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第80节

作者: 作者白鹿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铁拐李却说道:“但是在白头翁的身上并没有发现有弹孔所伤的痕迹”
  安大浪说道:“但是也有人听到枪声,不是吗?”又说道:“他的弟子中不是还有人在暗处看见一个黑衣人消失在夜色中。”

  她的种种分析,都有理有结,丝毫不露一点破绽,铁拐李一时无话可说。
  日期:2018-01-07 21:41:56
  92 文武聚首
  想了一阵,问道:“那个黑衣人会是谁?”
  安大浪说道:“以白头翁的武学修为,与在武林的声名,少有仇家登门。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买凶杀人。”
  铁拐李心想,江湖上能把事情办的这么干净利索的,没有几个,到最后也都能查出个蛛丝马迹来。
  这种行为是武林中人所公愤的,往往下场都会很惨的。
  安大浪见他在思考,问道:“铁堂主,可想出是谁所为?”

  铁拐李反问道:“你说呢?”
  安大浪笑道:“来无踪,去无影,这难道不是鬼干的吗?”
  一个可怕的词,瞬间闪显在他的脑海里,铁拐李脱口而出:“难道是魔门中人干的?”
  安大浪说道:“却有可能。”铁拐李看着她,久久没有言语。
  拿下了铁拐李,下一个就是杨度了。正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是安大浪,犯愁的就是杨度了。
  从他提出君主立宪论到现在,都快大半年过去了,还是进展迟缓。袁世凯都开始疑虑,这个筹安会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几次约谈过他,杨度都是据理力争。袁世凯也是心里有苦自己知,一旦关上了这扇门,以后就不可能再打的开了。
  而那些南方的革命党,与所为的民主人士就更加的飞扬跋扈,目中无人,还不把他当臭狗屎一样踩在脚底下,大批特批痛批一场。
  直到他体无完肤,无颜一对天下人,主动让出大总统的宝座,滚出中南海。

  还有更可怕的,他将在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强大的北洋军中威名扫地,这一点他已经在二次革命战争中,深深地体会到了。
  各路军阀为了抢地盘,不惜滥杀无辜,相互争斗,对他的将令也是阳奉阴违,而他只能用制衡之术,以利诱导,相互牵扯住他们的行为。
  但是收效不大,为此被有志之士大骂痛批。
  而大公子袁克定也不想就这么错失拥有天下大权的机会,再说他现在手上的新军,正在茁壮成长中,他不想失去眼前到手的这一切。
  正在杨度束手无策之时,安大浪向他抛来了橄榄枝,主动邀请他去做客。杨度以为她找出了什么有用的线索,急匆匆地赶来了。
  安大浪亲自相迎,见他穿着朴素,人也显得颓废不少,说道:“先生能来,妾身不胜感激。”
  杨度不跟她客气,直接问道:“可有什么线索?”
  安大浪说道:“先生别急,稍后容妾身慢慢讲来。现在想向先生引荐一人,此人先生一见便知。”
  杨度无奈,随她向一间宴厅走去。越走近,他看的越清楚,只见一男一女俩个背影,在花前间嬉笑。

  杨度一愣,这背影他熟悉啊,一身暗紫色大褂上,穿着一件毛领小褂,头发乌黑油亮,精气神知足,这不就是云南总督蔡锷嘛!
  他竟然会在这里,看来安大浪的神通了的啊。他们这时,也发觉身后有人。
  转过身来,两人一照面,蔡锷到时笑道:“这不是大才,皙子嘛,怎么也有此雅兴,到安老板这凤还楼来寻个乐子。”
  杨度尴尬中,拱手见礼,说道:“将军被人称为四君子之一,与那东北张学良,同为少年英才,军中少帅。杨度一介书生,在这乱世,能有何用。”
  蔡锷说道:“人称先生为再世孔明,一篇君主立宪论好比那三顾茅庐的隆中对,一出手便知天下事,有舍我其谁之英雄气概。”
  杨度说道:“将军过谦了,杨度心有惶恐啊!”

  蔡锷说道:“先生之才,我岂有不知,不必再我面前掩饰。”杨度尴尬之极,站立难安。
  这时,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安大浪走过来,说道:“先生好比诸葛,那将军就是常山子龙,你们一文一武,能来到我凤还楼,传出去一定又是一段佳话,妾身也就跟这二位名扬天下了。”
  蔡锷看着她,说道:“安老板这么想出风头,有皙子在此,你这凤还楼不想出名都难。”
  安大浪躬身谢道:“那妾身就在此答谢二位的美意了。”又回头看着小凤仙,说道:“还不向杨先生请安。”
  这时,小凤仙走上前,躬身行礼:“见过先生,小女子仰慕先生诗文已久,今日得见先生尊颜,是我的福分。”
  杨度见她生的面容姣好,拱手搭礼说道:“这位想必就是京城技压群芳的凤仙姑娘了,杨某早有耳闻,只是俗事缠身,不得机会拜访姑娘,还请姑娘见谅。”

  安大浪笑道:“此时随有光照,但寒气未散,还请几位移步宴厅,我们把酒欢歌,不是更为惬意。”
  蔡锷笑道:“还是安老板的主意好,皙子,请!”
  杨度客气道:“将军乃风雅之人,还是将军先,杨某随后就是。”
  蔡锷笑道:“那我就为而不恭了。”说着先行,杨度心里泛起的嘀咕,这安大浪不知今天这是要唱什么戏。
  宴厅里美味佳肴已经摆齐,酒也已经温好,杨度不敢安居首坐,坐在了蔡锷的对面,小凤仙与安大浪分别陪侍左右。
  小凤仙起身为他们斟酒,蔡锷举杯说道:“蔡某不才,借花献佛,敬先生一杯。”

  杨度举杯说道:“能有幸与将军对饮,实乃杨度的荣幸。”
  蔡锷看了一眼安大浪,说道:“此乃要答谢安老板的盛情邀约了。”
  安大浪笑道:“将军说笑了,能结识二位,是妾身几世修来的福分。”
  杨度说道:“我们就举杯共饮此酒,答谢夫人的美意。”
  蔡锷赞道:“先生妙言,我也正有此意。”看了一眼小凤仙,说道:“不要薄了安老板的面子才是。”
  小凤仙举杯说道:“能与几位在此相遇,那小女子就斗胆,恭敬不如从命了。”几人对饮承欢。
  酒意正浓,相邀不如偶遇,杨度有心试探他,问道:“将军在京城逗留以久,不知对现在的局势有何见教?”
  蔡锷放下酒杯,琢磨了一会儿,说道:“我本偏安西陲小城,被大总统有心滞留在此,只做一寓公,哪敢妄论国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