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19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栋梁接过话茬道:“我一政法委书记,那管得了市委的决策。虽是市委,很多时候只有举手表决的权力,有些无能为力啊。老阚,家波在云阳不是一年两年了,不管下任书记是谁,开发区总不能无限期搁置吧,该帮忙还得帮忙,或者出出主意也行。”
  阚局长若有所思道:“王书记,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局长,即便想帮也力不从心哪。上头还有分管副市长,市长,书记,甚至各位省领导,我要说了算现在就拍板重启开发区,问题是说了不算啊。”

  “开发区是历史形成问题,郭书记不是不想动,而是完全没必要。你们也看到了,这些年的发展重点开发金沙湾,溪水湾和滨江大道,而且郭书记在年初的报告中重点要开发溪水湾,要打造以装备机械制造业为主的新型工业园区,地都圈起来了,还指望转向开发区?想多了。再说了,这是上任遗留下来的烂摊子,即便是下任书记上来都不见得伸手,因为没有投资价值啊。”
  赵家波急了,道:“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阚局长摇晃着脑袋道:“倒不是没有办法,就看你们有没有商业头脑了。”
  “求阚局指点一二。”
  关键时刻,阚局长卖起了关子,急得赵家波道:“阚局,你要是能盘活开发区,这瓶酒我喝了。”说着,打开一瓶茅台放到跟前。

  阚局长身子前倾道:“你要是能往开发区引进几个大项目,有些事自然而然就水到渠成了。”
  还以为什么高招,这话说了等于没说。他能想到的开发商早就想到了,要是真有企业愿意来,也不至于拖到现在,这顿饭算是白瞎了。
  吃过饭,阚局长提出要玩两把,几人移到旁边的房间。王栋梁还没坐热,接了个电话匆忙离去,其他人见凑不齐一桌也纷纷离去。
  送走财神爷,我长舒一口气,提着的心落地,和他们在一起吃饭简直是折磨。要不是王栋梁出手相助,今晚估计正躺桌子底下了。奇怪的是,一晚上他几乎没和我说话,更没提王熙雨任何事。
  而赵家波确实很多了,他们刚走就轮瘫在地上,我和李旭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架回房间。安顿好后,我提出要走,谁知他醉醺醺地拉着我道:“徐朗,你别走,我和你还有话说。”
  “赵董,您喝多了,早点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聊。”
  赵家波一下子坐起来道:“你真以为我喝多了?哼,我好着呢。这样吧,你先和春子去活动活动,等我休息片刻再说。”说完,立马躺在呼呼大睡起来。
  我看着李旭春无奈地道:“这下怎么办?”

  “你还是住下吧,待会赵董醒来看不到你又埋怨我了。”
  我不想为难他,只好住了下来。
  躺在清凉的,浑身无比舒坦。本以为今晚会喝多,结果都被赵家波独揽了。我仔细回想着阚局长的话,他说得没错,既然市里把开发区当弃子,就应该想办法自救,可怎么自救呢,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正当我迷迷糊糊刚睡着时,赵家波津神抖擞进来了。把一条中华烟丢到我道:“今晚咱俩不把这条烟抽完就甭睡觉,快起来,好好聊聊。”
  我很佩服他的津气神,刚才还一滩烂泥,瞬间恢复元气。他坐在靠窗的沙发上点燃烟道:“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知道。”
  “那就好,说说你的想法吧。”
  我坐起来道:“从何谈起呢?”
  “就谈今晚听到的感受和感想。”

  “呃……我想知道今晚各位领导所扮演的角色。”
  赵家波笑了起来,指着我道:“看来你挺上道的嘛,说说无妨。王书记既然不必说,和我多年的好关系好朋友好兄弟,蓝天能有今天离不开他的帮衬,他能当上政法委书记也离不开我的金钱开道,这叫政治投资,而且下一步我打算把他扶到市长位置上,目前已经在操作当中。”
  这种事不足为外人道,且不说能不能成功,要让对手知道了政治意图,对于政客来说是致命的打击。我不认为赵家波是酒后胡言乱语,而是有意透露给我这些信息。
  我和王栋梁仅仅是第二次见面,第一次一句话没说,这次的话依然很少,而且没有官架子,给人感觉十分沉稳低调。至于和赵家波的关系到底是真朋友还是利益同盟,不得而知。
  赵家波继续道:“王书记这人低调内敛,但干实事。蓝天当初处于叫最低谷的时候,我找到了他。他那时候还是大里县的县委书记,顶着巨大压力把政务大厅项目交给我,才算死里逃生,有了喘气的机会。如果不是他当初给了我一块馒头,或许蓝天就和天马地产一样,早就不存在了。”
  “我这人最讲义气,懂得感恩,王书记当初帮了我,我自然不能背信弃义。从大里县到市委也是费了很大周折,我从市里跑到省里,再到中央,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实现了双赢。”
  “关于东湖湾项目,我不知一次找他,他也不止一次和我说过,这个项目他不能C`ha 手,是政治高压线,市委书记不感冒你却顶风办事,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嘛。我没勉强他,但出了不少主意,可实施起来难度太大,一直拖到了现在。”
  “再说规划局的阚局长,这是个人津。左右逢源,八面玲珑,极其圆滑,打着一手好太极拳。今天要不是王书记出面,他肯定不会来。至于城建局的郭局长,手特别黑,但就是不办事。对付这种人也没办法,不能得罪,先慢慢养着,还指望着以后用他。”

  赵家波简单介绍后,我对各位政客有了初步了解,道:“那赵董对东湖湾项目有何见地?”
  赵家波诡异一笑道:“你的意思呢?”
  我想了想微微笑道:“广积粮,高筑墙。”
  他一下子坐起来跳到我库上,宽厚的手掌重重拍到肩膀上,兴奋地道:“接着说。”
  我没见过如此随意不注重形象的老板,道:“我记得您和我说过,做人一定要格局够大,站得高才能看得远。而这个格局既是视野,如果仅仅停留在眼前利益,看到一棵树就以为得到整片森林,我认为这样不可取。”
  “优秀的猎人之所以优秀,他能耐得住寂寞,而不是见兔子就撒网……”

  “行了,你别和我拐弯抹角拽文了,欺负我没读过书不是,直接说你的想法。”赵家波有些不耐烦地道。
  我揣摩不透他的心思,更不清楚董事会情况如何。小心翼翼道:“我和白董提议过,希望能把金泰、华远的楼盘压低价格接过来。等我们拿到整个开发区后,到时候就有了话语权。或许短时间内见不了成效,但终有一天会厚积薄发,成为云阳的下一个投资热点。”
  赵家波的兴奋得像个孩子似的,激动地道:“徐朗,我果然没看错人,没想到你和我想到一块儿了。这就是我的思路,借用你的话,我要得到整片森林,而不是区区东湖湾。”
  日期:2018-01-08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