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8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春藥吧?”苏伟原本担心田莎莎接受不了,因此就没直接说出来,听到田莎莎浑然不在意地说出来,他好不尴尬。
  “嗯,只是药量下得多了一些,所以让他精神恍惚,不过没有生命危险。”
  “好小子,厉害!”田莎莎鼓励似地拍了拍苏伟的肩。
  看见这两人交谈甚欢,张清扬终于放了心,贺楚涵拿着酒杯轻轻碰了他一下,问道:“你和李静秋是怎么回事?”
  “大学同学而已,呵呵……”
  “我刚才可是听说她以前追过你?”贺楚涵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射在张清扬的身上。
  “呃,算是吧,不过我们很清白,上学的时候我很单纯,是处男呢。”张清扬一本正经地说。

  “处男?我可是听梦婷说你们高中毕业的时候就……只不过那时候你不行!”贺楚涵挖苦道。
  张清扬脸不由得红了,真没想到刘梦婷什么时候把十几年前的丢人事告诉了她。不过张清扬脸皮厚得很,笑了笑,轻声道:“楚涵,晚上要我陪不?”
  贺楚涵脸色一红,这几天和田莎莎住在一起,说不想张清扬是假的。本来那种需求也没这么强烈,可是一经张清扬发掘,晚上就会想到那事。她轻轻点了下头,说:“等莎莎走了吧。”
  张清扬一脸得逞的笑容,趁人不住意,伸手在她的脸上摸了一把。

  “讨厌!”又羞又怒的贺楚涵吓得跑开了。
  第二天一早,所有娱乐媒体的头条全部报道了绿升集团少总蒋风的光荣事迹,而且还配上了图片。当时更有在场的人拍下了视频,会演结束以后就发布到了网上。
  一夜之间,京城商界四少之一的蒋风就成为了名人,他在各网站的搜索量排到了第一位。
  “我草!”病床上的蒋风发狂似地把桌前的报纸、杂纸扔向空中,拿起笔记本就砸在了墙上,既使这样也无法发泄劲心中的愤怒。一想到昨天自己的表演,蒋风死的心思都有了,据说这件事让绿升集团的名誉受损不少,股票也连续下降。更严重的是,几个绿升集团正在与政府谈判的项目受到了重创,看样子是没什么结果了。
  事后,医院已经查出来他是被人下了春藥,得知这一消息后,清醒过来的蒋风马上安排人去龙凤酒店调查。但是苏伟做事很干净,他什么也没查出来。再说蒋风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件事是苏伟做的。如果要猜,他也猜是田莎莎的男朋友,可是他昨天分明看到莎莎的男友坐在那里没动地方,他没有机会做小动作。在说蒋风只以为他是普通的科员,怎么会有机会和胆量做这种事?另外,蒋风昨天在现场也碰到了不少生意场上的对手,喝了不少酒,谁知道是哪杯酒里下了药?也许是生意对手要搞自己也说不定。

  “风儿,你别这样,事情不怪你……”蒋风的母亲推门进来,一看到儿子那脸满的伤疤,以及高高吊在胸前的左臂,就忍不住落泪。
  “妈,你别管了,我一定要杀了那个人!”蒋风愤怒地喊道:“李静秋,田莎莎,要不是你们两个逼我,我也不会那样!”
  “风儿,你听妈的话,别去找她们。昨天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点,并不怪人家。现在家里的麻烦事够多了,你要是沉不住气,那对我们来说又是一次打击!”
  蒋风当然明白老妈说得对,便点点头,说:“妈,我有分寸,你放心吧。”

  “咚咚……”响起了敲门声。
  蒋风说了声请进,只见刘志发手捧鲜花走进来。
  “小风,发什么火啊!”刘志发笑道。
  “发哥,他妈的这辈子也没丢这么大的人,你说我还哪有脸在京城混啊!”蒋风摇头苦笑,他已经不知道如何表现心中的愤怒。
  “志发来了,你劝劝风儿,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蒋母起身让坐。
  “阿姨您慢走啊,放心吧,我们都知道事情的真相,没人瞧不起小风。昔日的那些朋友都会来看望的。”刘志发客气地说。
  等蒋母走后,蒋风拉着刘志发问道:“发哥,你说这件事怎么搞?”

  “先消停一下吧,过几天你在新浪发表篇博客,实话实说就行,我想大众会明白的。”
  “唉!”蒋风痛苦地摇摇头,原本昨天还想问问刘志发认不认识站在苏伟边上的那个人,可是现在满脑子全是自己的事,哪还有心思管那一岔。再说他也不知道张清扬叫什么名子。如果知道和田莎莎在一起的人是传说中的张清扬,估计他以后也不敢犯下那么大的错误。
  这还要感谢张清扬在京城十分低调,不是内部人员并不知道这位大名鼎鼎的太子长什么样。更何况蒋风更不会想到莎莎的所谓男友有这么大的背景。
  “小风,你认识张清扬吗?没和他结下什么梁子吧?”刘志发问道。他怀疑这件事和张清扬有关系。因为他一直记得昨天苏伟和张清扬偷偷说话的情景。
  “我不认识,更不可能得罪他,连他长什么样都不清楚!”蒋风笑道,“发哥,你不会是在那小子手上吃了亏,就觉得所有事情都是他做的吧?”
  “呃……不是,呵呵……”刘志发尴尬的脸红,一时间也没深说下去。
  如果他现在告诉蒋风站在苏伟边上的那个人是张清扬,一切疑问也就解开了。蒋风马上会明白昨天的事情是张清扬和苏伟搞的。可是阴差阳错两人心中各有事,都没把话讲清楚,也就让这个不是疑问的疑问延续了下去。

  下班后,张清扬把车开到新辽宾馆。据说这里是辽河商人在京城建设的,因此也就成为了辽河驻京办接待上级官员的专用宾馆。张清扬直接坐电梯到顶楼的一号房间,轻轻敲响了房门。
  良久,就听里面传出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随后门就打开,首先飘出了一阵香气。只见郝楠楠披着宽大的浴巾,俏脸微红地站在门口,头发湿湿地还裹着毛巾,流下的水滴让这幅出浴图更加妩媚起来。
  “呃……楠姐,我……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张清扬有些尴尬地说道,从她那随意包在身上的浴巾就可以看出来,她是在慌乱间披上的,应该刚刚洗完澡,还没来得及吹干头风和换衣服。
  与张清扬的不好意思相比,郝楠楠就大度多了,笑道:“怎么了,张大司长纵横情场无往不胜,还怕我这一个半老徐年吃了你?”
  张清扬更加脸红了,嘿嘿笑着走进室内,说:“你还真说对了,我还真不怕那帮小姑娘,就是怕你这个成熟的大美女!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能不怕吗?”
  听到张清扬调侃自己,郝楠楠的脸也红了,其中的性暗示正中下怀,令她的身体微颤,张清扬装作什么也没看到似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楠姐,你……你先忙你的……呃,我坐一会儿,不用你招待。”

  郝楠楠明白张清扬的意思是指让她穿好衣服,收拾利索以后两人再谈话。但是郝楠楠偏生动了顽皮的心思,有意调逗一下张清扬,似乎没听懂他这话的含意,委身坐在他的身边,说:“我没什么可忙的,要不你帮我把头发吹干?”
  日期:2017-01-15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