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5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因为之前的提醒,他并没有把具体的原因给说出来,防止被人知道了消息的来源。
  连续三波的警告,让我们的心情变得无比沉重。
  我们终于体会到了黑手双城不想参与进来的想法,不过时至如今,我们也不可能甩开上面来单干。
  而就在我们对于那两句话捉摸不透、焦头烂额的时候,上面的情报分析智库,终于在繁复纷杂的信息之中,找到了一条线索来。

  长白山。
  目前从种种迹象来看,三十三国王团的目标,应该就是在长白山一带,而早在不久之前,长白山天池寨就已经被攻陷了去,我们已经很久都没有哪里的消息了。
  抵达梁溪的第四日,我们收到通知,请我们赶往长白山会合。
  上面的通知来得非常急促,除了到达徐淡定这边之外,还有一位专职总局副职打到了我这里来,与我解释起了此次行动的必要性。
  有关部门的智库,其实就是民顾委和宗教总局高层智囊,里面的成员不多,但每一个都是足以谋国事的人物,包括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铁齿神算刘,就曾经是其中的一员,所以对于这里面作出来的判定,上面还是给予充分信任的。
  长白山之行的重要意义,在于阻拦,御敌于国门之外。
  从智库的分析来看,这一次三十三国王团来华的主力部队,将从宇宙国越境,然后通过三十四层剑主与白头山的协调,翻越白头山,抵达国内。
  尽管白头山与宇宙国兄弟阋墙,早有不可协调的矛盾,并且对米国一直虎视眈眈,但对于民间之事,又多有纵容。
  特别是这一次三十三国王团是来找我们这边的麻烦,更是白头山乐见其成的。

  虽然当年我们的子弟兵在白头山抛头颅洒热血,这些年又给钱给物,甚至还割肉相帮,但在那些喂不饱的白眼狼心中,都不过是大国斗争的手段而已,他们的心中无限委屈,觉得自己处于大国的狭缝之中,受尽了折磨和悲苦。
  倘若不是伟大英明、宛如太阳的白头山少主在,只怕他们都活不下去了。
  所以对三十三国王团组织力量来华搞事这事儿,白头山是纵容的态度。
  而据种种消息显示,大部队抵近白头山,也就是在这几日了。
  一旦让那帮人越境而过,融入到九州的山山水水之中,那事情可就危险了。
  所以这位副局长的意思,是恳求我们能够拨冗参加,如果能够成功阻拦三十三国王团的侵袭,朝堂对我们的功劳绝对不会忘记的。
  挂了电话之后,我沉思了许久,然后忍不住问道:“虽然不知道三十三国王团到底来多少人,但他们为什么一定要通过这样的手段越境而来呢?再说了,我们的边境线如此辽阔,从哪里来都不是问题,为什么偏偏在长白山?”
  之所以不在电话里面提,是因为那位副局打电话来,是表达一个态度,并没有太多时间跟我解释,而我如果唧唧歪歪,表达疑虑,或许会被认为是消极抵触。
  所以问题自然就落到了徐淡定这边来。
  对于我的疑问,徐淡定解释道:“如果是只有个别人的话,无论是从南疆漫长的雨林,还是从海上偷渡,又或者从西边翻山而来,都远比现在这么有效,不过你别忘了,对方还带着七神计划……”
  七神计划,最早是我们从Kim那里听来,并且传达给中央的。

  对于这件事情,最开始的时候,许多人都并不相信,包括当初来开会的几位大佬,不过当屈胖三将“瘟疫与恐惧之神”弄出来之后,事情就有了变化。
  人们知道,这些看着仿佛是虚影一般的东西,终究还是被实现了。
  随之而来的,是恐惧。
  上面不得不认真对待此事,启动了特别应对的办公室,包括徐淡定也在里面有了新的职务。
  只不过,这些的手段,真的能够有所成效?

  在很久很久以前,大禹集齐天下青铜,定鼎九州,将气运凝聚于一处,就形成了九州的说法,而沿袭到现如今,九州变成了公鸡形状的国土,集齐了十几亿人的意念和精神,就有了气运。
  别看这气运之说好像虚无缥缈,但当初我使用地遁术跨越国境的时候,就硬生生地撞到了界碑石上,撞得鼻青脸肿,差点儿重伤倒地。
  也就是说,国土之说,其实是存在的。
  当初屈胖三之所以能够将“瘟疫与恐惧之神”携带入境,而并没有受到太多的阻拦,是因为那家伙已经被彻底压制,基本上恢复不了实力了,但至于其它的六神,想要入境,就必须做到充足的准备,和必要的仪式。

  这个才是最根本的东西,也唯有这六神入境,方才能够让三十三国王团拥有一战的信心和勇气。
  我们的目标,就是前往长白山,先夺回天池寨,然后以天池寨为基地,布防长白山-白头山沿线,随时准备与敌人交火。
  听到徐淡定的讲述之后,我们并没有立刻成行,而是与返回茅山镇守的杂毛小道取得了联系。
  电话打过去,杂毛小道告诉我们,茅山宗也收到了通知。

  上面来了命令,让茅山派出实力最强的十人前往长白山,尽到自己道教协会会员的职责,如果在两日之内没有抵达的话,后果自负——通知的行文之中,自然没有“后果自负”这么严厉的词语,但话里行间,却处处都透着这么一股意思。
  对于这事儿,茅山刚刚已经开过了长老会,讨论得十分激烈。
  不过有一句话,叫做胳膊拧不过大腿,现如今已经不再是当年封关闭山的年代,如果真的不想被主流社会杯葛的话,茅山在这个时候不但不能够任性,与上面直接对抗,而且还需要勇敢地站出来扛旗。
  内耗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期待的结果,没有一点儿好处。
  所以长老会决定立刻出兵。
  关于人员的选择,杂毛小道这个掌教真人自然是带头大哥,而符钧在会上也是据理力争,没有再留守茅山,也跟随着一起离开。
  负责留守的是萧家小姑和刑堂长老刘学道,而杂毛小道还会带着留守茅山的少年团一起出来。
  所谓的少年团,包括小米儿、朵朵、小妖和包子等人。
  这些人的战力,远不是寻常人所能够比拟的。
  当然,这里面也出现了一些周折,毕竟对于包子,无论是杂毛小道,还是萧家小姑,都是不愿意她去赴险的。
  不过包子自己反而不乐意了,她说小米儿、朵朵和小妖都能够去,为什么她不能?

  她问萧家小姑,说他不是也会来么?我要与他并肩作战。
  那个“他”,指的不是黑手双城,而是曾经的茅山大师兄,包子的亲生父亲。
  日期:2017-06-03 08: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