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97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次清流县常务副县长的任命,他可以说尽力了,按他最初的打算,只要用话套住郭向天有可能成功,毕竟这不过是一个副县长,郭向天不至于太过关注。
  谁料想,半路杀出一个韩副书记,一下子打乱了吕秋山的计划,他几乎都没有按计划和郭向天交手,他便败下阵来,这两天一想到这里,他都觉得郁闷。
  至于对面前坐着的这个王自安,他一点都没有担心,他也不准备给王自安做出任何的解释,固然,王自安这次送来的青铜剑很珍贵,可是,这又有什么呢?吕秋山没有丝毫的内疚和歉意。
  难道因为自己没有帮他的忙他还会嫉恨自己,要回东西?
  显然,这是不可能了,作为人事的贿赂,大概是官场最安全,最丰厚的一种收益,一个职位不管多少人向往,不管多少人送礼,都可以接受,没有多少危险,纵然到最后自己没有给他们帮忙,他们一个个都被挤掉,他们也不敢有丝毫的怨言,因为,只要他们还想在官场混,他们的希望会继续延续,他们只能磕掉牙往肚子里咽。
  它不像具体的生意,工程,项目竞争,那些狡诈的生意人,大多做的是一锤子买卖,一旦失败,他们都会露出奸商的本性,拐弯抹角的要收回他们支付的酬金,更有甚者,还会在外面诋毁,乱说一气。
  第八百零八章:隐秘
  从这个方面来看,领导和商人在素质还是有很大差异的,领导都是化人,都懂得含蓄和长远。

  “吕市长,你好,我来看望一下你!没打扰你工作吧!”王自安今天还算镇定,在吕秋山办公桌对面站定,略微的恭一下腰,从休闲外套的兜里摸出了香烟,递一支给吕秋山。
  吕秋山摆一下手,很威严的指指办公室对面的椅子:“坐吧,十分钟之后,我还有个会要开。”
  王自安当然也明白,作为一个日理万机的市长,每天的工作都会排的满满,能给自己十分钟已经难能可贵了。
  “市长还是要多注意一下身体,你为了全市的工作,太辛苦!”
  “唔,这些话不用说了!”吕秋山停顿一下,等秘书关了办公室的门,这才接着说:“你的事情这次遇到点麻烦,不过你也不要气馁,将来还是会有机会的!好好工作总会有收获!”
  王自安也没有想到,吕秋山会如此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这个话题,而且,从他的话听得出来,事情没有太大的转机,王自安的心沉了下来,这可不是他想要听到的结果。
  他用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裤子,很紧张,也很焦急的说:“吕市长,这不是任命还没下吗!”
  吕秋山眯一下眼,淡淡的说:“王县长,你不会还没有死心吧?市常委会定下的事情,你觉得还会有改变?”
  “不是,吕市长啊,我觉得这事情......”
  见王自安到了这个时候,还依旧在纠缠这件事情,吕秋山心略显不快,冷冷的打断了王自安的话:“王县长,你怎么觉得并不重要,我最后再说一遍,这事情没有缓和的余地!”
  王自安心里那个难受啊,所有的希望都离他而去,他全身像被抽去筋骨,一阵的发软,失望,气愤和不甘心都涌了心头。
  这幅难看的表情再一次的引起了吕秋山的不舒服,这个王自安怎么如此没有定力?这可是变幻莫测的官场,任何事情在这里都会变得扑朔迷离,难以猜测,谁能有把握给你做出绝对的保证呢?这种无法把控的可能性太多了,算这次不是韩副书记捣乱,但假如说郭向天看了这个位置,自己也很可能争不过他,再假如,省里的哪位领导指派了人选,自己也只能退让和妥协。
  你以为我吕秋山是万能的神?哼!
  “对了,王县长,次你让我鉴赏的那个古剑,我哪天带到单位,你过来拿回去吧!”

  这话王自安可是听懂了,看来自己这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引得市长对自己很不满意,用还回礼物的话来挤兑自己了。
  王自安头的汗水冒出来,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真要是被吕秋山把东西退回来,以后自己在西汉市那没得混了,不要说想着再一层楼,能不能好好的把这个副县长干下去都成问题呢。
  “吕市长,你误会了,误会了,我首先感谢吕秋山这次为我的事情费心费力,不管结果如何,我都是心存感激,次恩难忘,其次,那东西是我家传下来的,放在手里多少年也没有用处,更没人认的,一直都想找一个识的它的有缘人呢,现在总算是找到了,还请吕市长帮我一直传下去!那样的雅物留在我这一窍不通的人手里,是暴殄天物!”
  “这不好吧,我可不想夺人所好!”

  “吕秋山快别这样埋汰我了,我对那物件根本谈不什么所好不所好,我一点都看不懂,你说劈柴吧,它有点断,你说切肉吧,它很钝,找不到能用他干什么!”
  吕秋山露出了今天以来的第一次笑容,王自安的自黑其实并不很逼真,吕秋山看得出来他在演戏,可是,在这个大院里,吕秋山天天看到的是各种各样的演戏,有喜剧,有悲剧,还有各色各样,内容丰富的戏剧,王自安总算和所有大院的演员都一样,那么,自己也能安心的当个看客了。
  “那好吧,我先帮你保存着!你这个人啊,其实也还不错,可惜了,这次错过了机会,但以后肯定还有再有的!”
  说完,吕秋山拿起了桌刚刚王自安给他发的那支烟,王自安眼明手快的掏出了打火机,帮吕秋山点。
  “嗯,你也抽一支!”吕秋山晃一下手里的香烟。
  “我,我不抽了!”王子安有些拘谨的说,本来也是,吕秋山招呼他不过是随口的一句客气话而已。

  “嗳,在我这用不着客气,另外啊,这个夏博以后你可要小心点,这个人很难把握!有什么事情,也可以给我汇报!”吕秋山说出了自己对夏博的看法,他一直都没有忘记对夏博的打击。
  王自安也早都知道吕秋山和夏博的纠葛,当年夏博还是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的时候,坏过吕秋山的一盘大菜,吕秋山也曾经几次想要收拾夏博,都被这小子给溜掉了......咦!王自安猛然想起了兜里手机昨天晚给夏博和袁青玉照的照片。
  他今天本来也是想那这个照片给吕秋山看的,这主要出于一个想法,他当时还抱这一点希望,所以想用夏博不检点的事实来推翻这个任命的最终下达,换句话说,是给吕秋山提供一个推翻任命的合理借口。
  但是刚开听到了吕秋山无情的宣布,让他彻底的没有了希望,要不是这会吕秋山提起夏博,他真还把照片的事情忘记了。

  他忙从兜里掏出了手机,调出了照片。
  吕秋山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这人怎么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能等等?要在自己办公室打电话,这太匪夷所思了,从没见过他这个级别的属下在和自己谈话的时候主动往外面打电话。
  “王县长,你还有事吗?时间差不多了,要是没其他事情,你先忙去吧!”
  “我没事,没事,你刚才不说到夏博我差点忘记了,你看看,这是我昨天晚拍到的照片,这小子生活作风乌七八糟的,这是证据!”

  日期:2017-07-28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