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17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谢谢你。”
  这是我听到她和我的最柔弱最真诚的谢谢,心里异常舒畅。笑着道:“谢谢就完事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
  我想了想道:“你还欠我一个吻呢。”
  “什么时候的事?”
  “你忘了,上次金沙湾项目打赌你输了,我一直想问你要来着,嘿嘿。”
  乔菲道:“上次机场不是还给你了吗?”
  “啊?那也算啊。”

  我忽然觉得在今天如此严肃的话题下不合适开玩笑,没有继续开下去,转移话题道:“方佳佳和你在一起吗?”
  “她在札幌,我在美瑛町。”
  “哦,这次她回去的时候心情似乎有些不高兴,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是吗,我看着她挺开心的啊。”
  “那就好。我这几天就帮衬着和你姑姑筹办丧事,等你回来提前说一声,我去机场接你。”
  “好的,谢谢你。”
  “以后能别和我说谢谢吗?”
  “那我说什么。”
  “呃……你就说赶紧滚去给我帮我姑姑,等老娘回来时立马滚过来接老娘,慢一秒老娘让你跪搓衣板。”

  “哈哈……”乔菲难得一见的开怀大笑,我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道:“其实你笑起来特别好看,以后能一直笑下去吗,就像向日葵花一样,面朝大海迎着晨曦,永远阳光绚烂。”
  乔菲的笑声戛然而止,如同落日一般瞬间从白昼走向黑夜,拖着疲倦的身躯行走在悠长的空巷,大红灯笼在风中摇曳,屋檐下的风铃发出清脆而悦耳的响声,慢慢地,一束阳光从巷子的尽头蔓延进来,拉出长长的影子,这不是胜利的曙光,而是剌破黎明的剑鞘。
  或许我在她的脑海里描绘了一副美好的愿景和向往的生活,沉思间触动心房,摇摆间穿剌灵魂,酝酿着如何回答我的问题。
  我没有催促她,而是安静地等待着。耳边没有呼啸而过的海风,只有吹若幽兰的气息声。过了许久道:“徐朗,你的未来是什么样子,想过吗?”

  这是一个可以阐开常聊的话题,我摇下车窗点燃烟道:“怎么说呢,我的未来没有旁人那么宏伟庞大,没想过住别墅开豪车,更没想过成为什么样的大人物,因为我只是个凡人。凡人的梦想很简单,老婆孩子热坑头,这就是我的未来,也是我的全部。”
  乔菲噗嗤笑了,道:“你睡过炕吗?”
  “当然了,那年冬天去杜磊家,唉呀妈呀,那热炕头老带劲了,躺在上面吃着猪肉炖粉条子,就着大葱卷大饼,喝着烧刀子酒,我恨不得都住下来不回来了。”
  乔菲被我模仿东北话逗乐了,道:“你想知道我的未来吗?”

  我蹭地坐起来激动地道:“当然想啊,你说啊我听着。”
  “嗯……我的未来就是……向日葵。”说完,啪地挂断了电话。
  我整个人都懵了,未来就是向日葵?啥意思,简直吊人胃口。发动了车打开CD,跟着音乐节奏一路向北回到了市区。
  快到家的时候,我接到了赵家波的电话。他说他刚从京城回来,正和几位领导在一起吃饭,让我也过去。我现在很厌烦又臭又长又假又空的各类酒席,说着违心恭维的话,陪着笑脸阿谀奉承,放低姿态溜须拍马,就像动物园的猴子一般卖命表演,就为了旁人那点可怜的施舍。
  在中国,酒席是一种文化,很多人都讨厌厌烦,有些事明明可以光明正大地在办公场合办妥,可偏偏要在酒席上加深感情中才能敲定。无法评判这种方式的好与坏,一旦形成了文化很难去改变。
  赵家波没说陪谁吃饭,只告诉我在听雨轩会馆。前面提到,听雨轩是蓝天集团旗下开发的别墅群楼盘,与百业的金沙湾项目都在同一海岸线上。但百业的项目靠近金沙岛,地理位置上占绝对优势。

  也不知从何起,海景房被吵得天翻地覆。从海南三亚出发,厦门,泉州、宁波,青岛、烟台、威海、大连等一些城市纷纷打出海滨城市的口号,整个大陆架沿线都在投资建设海景房,其中不乏一些小城市,云阳市也在其列。
  海景房的噱头固然好,但从销售情况看并不乐观。尤其是云阳地处南不南,北不北的地方,夏天热的要死,冬天冷的要死,并不Ju备南方城市的疗养环境。所以,建起来购买的人并不多。开发区的楼盘就是典型的例子,更何况百万起价的海景房。
  听雨轩会馆其实就是一栋靠近海边的别墅,为了接待各路政客贵宾、达官显贵专门改建成娱乐场所,我没有去过,只是听牛说过。据说里面各种娱乐设施应有尽有,装潢的富丽堂皇,极其奢华。今日有幸目睹芳容,也算是见见世面。
  按照赵家波提供的地址来到听雨轩会馆,他的司机李旭春早已在门口等候。见到我后恭敬地道:“徐总,赵董在上面等候多时了,请跟我来。”
  按说以赵家波的身份配个助理理所应当,但他偏偏不需要,司机就是他的全职保姆。李旭春当兵出身,据说当年在二炮还是个连长,转业回来分配到城建局,几次接触后一眼就看准了他,二话不说和局长要人带走。在当年放弃公职奔私企需要多大的勇气,但这些年下来李旭春早已是身家千万的隐性富豪。
  赵家波随便给他介绍个工程就够吃一辈子的,何况跟了这么多年。即便如此,依然心甘情愿地为其开车服务。套用赵家波的一句话,跟了我的人,我绝不会亏待他。
  李旭春并不是狗仗人势的那种人,身上多多少少保留着军人的耿直和气度,待人接物很会察言观色,圆滑世故,这或许就是他的生存本领。
  “赵董和谁在一起吃饭?”
  李旭春没有回避,道:“市委王书记,城建局郭局长、规划局阚局长以及设计院的赵博士。”
  听到都是政界的人,我一阵头大。与官员吃饭是最头痛的事,深不得浅不得,他们把你看成生钱的工Ju,而你把他们捧为摇钱树,何况都是在云阳举足轻重的大小人物。

  我好奇地道:“市委王书记?王栋梁书记?”
  “嗯,正是他。”
  我更加为难了,想到前阵子在王熙雨家的窘迫,甭提多尴尬。现在又相遇,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道:“我可以不去吗?”
  李旭春笑笑道:“赵董亲自点名让你参加是看得起你,为何不叫其他人呢。你应该感到幸运才对,但要是不去,我想赵董很难下的来台。”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看来是非去不可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进去了。
  我以为会馆就是眼前的别墅,没想到别有洞天。在李旭春的带领下,绕过别墅沿着偌大的游泳池穿越一片小树林,又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爬上山,在半山腰上有一处隐蔽性极强的灰白建筑。尽管是夜晚,借着月光大致能看清楚,外观极其普通,普通的就像民居,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不知道还以为是山间小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