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18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一侧的小门进入,顺着台阶拾阶而下,渐渐地看清了这座小楼的全面目。这地方怎么这么眼熟,我惊奇地发现,这里原来曾是防空洞,小时候经常来这里玩耍,没想到被赵家波改成了私人会馆。
  防空洞里灯火通明,已经看不到当年的影子,被钢筋水泥堆砌成现代化装饰风格,大理石地板,古罗马柱搭配水晶吊灯,悠长宽敞的走廊延向深处,耳畔响起潺潺流水声以及阵阵爽朗欢声笑语。
  这里面简直是世外桃源,隐蔽性极强,最关键的是无比清凉,外面三十五六度,里面最多二十度左右,天然的避暑圣地,压根不需要什么空调。我不得不佩服赵家波,这种犄角旮旯的地方都能被他利用起来,让人叹服。

  防空洞里被切割成小小七八个房间,李旭春带着我来到最里面的房间,推开门只见赵家波正和王栋梁豪爽饮酒。看到我后,放下酒杯挥挥手道:“快过来,就等你了。”
  我如同木偶般走过去,赵家波抓着我的肩膀红润着脸道:“各位领导,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刚才提到的徐朗,怎么样,小伙子一表人才吧?”
  我如同动物园的猴子一般被人参观一番,与王栋梁眼神交汇时,他微微一笑颌首,并没有多言。倒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道:“喝酒怎么样?”
  “没问题。”
  赵家波拿起喝啤酒用得杯子放到面前,倒了满满一杯茅台,转身道:“徐朗,阚局长看得起你,来,敬他一杯。”
  我有些发蒙,好歹提前打个招呼啊,刚进来屁股还没坐热就要喝酒,而且还是一大杯,还没吃晚饭呢。这要一杯酒下肚,估计立马就躺地上了。
  阚局长一看就是久经酒场之人,摆着一副官样靠着那里看我表现。赵家波递了个眼神,我深呼吸一口气,端起酒道:“阚局长,初次见面,还望您今后多多指点教诲,学生徐朗敬您一杯。”
  阚局长扶了扶眼镜框,挺着大肚子眯着眼似笑非笑无动于衷。赵家波眼见局面陷入尴尬,端起酒道:“阚局,这样吧,我来陪着,共同敬您一杯。”
  这时,他才晃晃悠悠坐起来,大拇指和食指捏着酒盅倒掉一半端起来一扬喝了下去。赵家波也跟着喝完,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看我表演。看来是躲不过去了,我长呼一口气端着酒刚伸到嘴边,王栋梁开口说话了:“你们一群大老爷们欺负一孩子有意思吗,徐朗,先放下吃点东西垫巴垫巴,别听他们胡咧咧。”

  我总算松了口气,抬头看看赵家波,再看看王栋梁,佯装道:“王书记,我作为晚辈的敬各位老师喝酒是应该的,没事的,我酒量好。”
  “别逞能了,坐下吧。”
  在王栋梁的坚持下,紧挨着的男子也挥手道:“行了行了,先吃点东西再说。”
  赵家波发话了,道:“既然王书记开口了,那就先等等,但这杯酒是敬阚局的,待会必须喝。”
  我带着情绪坐下,却不敢表露出来,努力强颜欢笑,心里却极其不痛快。神气什么啊,不就是个局长吗,有什么可牛逼的,老子又不是你的下属,摆那么大谱给谁看啊,要不是赵家波在跟前,我直接和他拿瓶子对吹,谁认怂谁是王八蛋。
  再说赵家波,至少事前通知我一声啊,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冷不丁的来这招,得亏王栋梁拦下来了,要不然今晚非胃穿孔不可。
  服务员为我添了碗筷,王栋梁见我有些拘束,指了指道:“赶紧吃啊,傻坐着干什么。”
  “哦。”我拿起筷子吃了几口,甭管是山珍海味,味如嚼蜡。

  还是那位阚局长,似乎对我很感兴趣,道:“听说你是中央美院出生?”
  我笑了笑道:“是中国美院。”
  “哦,师从哪位大师?”
  这位一看就是行家,我道:“我学的是视觉设计,入学前爱好国画,一直跟随蔡亮教授学习。”
  “哦,蔡果子啊,哈哈。”
  “您认识?”
  “何止认识,我和他是老相识了。”说完,转向旁边的男子道:“你知道他为什么叫蔡果子吗,一个学国画的非要画油画,而且还偏偏喜欢画水果,蔡果子的名号就此而来,哈哈。”说话间,充斥着对蔡亮教授的不屑。
  我懒得和他争执,还不等喘口气,他又向我发难,道:“小兄弟,咱俩来玩个小游戏吧,你赢了我喝三杯,你输了喝六杯怎么样?”
  王栋梁饶有兴趣地道:“这完全不公平啊,怎么你少他多,应该平等。”
  阚局长理直气壮地道:“我是长辈,他是晚辈,不应该多喝点吗?”
  我并不知道他要玩什么游戏,但已经预料到我会输,道:“好,就听阚局长的。”
  阚局长双手一合道:“知道我的姓怎么写吗?”
  如果说问别的问题还真有可能回答不上来,但这个问题太简单了,因为我大学室友就有姓阚的,为了这个生僻字还专门研究过。信心满满地道:“一个门加一个敢。”
  “哦,那你知道这个姓氏怎么来得吗?”
  我从容淡定道:“阚是源自姜姓,以封地而得名,据传春秋战国齐国卿士阚止后代。而且阚也读喊,形容老虎的叫声。阚局一看就是名门之后,既有位极人臣之面相,又有虎踞龙盘之气色,将来必定是飞黄腾达,步步高升,大展宏图,官运亨通啊。”
  一席话说得众人目瞪口呆,阚局长更是惊讶无比。本以为我闯祸了,谁知旁边的男子带头鼓起了掌,连连赞叹道:“讲得津彩,后生可畏啊。老阚,你输了,喝吧,哈哈。”

  阚局长哈哈大笑起来,豪爽地端起酒杯道:“没想到这位徐老弟知识渊博,而且口齿伶俐,是个好苗子啊。这酒我喝,喝得心服口服,哈哈。”
  没想到平日里在电视上一脸严肃的官员私底下的生活如此多姿多彩,随性。从另一个侧面看出,这几位应该是老相识,或者干脆是利益同盟,都属于王栋梁的左膀右臂。
  我对官场不甚了解,但地产商一直以来和政客有利益捆绑,如同鱼和水的关系,谁都离不开谁,在各自利益链上各自索取,互赢互利。赵家波今天摆这桌酒,看来与东湖湾项目有关。
  我的猜测果然没错,酒在兴中时,赵家波半开玩笑地道:“阚局,您作为云阳市的总规划师,何时手一抖,把开发区纳入到城市规划中来,我那东湖湾的烂摊子也就有救了。”
  阚局长不中他的圈套,拿着筷子优哉游哉花生米吃,连续吃了十几颗后放下筷子,拿起湿毛巾擦擦手漫不经心道:“老赵,这件事和你说过不止一次两次了,规划是法律,不能轻易更改。如果修改,还得上党政联席会议定,然后上人代会审议通过,再去省里报批,紧接着修改总规,控规,详规等等,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再说了,市委楼书记对开发区压根不感兴趣,你就是和我说也没用啊。他不松口,开发区依然无限期搁置。听我一句劝,马上要换届了,等新书记上任后提前搞好关系,把开发区列入下一个五年规划,到时候还愁卖不掉房子,就等着发财吧。”
  赵家波急切地道:“我怎么听说楼书记不走,下一届还要接着干?”
  “是吗,这我可不清楚了,你应该问王书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