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81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纳闷,这消息安萍都能知道,真是能量无限。
  我笑了笑说,“安总,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鸣总是帮过我的人,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回报人家!”
  “呵呵,我可是听说鸣翠也是大美女呢,而且过手的男人无数,连自己有多少孩子都不知道!”安萍笑着对我说。
  我听出安萍这话是在埋汰鸣翠,我也不否认鸣翠年轻时确实有过外遇,但外遇的起因也是因为袁凯父亲的无情。
  我喝了一口红酒,看了眼安萍,这女人的脸已经红了,“安总,每个人都有年轻的时候,年轻允许出错!”
  “不过我可是听说,鸣翠对你挺好啊,你们是不是有那层关系?”安萍一再追问我。
  她听谁说的?我与鸣翠那点事,应该很保密,怎么还传到他耳朵里了?
  我就把当初鸣翠怎么帮助我的事说了一遍,然后着重说了一下鸣翠与静心中毒的事。
  安萍听完后,没有再取笑我,而是气愤的说,“都是那个袁凯在里面捣鬼!”
  我让安萍小点声,我怕隔墙有耳,袁凯在省城可是遍布人缘,这要是传到他耳朵里,那我和安萍都有危险。

  安萍又问了一下我和臧琳的情况,我把接纳臧琳的事说了。
  安萍叹了口气,她认为我不该这样轻松接纳臧琳,这样对我太不公平,她对我很同情。
  我现在不想与安萍探讨我与臧琳的事,我想向她借钱创业。
  但安萍谈到这些话时,又不好意思开口,我也在想,如果安萍拒绝我怎么办?

  我想她不一定拒绝,真怕借钱后欠她人情更大了,以后我不就成了她随叫随到的男人了吗?
  安萍这个人,我认识很长时间了,其实这个女人并不是我想象的那种很坏很奸的女人,她内心是一个很真诚善良的女人,至于她的私生活,可以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无权加以评价和认同。
  当时认识安萍时,也是从疏导开始,只不过安萍与我有些延情了。她从最开始的困惑,到喜欢上我,经历了很多事情。
  与安萍在北京那一夜,我一直记在心里,那是我的第一次,虽然有金套在身,但也算做我的初夜吧,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
  后来到了经安萍介绍到了她所在公司,虽然工作不太顺利,发生了这样或那样的插曲,但安萍自始至终帮助我,很让我感动。
  想到这里,我还是鼓足勇气向安萍借钱了。

  “安总,有件事想求你......”我刚说出口,又突然感觉是不是有点冒失。
  安萍见我吞吞吐的样子,笑了起来,“雨仓,有啥事就说啊!这可不像你的性格。”
  “我准备开个分店,手头有点紧,你看能否借我点钱,我到时会按利息一并偿还的。”我终于说出来借钱这件事。
  说心里话长这样大,第一次感觉借钱这样难。以前最困难时,我就直接问吕胖子和高卓要钱,现在却混的快揭不开锅了。
  “呵呵,什么利息不利息的,开分店好事啊!说吧!借多少?”安萍很爽快的问我。
  我没想到安萍如此爽快,大脑飞速旋转着,盘算这个分店到开业至少得二十多万。
  “我先借二十万,年底连本带息一并还清!”说完后,我看安萍是什么反应,这二十来万对她来说也是不大不小的数目,如果她拒绝,我也理解她。
  安萍又笑了起来,“就二十万啊!我以为你要借多大钱呢!给我个帐户,明天打给你!”
  卧槽!这个女人真有钱,二十万对我来说就是天文数字,可安萍很痛快的答应了,我真后悔该多借点。
  我看了看表,一看晚上十点多了,就对安萍说,“安总,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吧!再次感谢你的晚宴!”

  安萍笑着站起身,“走吧!回家吧!”
  她站起来身体有点晃,她是不是喝多了?
  我连忙扶住她,“安总,我打车送你回家!”
  安萍冲我笑了笑,我感觉到那纤细的腰身靠近我的身体,我突然产生一阵急促的男人反应。
  当她那涂着唇膏的红嘴唇靠近我的耳朵时,我顿时一阵麻酥,我听到安萍小声对我说,“他不在家,你送我回家吧.......”
  我一下就明白安萍让我送她“回家”是什么意思,我一时很矛盾,如果不送她,这样漂亮的女人,万一让人在路上被人劫了咋办,但去了我又怕控制不住自己。
  最后想了想,还是送她回家吧,然后自己立即抽身而去。

  我现在担心,万一碰到她老公来家,就是没做那事,也是捉奸成双。
  我们打了一辆车,很快到了安萍所在小区,安萍好像真是醉了,并不是装出来的,她一支胳膊搭在我肩膀上,嘴里说着胡话。
  到了她家后,我进门给她脱鞋,当我自己要脱鞋时,安萍突然一下坐在地上,嘴里喊着,“雨仓,抱我上床......”
  哎,晚上真不该让安萍喝这样多。今晚向她开口借钱的事,她是不是喝醉了答应的?这样的酒话还算数?
  管她算不算数,先把安萍弄到床上,我就走。我抱起安萍往卧室走去。
  卧室里那张很大的白色实木床上,我把安萍放平,正要给她盖上被子转身离开时,安萍突然使劲抱住我的脖子,嘴里喃喃说道,“雨仓,小柳,快来要我......”
  我被安萍这么突然搂紧,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特别是那句让我要她的话,还有那已经微露的傲人山峰,令我丨春丨心荡漾,男人本能一下被她激了起来。
  但我突然想到,我不能这样做,万一她老公来了,我可就完蛋了。
  我轻轻的对安萍说,“安总,你先休息,有事明天咱再说。”
  但安萍依旧不松开她那两根胳膊,那嘴唇在找寻着我的嘴唇,我躲闪着,但终久没能躲过,她使劲抱着我,让我无法挣脱……
  我此时也被酒精冲击着大脑,意识也出现模糊,一阵出奇的累缠绕着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强烈的尿意把我憋醒了,我一下爬了起来,心想坏了,我怎么还在安萍家呢,万一她老公来了,那还不得吃了我!
  我看了看安萍,她睡得正香,并没有因为我突然坐起而惊醒,我快速穿好衣服,然后轻轻走向房门。
  从安萍家里出来后,我看了看表,已经凌晨四点多了,我到底回不回家呢?要是回去,臧琳问我怎么办,但不回去她会不会想别的?***!干脆回家!
  我打了辆出租车,很快到了家里,进门后,我轻轻的把衣服脱掉,然后走到卧室,正要脱鞋上床,只见臧琳翻了个身,我以为她醒了,没想到她又侧身睡了过去,我连忙躺下。
  早晨醒来,我睁开眼一看,臧琳早已不在床上,我知道她去做早饭了,就起床开始洗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