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1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改革开放之后,地方经济迅猛发展的同时,多样化的生活方式涌入,物质极度丰富带来的是世界观价值观的改变。停滞不前甚至无法保持的教育体制,在培养出大量精英的同时,也疏于对大部分学生的思想方面的教导。
  之于部队,导致的是新兵是一年比一年思想复杂,一年比一年难带。甚至频繁出现班长说不过新兵的情况。部队得跟上社会发展,各个方面。单就带新兵来说,依靠上级的天然威严来让新兵服气,越来越普遍。这是一个很严重的现象,因为说明带兵骨干,你无法用你的能力压制新兵,让他们心服口服。
  往前发展,是干群关系的变化。任何一名部队首长都绝对不会忽略干群关系。干群关系影响的是部队的稳定,从而影响到的是部队的战斗力。
  107团新兵营的生活,新老之间的暗中斗争,这才刚刚开始。考验的不单单是交战双方,还有作为首长的李牧、温朝阳等领导干部。
  注:五千字大章,绝对够分量。啾啾终于盟主了,苦尽甘来啊!好,悬崖哥也到起点来了,出手就是五万起点币,这个兵,是有钱途的。
  刘贵松绝对是偷奸耍滑的代表,这一点和石磊一模一样。
  新兵时代的石磊,简直是班长们重点关注的对象。关键在于,班长们却反而很喜欢这样的兵。因为石磊拎得清楚,该顶起来的时候绝对不掉链子,训练搞得上去,平时偷个懒什么的,班长也就是呵斥一句,绝对的不会往心里去。

  这就是区别。
  部队是尊崇强者的地方。
  比如刘贵松,他的军姿是七班里最好的,尽管他的身材是最矮小的。关键的关键是,他的五公里成绩排在新兵连前三!
  什么叫做扬眉吐气?

  班上有个新兵的五公里排在连队前三,这就是扬眉吐气!
  瞧不上刘贵松的人,在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五公里之后,就再也不敢小看这位在他们眼中是侏儒的矮个子了。
  轻装五公里十八分钟!
  别忘了,这是新兵连!
  因此,刘贵松有偷懒的资本,因为他让集体有光,让班长脸上有光。谁有本事让班长脸上有光,能给集体争取到荣誉,你甚至可以抽烟。

  装晕这种事情,刘贵松也是心有余悸,思想上面稍微的那么一放松,就做出来了。好在七班长沈明没有发现,不然就算是再尖子,也要挨一顿批。
  新兵训练第七天,同样的早上,照样的是先定半个小时军姿,雷打不动。刮风下雨那就改在室内。可以同时容纳五架直升机的飞机库完全可以把整个新兵营给装进去,场地要多大那是就有多大。
  才十几分钟,刘贵松就感觉到有些头重脚轻的,两个小腿更是疼得厉害。他咬牙坚持着。上次是装晕,这次就算是真的晕了,也会挨骂。坚持坚持再坚持,刘贵松给自己打着气。
  像没了骨头一样,刘贵松果然的瘫痪似的倒了下去。

  七班长沈明皱眉看着倒在地上的刘贵松,第一反应是上前去扶,但是身边的新兵比他动作快,马上就扶着了刘贵松,没有让他完全的倒下。
  扶着刘贵松的新兵既害怕又紧张地抬头看着沈明:“班长……”
  李嘉图个子高,排在了队头,他忍不住扭头去看。到了部队才知道老乡的金贵,太金贵了。放眼望去五湖四海的人都有,老乡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因为说同一种方言。
  “刘贵松,别装了,赶紧起来!”沈明很不高兴,他喜欢这个兵,因为他开朗,五公里跑得快。新兵们,这个时候的新兵们脸上是没什么笑容的,但这个刘贵松不同,心大得很,没心没肺的。
  就是这小子装晕这一点,实在操蛋。
  刘贵松没反应,沈明就有点来气了,就准备开骂。

  扶着刘贵松的新兵吞吞吐吐地说,“班,班长,他好像是真的昏迷了。”
  一听这话,沈明顿时就紧张起来,急忙过去扶着刘贵松探了探他的鼻息,很轻缓,但是双目紧闭,是真的昏迷了。
  边上两个班的班长也急忙跑过来。
  “送医疗室!”沈明当机立断,和另外一名班长把刘贵松架起来就往医疗点那边跑。

  另外一名班长就急忙稳住三个班的新兵,集中起来管理。必须要稳住,否则很容易造成大范围的影响。
  五班那边,杨青松看得目瞪口呆,喃喃说了一句:“这家伙,又来?”
  谁都以为刘贵松是装的,但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真的昏迷了。
  沈明吓坏了,刘贵松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这个班长是逃不掉干系的。再者,他很喜欢这个兵,憨憨的,干活是绝对的很给力,五公里跑得又快,带好了绝对是个好苗子。
  李牧闻讯赶到的时候,刘贵松已经被送到了医务室那边。实际上就是107团的卫生队,一个有着好几位资历很深的内外科医生的高水平医疗队,李牧更喜欢叫医疗队。
  屋里暖气开得足足的,整个营区也只有医疗队和一些必须要保持常温的房间才有暖气。其他的,包括团首长的房间,也是没有暖气的。毕竟这里是长江以南地区,按照供暖的分化线,是不会集**暖的。
  医生马上把葡萄糖给刘贵松挂了起来,另外有军队医学院的实习生把他的鞋子脱了,感觉不对劲,便撩起他的裤管,一下子就惊呆了,抬头看着军医。
  李牧也皱起眉头来,沈明更是瞪大了眼睛心中涌起浓浓的愧疚。
  刘贵松的两条小腿浮肿得不像样,根本就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军医伸手去摁了一下,就像是摁在橡皮泥上面一样,摁一下一个坑摁一下一个坑,一点弹性都没有。
  军医没有犹豫,脱掉他的袜子,顿时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两只脚也浮肿得不像样,并且有些部位有溃烂的迹象,否则不会这么臭。

  李牧扫了一眼,问,“谁的兵?”
  沈明急忙站好回答:“报告!是我班上的新兵!”
  微微点了点头,李牧说,“你先回去训练吧。”
  “副团长……”
  李牧身边的李啾啾说,“先回去训练,听不见话?”
  “是!”
  沈明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
  “副团长,没什么大问题,这是典型的新兵腿,加上长时间高强度训练,精神状态不好。嗯,这周已经出现了五个例子,我建议,如果要维持现在的高强度训练,要在伙食上面想想办法。”军医语气很平缓地说道。
  李牧微微点头,“辛苦医疗队的同志了。”
  笑了笑,军医继续忙活了。
  李牧和李啾啾走出去,便看见徐战大步走过来,还没停下就问,“情况怎么样?”
  “过度劳累,新兵腿,没什么问题。”敬礼之后,李啾啾回答,随即说,“团长,副团长,我先去了。”
  知道徐战有话要对李牧说,李啾啾知趣地离开。
  李牧和徐战一边慢慢走着一边说话,训练场上的带训班长们都用余光跟踪着他们,生怕一个不注意团首长就杀过来抽检。

  “小李,新兵营的训练强度,我看是不是往下降降。这才几天,倒了几个了。”徐战说。
  日期:2017-01-15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