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256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明月脸不禁红了,他居然会这大方的吃她吃过的东西。温兰和蔡舒雅看着他们笑意吟吟,虽然没有说话,然而脸上的表情,还是让白明月感觉到尴尬。
  温兰笑着问墨子寒:“对了,子寒,我上次跟你说的,你们结婚的日子,有没有想好到订在什么时候?也是时候该着手准备了。”
  她说着,微笑着看了一眼白明月。白明月停下筷子,下意识的说:“妈,我不着急。”
  她摸了摸肚子,不禁蹙了蹙眉。订婚、怀孕、生子,听起来一切都像顺理成彰,然而为什么她总感觉有点仓促,少了点什么呢。还是她想的太多了呢,她转过视线看着墨子寒。
  “妈,就定在五月吧。”墨子寒和她视线一碰,微微有些不悦,他都想早点和她结婚了,她竟然说不着急。这种事情,都是女人着急的多,怎么到他们这里,就倒过来了呢。
  温兰有些惊讶,挑了好几个日子,觉得最合适的日子是七八月,其他月份不过是作为备选,没有想到墨子寒就选了最近的日子。温兰脸上泛起一层笑意,儿子这是着急了吗?
  白明月愣住了,蔡舒雅也有点意外,“会不会太仓促了?”
  现在离五月,只有三个月多月的时间,结婚的话,好像是有点着急了。
  白明月点点头,也这么觉得,墨子寒的手伸过来,与她一握。神情肯定而坚决:“不会,时间刚好。”他瞥了一眼白明月的肚子,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我怕孩子等不了。”
  蔡舒雅:“……”
  这个理由无懈可击,蔡舒雅没再说什么,白明月瞪了他一眼,有些不满。墨子寒看着她,唇边笑意渐深,眼神格外温柔。他现在倒是真觉得,让白明月怀了孩子也没什么不好。

  温兰倒是笑吟吟的附合儿子的话,“子寒考虑的对,早点把婚结了也好,再晚点明月肚子就大了,只怕会不方便,总不能等孩子生下来再结婚吧。”
  于是这顿饭吃着吃着,到最后就谈到了他们的婚事,看温兰和墨子寒的态度,五月份结婚的事情,就这么订了下来,具体订在五月份的哪一天,还要再仔细看看。
  白明月没话说,安静的听着,偶尔发表一下意见。心里倒是没什么感觉,没有很期待,也没有很欢喜。偶尔看看墨子寒,他的反应也很正常,好像谈论的不是婚事而是公事。
  这让白明月更加感觉,她和墨子寒还没结婚呢,怎么就像一起过了多年的老夫老妻,对关于他们的任何事情都没感觉。
  吃完饭,温兰陪着白明月回房间休息,她和白明月自然还有很多话要说。其他事情有佣人收拾,蔡舒雅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去厨房端水果。
  墨子寒心里存着事,便走了过去,“妈,我有话想问你。”

  “哦,好好。”墨子寒改口叫她妈,反而让蔡舒雅觉得更加不自在。
  墨子寒见她端着水果,眉头皱了皱,接过来放到旁边。说道:“家里请了佣人,这些事你就不要做了。”
  白明月一怀孕,墨子寒便在别墅安排了两个佣人。一开始,他要隐瞒腿的事情,所以才不在别墅安排佣人。后来白明月来到他身边,他渐渐习惯了二人世界。
  不喜欢有人打扰,所以一直请的是钟点工打扫卫生,偶尔过来做做饭。如今白明月怀了孕,担心她会太辛苦,墨子寒便安排了两个佣人进来。
  “没事,我闲着也是闲着。”蔡舒雅讪讪一笑,有股湿气窜入眼帘。她知道墨子寒是关心她,不免心头一暖。连忙问他,“对了,你要问我什么?”
  “明月今天去产检,医生说了什么?”墨子寒直接问道,和白明月夫妻这么久,她有意隐瞒,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蔡舒雅微怔,没想到墨子寒竟然看出来了。她想了想,到底担心白明月,没有瞒他,直接告诉他:“医生说,明月有轻微的产前抑郁症,所以她的情绪才会时好时坏。”
  又急急补充了一句,“不过,医生也说了,她这段时间明显有好转的迹象,只要保持心情愉快,不惹她生气,就没什么事了。”
  墨子寒眸光一紧,他垂眸,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好,我知道了。”他缓缓转身,面色凝重。现在,他要好好想想,以后要怎么做,才会让她开心,不让她难过。
  “子寒。”蔡舒雅叫住他,说道:“我知道你忙公司的事情,不过你有时间的话,带着明月出去走走吧。医生也说了,老闷在家里不行的,正常人都会闷出病,更不要说孕妇。”
  墨子寒认真听完,沉沉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想想白明月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他们一起出去走过的日子,屈指可数。这一点,他确实是倏忽了。
  墨子寒回房间,温兰正从他们卧室出来。时间不早了,温兰决定留下来住一晚,蔡舒雅给她收拾好了房间。
  见墨子寒走过来,温兰笑着叮嘱他,“子寒,照顾好明月。我去找亲家母说说话。”
  两人谈到育儿经,正有一堆的话要说。墨子寒难得见母亲这么开心,心里也很高兴。对于明月肚子里的孩子,更是满怀期待。

  他回到房间的时候,白明月正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今天的晚饭吃得很早,外面天还没黑。
  墨子寒不知道她在看什么,走过去抱住她,将她圈在怀里。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看不到什么风景。
  他想了想,说道:“明月,时间还早,我们出去走走吧。”
  白明月安心的靠在他怀里,闻言觉得有点意外,“去哪里?”
  “暂时没想好。”墨子寒半垂眼帘,沉吟片刻,说:“我们开车出去转转,市中心江边的夜景不错。从这里过去,也差不多天黑了。”
  那里,临江建了一个酒店,同时也是休闲会所。以前他和苏哲、上官景辰偶尔会在那里聚聚。不过那时候,苏哲觉得,江边夜景虽好,但一到晚上那里全是情侣。
  美女如云,却都名花有主。让他觉得不爽,因此提出抗议,他和上官景辰倒无所谓。想起从前的事情,墨子寒唇角微弯,露出一丝笑容。
  抬眸望着远方,目光深邃而又悠远。他抱紧了怀里的白明月,那里,确实适合情侣。和相爱的人在一起,漫步江边看夜景,想起听好像很不错。
  “会不会太晚了。”白明月有些迟疑。

  “不会。”墨子寒吻着她的脸颊,“我陪你走走,早点回来就好。”
  “嗯。”白明月轻声应他,不禁露出一丝笑容。
  有他陪着一起,不论去哪里都好。仔细想起来,他们一起去过的地方并不多。墨子寒说他是工作狂也不为过,幸好自己也不是性格很热络的人,不然跟他在一起,早就闷死了。
  “你……”上官景辰眯起眼,正想要说什么。
  江琪都在洗手间躲了半天了,还以为这么久,他人应该走了。没想到一出来又碰到了,还是没能躲得过去。她不禁暗暗叫苦,惊呼一声,转身就往女洗手间跑。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躲什么,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上官景辰一把拽住她,劈头就问:“你躲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