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3223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后,苦大师这才再次将目光放在了孤灯和尚的身上,对着孤灯开口道:“其实这未免也不是一件坏事。”
  “哦?”孤灯和尚诧异的看了苦大师一眼。

  “都这个状况了,大师你现在还如此乐观吗?”
  “这并不是乐观与否的问题。”苦大师回答道。
  “绝世凶星再厉害,我们有紫微大帝,帝星存在于此,又有谁敢造次?”
  孤灯和尚再次看了看我的房间,这才开口道:“苦大师就那么确定帝星能够完全压制得住这颗凶星?”
  “当然。”苦大师回答道。
  “如果连帝王之星都办不到的话,那就没有谁能够办得到了不是吗?”
  孤灯和尚这才微微点了点头,对着苦大师说道:“大师说得有道理,不过……前提是在此之前帝星千万不要出事才对,否则的话……这颗凶星恐怕会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头疼不已啊,不过我算是有些明白为何这会是一颗凶星了,从今天发生的事情就能够看出来,这颗凶星并没有夭折,等待他降临这个世间,恐怕煞气会很严重啊。”
  “这也是没办法避免的事情。”苦大师回答道。
  “到现在张成都还不明白这一点,如果他提前明白的话,恐怕结局也不会是这样的了。不过这样的结局又是谁能够改变的呢?这不是你我能够改变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们也只能在一旁静静的观看,除此之外也别我它法。”
  “大师说得是。”孤灯和尚微微点了点头,同意了苦大师的观点。

  “不过大师,现在的帝王之星……还能算是帝王之星吗?”
  “难道你觉得这还能发生什么改变不成?”
  “贫僧不是这个意思。”孤灯和尚微微低了低头。
  “现在的张成,已经越来越不如从前了。经过今天的这件事情,如果张成变得一蹶不振,这将会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如果帝星失去了原有的帝王气运,那么他的命格再好,恐怕最终的下场都会让人很是唏嘘吧?”
  苦大师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孤灯和尚的这个观点。
  “你说得有道理,现在的张成确实已经产生了很严重的心魔,或者说是又出现了一个心魔。以前的心魔很顽强,不是张成能够清除得了的,就算是身边有天府星贵人,这个心魔也一直存在于张成的内心深处,天府星只能压制,不能消灭。如今旧魔未除,再添新魔,张成的前景堪忧。”苦大师解释道。
  “贫僧也担心这个问题。”孤灯和尚附合道。

  “而且……这位帝星可不是一个顺风顺水的命运,他的敌人很多,现在的张成又成为了如此,恐怕……以后的张成会很危险,能不能坚持到压制凶星的时候,还得看造化。甚至如果张成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即使凶星降临,恐怕他以这个状态也没办法压制得住吧?”
  “这一切,交给天府即可。”苦大师微微扯了扯嘴角。
  “她比我们更加明白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我想她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孤灯和尚愣了愣,随后便轻声笑了起来,开口道:“贫僧倒是将这位贵人给忘记了。”
  苦大师并没有接孤灯和尚的话,而是再次抬起头看着夜空中的那颗星体,也不知道此时的苦大师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苦大师这才缓缓开口道:“这个状况,恐怕是有人欣喜有人忧啊。”
  一旁的孤灯和尚诧异的看了苦大师一眼,疑惑的询问道:“难道还有人为这样的情况欣喜不成?”
  苦大师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孤灯和尚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一副日有所思的表情。
  昆仑山。
  在这个一片白雪皑皑没有人觉得会有人类居住的地方,一个一头长发通体雪白的年轻男人背负着双手望着天空中的某一个方向,脸上带着有趣的表情。
  “还真被我猜中了。”白发男人眯着眼自言自语道。

  随后白发男人便闭上眼睛掐指算了算,随后便睁开了眼睛,似乎做下了什么决定。
  白发男人发现了身后有所异动,转过头看去。
  只见此时的不远处,正有一道人影缓缓的朝着这边移动了过来,看着这道人影的时候,白发男人的眼睛再一次眯了下来,轻声开口道:“这个臭小子。”
  易湿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那道身影,心里有些莫名的激动。
  多少年了?易湿想要回到这里,却始终不敢踏出这一步。
  多年前易湿被面前的这个男人亲手扫地出门,恐怕那时候他对自己已经失望透顶了吧?

  以前的易湿有想过要回来看一看,可惜想着多年前发生的事情,易湿还是阻止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或许他不愿意再见到自己也说不一定。
  现在再次回到这里,看着那道还是散发着熟悉气息的身影,易湿想不激动都难。
  易湿深呼吸了一口气,总算是走到了男人的面前。
  两人碰面,就如同已经认识了几十年的老熟人一般,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丝毫陌生的地方,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易湿便是被面前的这个男人一手带大的。
  “我以为,你会等我死了之后你才会再次回到这里来。”白发男人打量了面前的易湿一眼,缓缓开口道。
  易湿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的白发男人,微微笑了笑回答道:“其实之前我也是这样打算的。”
  白发男人对易湿的回答似乎丝毫不感到意外,他对易湿的性格很是了解,甚至可以说除了易湿自己,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的这个徒儿了。
  “怎么?你不怪我吗?”易湿颇为诧异的看着面前的白发男人。
  “我怪你什么?”白发男人反问道。
  “怪我……当初没有听你的话。”易湿苦笑了一声回答道。

  “怪你这个,有用吗?”白发男人开口道。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觉得我还会去在意一件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我想你应该能够明白,我不是那样的人。”
  易湿缓缓点头,算是同意了白发男人的说法。
  “你现在回来又是什么目的?你的宿命已经被打破了吗?”白发男人再次开口道。
  “这个……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易湿想了想随后便说道。
  “我甚至都不清楚你当初将我给赶走到底是什么样的目的,这浑浑噩噩几十年过来,我才明白你这是为我好。”
  “别这么说。”白发男人摆了摆手。

  “当时将你从这里给赶出去,我心里确实是觉得你很不争气,我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你却给我交上来这样的一副答卷,所以我才会将你给赶出去。”
  易湿苦笑了一番,耸了耸肩开口道:“反正你救了我的命,这一点我还是非常清楚的。”
  “那你是什么时候才清楚的?”白发男人询问道。
  “这个……前不久吧。”易湿回答道。
  “在师兄出来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你的苦心。”
  “那你还说你非常清楚?”白发男人瞥了易湿一眼。
  “……”
  易湿嘴巴微微张了张,还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白发男人的这句话了。

  “其实……其实我之前并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情。”易湿想了想,再次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