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224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用八个字就可以代表,调虎离山,分而化之!
  怎么个玩法呢?先简单的化妆一下,反正弄倒让人认不出来就行,然后找到快刀老六,以黑皮老六的推断,城东和城西打这么久了,也不可能巡逻的时候带多少多少人,人总得休息的嘛!最大的可能就是轮班,而城西的实力就在那摆着,可以推断出,快刀老六的身边,不会超过二十个人。

  然后将兄弟五个分成四批,王朗第一个发难,一刀砍翻一个,回头就跑,一跑肯定会有部分混子追上去,王朗别跑的太快,但也别跑的太慢,跑快了,对方追不到了就会算了,搞不好会回去,跑慢了会被追上,总之,将去追的那些混子拖着就行,拖上十几分钟就可以了,直接将他们甩了,回楚家洗干净等着。
  而且王朗砍翻的那个,也得送医院,起码一个人送去,这样差不多就能令快刀老六的手下,去掉一半了。
  然后就是许端午,一样的办法,估计又能将快刀老六身边剩下的人去掉一半,这样一算,应该不会超过五个了。
  最后是金牙旭,能引走两个就行,但金牙旭不用跑太远,带到暗处给干翻了就行,然后回头支援黑皮老六和王建军。

  为什么不用王建军呢?王建军能打啊!快刀老六不是个好对付的人,第一次引人追,他应该不会怀疑,第二次,或许也不会怀疑,可第三次一定会起疑心,身边必定会留下两到三个混子,王建军要在最短的时间,将这两三个混子给放倒。
  黑皮老六干什么呢?当然是对付快刀老六,到底哪个老六更牛逼一点,今夜就见分晓。
  兄弟几个又分析了一遍,确认可行之后,就开始行动了,几人也没化妆的经验,直接将衣服反穿了,脸上抹了锅灰,一个个都抹得跟鬼样,就露两只眼睛在外面眨巴眨巴的,又是晚上,别说外人了,兄弟五个自己都不一定认得出来。而黑皮老六则还拿了个麻袋,将刀子插在腰间,麻袋却抓在手上。
  到了城西,兄弟五个贴着墙边溜,尽量不暴露行踪,很快,就发现了正在城西大街上巡逻的快刀老六,一看人数,黑皮老六顿时就乐了,只有十六七个,这就更好对付了。
  然后就按计划行事,王朗先绕了过去,到了近前,陡然从墙角处蹿了出去,一刀将一个毫无防备的混子砍翻在地,二话不说,转头就跑。
  那个混子惨叫声一起,其余的混子就冲着王朗追了上去,一个个一边追一边骂,王朗根本不理他们,带着他们一路跑往了城南,城南巷子最多,好躲藏,而且从城西到城东,中间个了条中街,中街人多,容易被发现,又不想往城北跑,城北是自己兄弟的地盘啊,万一引火烧身怎么办,所以王朗直接往城南溜去了。
  有八、九个混子嗷嗷叫着就追王朗去了,快刀老六也没多想,他们最近和城东开战,被偷袭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同样的道理,他们的人也经常这样偷袭城东的,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当下快刀老六就让一个混子将那个被砍翻在地的送去了医院,这样一来,身边就剩六个了,实际上,兄弟四个完全上去硬干了,可黑皮老六还是让许端午去再引几个离开。
  许端午一点头,趁着几人正在骂着大街,没人注意的时候,也绕到了他们后面,从暗处蹿了出去,一刀又砍翻了一个,同样掉头就跑,立马有三个追许端午去了,许端午则跑向了城北,为什么呢?王朗去了城南了,免得再跑一起去,而且一个去了城南,一个去了城北,事后就算朱思雨想把火烧到城北去,也没理由,你说是城北的,那第一个跑去城南的又怎么解释?

  快刀老六气的跳脚大骂,莫名其妙被砍了两手下,他火都已经顶到脑门上去了,可又无可奈何,双方交战不就这样嘛!你有能你砍去,当下无奈,只好又让一个手下送被砍倒的那家伙去了医院。
  而他的身边,则仅仅还剩下一个混子了。
  黑皮老六立即将计划做出了改变,金牙旭没必要上了,让王建军和金牙旭绕到后面去,然后一起出手,这次不跑了,就跟他们硬干,而他自己则还拿着麻袋蹲在暗处,一动不动。
  王建军和金牙旭悄悄绕到了快刀老六后面,一起蹿了出去,而这一次,快刀老六果然有了防备,两人刚一蹿出来,快刀老六立即听到了东京,一转身,刀已经抽在了手里,上去就和金牙旭干上了,而另外一个混子也迎上了王建军。

  可快刀老六却不知道,他这一转身,就等于将自己的背后卖给了黑皮老六。
  黑皮老六就等着他转身的,他这空门一路,立即从暗处悄悄蹿了出去,像一头敏捷的黑豹,连一点声音也不带起,到了近前,手中麻袋从后面一套,一下就套在了快刀老六的头上。
  就在黑皮老六用麻袋套住快刀老六的同时,王建军也将那个混子打昏过去了,普通的混子在王建军手下,根本就走不过一个回合。那个混子一倒下,王建军就蹿向了被套在麻袋中的快刀老六,兄弟三个几乎同时打中了快刀老六的脑袋,快刀老六闷哼一声,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三下五除二,事情就解决了!

  怎么这么容易得手呢?其实也是快刀老六大意了,城东和城西僵持这么多天了,每天夜间的巡逻,大部分都是例行公事,互相偷袭,也都是挑落单的下手,自己带着十六七个混子,有什么好怕的呢!他就没想到,这次就是针对他来的。
  既然已经搞定了,那就好办了,三人将那混子丢在一边,将快刀老六连人带麻袋抬到了一个巷子里,扎好麻袋口,一阵拳打脚踢,可怜快刀老六也是一把好手,一对一的话,也许只有王建军能稳赢他,其余兄弟几个输赢都是未知数,如今却莫名其妙被打了闷棍,连对方是谁都没砍清楚,就被套起来打了一顿,都是拳脚,受伤倒是不重,这个气憋的却是不轻。
  踢打了一阵之后,兄弟三个直接蹿了,也不管快刀老六了,反正城西的人会找到他的。
  兄弟三个依旧一路贴着墙根溜,回到楚家的时候,王朗都洗好澡了,而许端午也在浴室里了。
  兄弟五个洗了澡,换上干净衣服,自从琴姐搬到楚家之后,兄弟几个干净多了,起码衣服有人洗了,一切收拾利索之后,兄弟五个嘻嘻哈哈的回到了医院。
  一回到医院,楚震东根本没睡,正等着他们呢,许端午将事情经过一说,楚震东顿时就乐了,又对兄弟五个一挥手道:“再去一趟中街,吃饭喝酒还是打架都行,总之,要让中街的人看见你们干干净净的出现在中街。”
  到了这个时候,许端午基本上已经明白楚震东的意思了,这分明是栽赃嫁祸,城东和城西闹的正凶,快刀老六被打了闷棍,第一个会想到的,肯定就是城东的人,而这个时候,城东也不会解释,这个锅就算背定了。
  只是许端午有点想不明白,既然有城东背锅,为什么不借这个机会将快刀老六废了呢?这样双方的仇岂不是结的更大?但楚震东没说为什么,许端午也就没问,当下就带着兄弟几个去了中街。
  来干什么的?就是生事的,在泽城别的也许不怎么好办,想生事太简单了,兄弟几个挑了家人多的饭馆进去了,没一会,王朗已经打了两个混子,打第一个的理由是对方喝酒时吹牛逼,第二个实在找不出理由了,干脆就说看对方不顺眼。
  打了两个小混子之后,目的也达成了,兄弟几个吃喝完就回去了,楚震东笑的更开心了,交代许端午第二天照旧在城北放贷,一切都和平常一样,装什么都不知道的,随即让兄弟几个回家休息去了。
  而快刀老六被手下在小巷子里找到,从麻袋里放出来后,就像疯了一样,连身上的伤都不顾,带着人直接就奔城东去了,刚到城东,就和城东的混子碰上了,打了几个城东的混子,又被赵爬犁带人赶出了城东,赵爬犁为了报复,又带人袭击了在中街的快刀老五,反正这一夜,城东和城西,乒乒乓乓打的好不热闹。
  到了第二天,由于在昨夜的械斗之中,双方都伤了不少人,怨气更大,战斗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还升级了,城东的斧头张、赵爬犁都出动了,带着手下的混子们直接闯进了城西的地盘,见到混子就打,而城西的快刀老五和快刀老六也不甘示弱,一面迎击,一面则派人偷袭了城东的赌场。
  两帮人马,从天亮就开始你来我往的缠斗,中午饭后又接着打,一直打到了天都黑了,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
  而这个时候,楚震东却悄悄的溜出了医院,他策划这一切,只有一个目的,这个目的,很快就可以实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