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48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已经很久没有人送自己这么贵重的礼物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应该是到省里当政协秘书长以后吧,渐渐的连外界的诸多交往都少了,除了每年开政协会议的时候,自己这里的电话突然一下子多起来,拜访的人也多了不少,可是送礼物的人却是越来越少了,尤其是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好像退位以后还是头一回吧。
  顾国海虽然年纪大了些,头脑却并没有糊涂,他知道天上不会有平白无故掉下馅饼来,他冲着朱副主席笑了一下,把朱副主席递过来的首饰盒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一角,等着朱副主席把想要说的话给说出来。
  朱副主席于是把最近一段时间,自己家里因为拆迁遇到的一些状况向顾国海详细叙述了一遍后,一副委屈至极的口气对顾国海说,老领导啊,我这才退休一年多,这帮浦和区的领导干部就开始狗眼看人低了,我这心里实在是有些堵的慌,老百姓遇到拆迁的时候,还可以讲讲价钱,怎么我们家跟拆迁办讨价还价,就用这样的损招数来对付我们,老领导您在省里人脉广一些,可一定要帮我们家主持公道啊。

  顾国海听说了事情的大概后,笑呵呵的说,你这个老朱啊,就是财迷心窍,既然拆迁办的最高补贴标准已经给你开到了一万块一平方,你家里那么大的面积也能拆不少钱呢,又何苦要在这各方面跟这帮小辈治气呢?
  朱副主席无奈的笑笑说,老领导,我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您是在市里当过市委书记的,底下的一些情况,想必你也有所了解,现在的基层政府拆迁那是无所不用其极,这报纸上,新闻上,还有网络媒体上都报道过十八回了,基层政府的那帮官员是闻所未闻啊,依旧是想要怎么干就怎么敢,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嘴脸,要是我这样的人都不主动起来反抗的话,只怕这帮家伙更加要目中无人了。
  顾国海用眼角瞟了一眼装首饰的盒子,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冲着朱副主席说,按理说,这些事情都算不得什么上纲上线的大事,不过是因为拆迁问题跟地方政府之间有些冲突嘛,普安市的马成龙副市长一向对我还算是恭敬,我等会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出面帮忙处理一下这件事,想必浦和区的领导应该会给马副市长几分面子吧。
  朱副主席听顾国海说要把这件事交给马成龙处理,赶紧摇头说,顾书记,我之前已经麻烦过马副市长了,他也是束手无策啊,他说这个事情地方政府作出的决定,自己也不好让人改变,否则的话,我又怎么会大老远的过来麻烦老领导您呢?
  顾国海听了这话,没有不由问问皱起,心说,浦和区的一把手到底是什么货色,居然连市里分管城建的副市长都不放在眼里?
  顾国海首先联想到的是,只怕此人是个有些背景的人,否则的话,必定没有这么大的胆量。

  顾国海稍稍思忖了片刻后,对朱副主席说,既然马副市长的马力不够,一会我亲自给普安市的市委书记唐小平打个电话,让他出面协调一下这件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相信唐小平这点老面子还是要给我的。
  顾国海话刚说完,朱副主席又连连摆手说,老领导,这电话还是别打了,就在昨天,当着唐书记的面,浦和区的那位秦书记跟我差点要动起手来,不管我说什么,他是寸步不让啊,把唐书记气的满脸通红,听唐书记说话那口气,好像对那位秦书记还比较器重,想要他站在我这边说句话,只怕很难哪。
  顾国海听着朱副主席做一个秦书记,右一个秦书记,心里不由冒出了一个人的名字,他有些拿不定的表情问道,老朱啊,你说的那个浦和区的区委书记是不是叫秦书凯啊?
  朱副主席立即用一副诧异的眼神盯着顾国海,那意思好像是在问道,怎么?老领导您也认识那家伙?
  顾国海心里立即明白过来,今天这金链条只怕是跟自己无缘了,自己跟秦书凯打过多少次交道,记不得有哪次是占了上风的,这秦书凯就像是他命中注定的克星,只要是跟他狭路相逢了,自己准没有好果子吃。
  顾国海瞧着桌上的首饰盒,心里感觉有些可惜,却也只能轻轻的摇头说,老朱啊,你怎么会得罪这个瘟神呢?我刚才这心里还奇怪呢?怎么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居然连马成龙和唐小平都让他三分,这位区委书记是秦书凯,我可就全明白了。
  朱副主席忍不住问道,老领导,听您的意思,这位秦书记还有些来路?
  顾国海冷笑道,老朱啊,何止是有些来路啊,我这么跟你说吧,这位在没当区委书记的时候,在普水做副书记开发区主任的时候,就已经把唐小平的祖坟拆点给刨掉了,根本就不把当时的县委书记马成龙当回事,还是个处级干部也就是红河县长的时候,有一次省公丨安丨厅的一个副厅长跟他之间发生了矛盾,结果呢,那位副厅长被免职了,他秦书凯却毫发无伤,这小子到底有多深的背景,谁也说不清楚,我只知道,无论如何,你老朱要是跟他杠上了,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朱副主席听了这话,心里才有些发抖起来,要知道,省城的顾国海可是他心里最后一张底牌,要是连顾国海都不肯帮忙的话,他可就真的无计可施,只能接受听天由命的命运了。
  顾国海劝朱副主席说,老朱啊,秦书凯这个人的个性我还是比较了解的,此人一向是吃软不吃硬,你要是真心想要解决问题,回去后,主动找他谈谈,该让步的让步,该道歉的道歉,相信他还是会给你这个老干部面子的。
  朱副主席没想到辛苦跑了一趟省城居然得到这样的结果,心里的失望之情可想而知,他有些尴尬的表情把首饰盒往顾国海的手边推,边推边说,无论如何,还请顾书记有可能的话,从上面周旋一下,我们一家老小对顾书记必定是感激不尽啊。
  顾国海把朱副主席推过来的首饰盒又推了回去,伸手指了指办公室沙发一角的土特产说,我把其他东西收下也就行了,至于你家拆迁的事情,我只能说尽力而为,反正该说的话,我也跟你说明白了,底下该怎么做就要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话说到这份上,朱家伟的父亲只能悻悻的把首饰盒收拾起来装进自己的口袋,带着几分怏怏不乐的神情跟顾国海道别。
  朱副主席在去省城的路上,市纪委的人正式找朱家伟谈了一次话。谈话的原因是,朱家伟的老婆单位每年组织旅游的时候,朱家伟都是领着全家一起参加的,不仅一分钱没交,而且还占尽了公家的便宜,所有的吃喝住费用都在旅游的费用中一并被老婆刘翠给处理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