倒也不是腹黑者的阴谋行径,只是恰逢其会,善加利用罢了,真要是腹黑者,如代市长于和平那样的,不等这样一个机会,先寻找秦思进的问题或者给他制造问题了,便道:“这样,我叫一位女同志过来,把你接到里面,你仔仔细细的把事情和她讲一遍,有证据要提供证据,没证据也要尽量提供线索。大婶你放心,我们一定为你主持公道。”

  那村妇本来对他没抱太大希望,毕竟看他年纪轻轻,不像是能管事的大领导,只是存着侥幸心理和他说说,没想到他真管了这个事儿,当下又惊又喜,扑通一下跪在地,要给他磕头。
  这一幕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立时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和门口看门保安的视线。
  李睿吓了一跳,忙扶起那村妇,道:“哎哟,大婶,你这是干什么?用不着这么客气,我们作为党员干部,为群众解决问题与困难是我们应该做的。何况这事有关扶贫,确实正是市委书记的关注范围,我们说什么也要管的。你快起来,别再这样了。”
  日期:2018-01-09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