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223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09 11:43:00
  第199章:广散钱财
  这句话一出口,黑皮老六就嘿嘿笑了两声,而且哥几个的目光,也同时看向了黑皮老六,打闷棍这玩意,哥几个之中没有人比他还在行的。
  黑皮老六从刚进入青春期,就十分具备打闷棍的潜质!

  上学的时候,他家里穷,家中兄弟姐妹又多,衣服总是很破旧,有些衣服,甚至是捡姐姐们换下来的,所以总是会遭到一些同学的嘲讽,而黑皮老六个性又闷,也因为家里穷,性格有点自卑,遭受到嘲笑时,总是默默低头走开,这样一来,那些孩子都以为他好欺负,就更加的变本加厉起来。
  欺负人会形成惯性,并且很容易会升级成暴力行为!
  终于,有一次几个孩子开始动手了,黑皮老六当时没还手,等放学后,在书包里装了块板砖,悄悄的跟在那个孩子头的身后,等那孩子拐进往自家去的巷子里时,他从后面一书包轮到了那孩子的头上。
  书包里装着板砖呢!那孩子直接就昏死了过去,他将那孩子踢了个半死,没事人一样离开了。
  整个过程,没人发现,谁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但这事可没这么结束,从那天开始,每一个当天对他动手的孩子,一个接一个被他打了闷棍,每一个都躺了半个多月才能下床,从那之后,就再也没人敢欺负他了,因为欺负他的人,要不了多久就会请假的请假,退学的退学,被打成那样了,不请假还能怎么的,何况那时候大家根本不注重文化教育,认为上学没什么用,往往都是上完小学就不读了,所以一被打惨了,就干脆不读了,一直到85年往后,当地文化宣传多了起来,这种观念才得以改变。

  后来他又认识了楚震东,楚震东和王朗从来在学校都是横着走的,就更没有敢惹他了。有一次楚震东偷了表大爷十块钱,兄弟三个喝酒,黑皮老六才将这事说出来,王朗当时就说了一句:“操!你以后别叫黑皮了,给你改个外号,叫闷黑子吧!”
  这些年下来了,黑皮老六也从当初的毛头小子成了热血青年,可一提到打闷棍,他就忍不住想乐,在这个领域里,他要说第二,哥几个没人敢称第一。
  而楚震东则是十分善于用人的人,交代了明天晚上要打闷棍之后,立即就对黑皮老六说道:“老六,这事你琢磨一下,对象不是快刀老五,就是快刀老六,不能弄死了,重伤就好,另外,有个前提,一定不能让对方知道是我们干的。”
  楚震东一说完,黑皮老六就又嘿嘿一笑道:“简单!”
  随后楚震东又和许端午商议了一会,商议什么呢?怎么招人!这可是目前的重中之重,城北拿下来了,可手下就那么三四十个,由于刚和城北的混子发生过械斗,原先城北的混子都不肯跟他们,这点人手,是守不住城北的,王波就是因为手下人少,才被楚震东抢了地盘。
  现在城东和城西正打着,无暇顾及他,一旦分出个胜负来,不管是谁赢了,都一定会将目光转移到城北这块肥肉上来,虽然码头宋会帮自己,也不能一直指望着别人,要想不被别的势力吞了,就一定得扩大自己的势力,在道上混,从来都是谁的拳头硬,谁的嗓门才大。
  两人商量了很久,也没琢磨出好办法,其时泽城的地下势力,基本上已经划分完毕了,街面上的混子,大部分都有了归属,他们去挖谁的人,都会让各自的老大更早的对付他们,城北的混子又不肯跟他们玩,这确实是个难题。

  要依王朗,就是逮到城北的混子一个一个打,打到服了为止,楚震东没同意,他深切的明白,有很多事情,并不是单凭拳头就能解决的,这样的办法,就算一时可以聚集一部分人手,可根本上不了战场,一旦和别的势力开打,这些人肯定掉头就跑,不但一点忙帮不上,还会乱了军心。
  许端午的建议是以利诱之,学习红桃k,按月发钱,这点确实可行,利益永远是具有相当大的诱惑力的,但有一点,这样的话,必须要有大量的收入来维持,像红桃K,就有赌场以及各种产业,而兄弟几个则还什么都没有,份子钱根本就不够维持的,坐吃山空的话,从癞皮老李那讹来的一笔钱,很快就会被耗光。
  所以楚震东认为这条路可行,但还不是时候,得等到癞皮老李进了套,才能实行。
  这样就又陷入了僵局,最后楚震东也烦躁了,让兄弟几个先回城北了,先将王波的据点整理一下,以后就用那里作为自己兄弟的据点。
  到了晚上,许端午又到了医院,说癞皮老李下午将钱送到了码头,他带王建军去拿了,码头宋的六万还了,琴姐死活不肯要,最后许端午硬塞给了她五千,剩下的已经存到合作社了。另外,城北街面上这个月的份子钱,都收了上来,除了分配给兄弟们的,还剩下不到一万块钱。
  这个数字吓了楚震东一跳,城东一个小菜场,一天还三百来块呢!一个月下来也小两万,整个城北多大,却只收了这么点,这样下去可不行,当下就眉头一皱道:“怎么会这么少?”
  许端午苦笑道:“城北在王波的手下,一直都没什么发展,商铺相对都集中在靠近城东的那条街道上,就这还是沾了城东的光,
  而王波搜刮的钱财,大部分都进了自己的腰包,跟随他的混子也没什么钱,百姓也都是穷人居多,所以根本没多少油水,也正因为穷人多,王波的高利贷才放的出去,不然谁去借那个催命钱!”
  他这一说,楚震东立即眼睛一亮,立即一拍大腿道:“有了!你回去,将这个月所有收上来的分子钱,全部分给兄弟们,让他们尽量在城北的饭馆、溜冰场、台球室等地方,多多宣扬,就说我们收上来的份子钱,都是手下兄弟们平分的!”
  “另外,咱们合作社不是有钱了吗?咱们也放贷,但一分利息不要,谁敢开商铺,咱们就借,而且各方面给予支持,到时候还我们本金就行,另外,凡是新开的商铺,三个月不收份子钱。”
  许端午一愣道:“你想干啥?这点钱可架不住这样折腾!”
  楚震东哈哈笑道:“放心吧!我们很快就会有更多的钱的,听我的没错,就这么去办。”

  许端午虽然心中疑惑,但楚震东说的如此斩钉截铁,也就没多问,当下就回去照吩咐操办了。
  第二天一大早,整个城北的大街小巷,都贴满了大字报,到处都是宣扬借钱不要利息的事情,许端午本来成绩就好,大字报写的也不错,还真有人动心的,上门一问,确实结款不需要利息,但一定要是开商铺的,当天就有五六个胆大的,每人借走了两三千。
  别小看两三千,那个时候,开个小商铺,本金实际上也要不了多一点,自己家多少也有点积蓄,有这两三千加上自己家那点积蓄,一个商铺就开起来了。
  而他们那些手下,也在拿了钱之后大吃大喝,四处宣扬,说楚震东将分子钱都分给了兄弟们,自己兄弟六个一分没留,城北原先和楚震东等人械斗过的混子虽然都没说什么,可一些年轻的小混子却已经开始向楚震东的手下兄弟们靠拢了。
  转眼间一天又过去了,兄弟几个早早就聚集在了医院,赵大宝在天黑之前,前来汇报了快刀兄弟的行踪,以前快刀兄弟都是在朱思雨家,但最近城东和城西开战,快刀老五则带着一帮兄弟在中街,防止城东的抢中街的地盘,快刀老六带一帮人在城西四处巡逻,看见城东的就打。

  赵大宝说了情况之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他的情报网在两天之内,已经发展到了六个人之多。
  而黑皮老六的眉头则锁了起来,打闷棍,顾名思义,就是趁人不备偷袭的行为,可现在快刀老五身边带了一帮人,快刀老六也带着一帮人,这个闷棍的难度,可就提升了。
  但没一会,黑皮老六的眉头就又舒展开了,嘿嘿一笑道:“我觉得,快刀老六要好整点!”
  他这一说话,楚震东就乐了,对兄弟几个一挥手道:“去吧!今天晚上,你们都听老六的,他让怎么整,就怎么整,记住了,千万不要让快刀老六知道是我们!”
  黑皮老六一点头,兄弟五个转身出了医院,一路向城西而去,路上黑皮老六就将怎么个玩法,全都交代清楚了,王朗一听就笑骂道:“操!这种鬼点子你也想得出来,依我说,你干脆改行吧!专门替人打闷棍报仇,生意一定好!”
  许端午听完之后一琢磨,也笑了起来,黑皮老六这家伙,真的是天生打闷棍的好料,计划不是太复杂,但在目前泽城的情况下,却一定可以行得通。
  日期:2017-02-09 11:44:00
  第200章:栽脏嫁祸
  黑皮老六的计划是什么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