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1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军医便招呼着两名卫生员把杨青松给弄上担架抬走。
  李明涛在李牧和李啾啾面前站好,军姿拿捏得标准标准的,等待训斥。
  看了李明涛一眼,李牧又打量了一下其他新兵,随即说,“继续训练吧。”
  “是!”
  李明涛松了一口气。
  李牧和李啾啾举步走开,李啾啾低声说,“前期的训练强度,是不是往下降一降,这才第三天,已经昏迷了五个。”
  其实李牧也在考虑这个问题,骤然的高强度绝对不轻松。这就好比,一台长期在一分钟两千转运转的发动机,突然的拉高到一分钟五千转六千转并且长时间保持下去,搞不好发动机罢工都正常。
  循序渐进是最好的办法。
  但循序渐进的情况,李牧很难看到每个兵的潜能在哪里。强悍的身体素质是最基本的支撑,如果身体素质达不到要求,其他的自然是不必说的。107团的性质对士兵提出了近乎全能的要求,降低强度容易,再提高却不容易。

  人体都有惯性,李牧就是要新兵们第一时间习惯高强度,这有利于未来不断地突破极限激发更多的潜能。
  “再过两天看看。”李牧思索着说,“特种部队训练营的强度比这个还要高,我相信他们能坚持下来的。”
  李啾啾哭笑不得,“三号,特种部队那不一样。特种部队的新兵都是从老兵中挑选出来的,是有扎实基础的。这些新兵,几天前还是普通老百姓,可比不了。”
  这是事实,尽管现在有些特种部队已经尝试直接从应征青年中招收兵员,但是重要的特种部队的兵员,还是来自于全军的各个部队,千里挑一万里挑一。实际上,很多特种部队并没有常人想象的那么严重,也都是兵也都是人。
  就像是前不久曾经和李牧老部队交过手的某摩托化步兵旅,整体改成特战旅。这种特种部队的战斗力是可想而知的,起码在李牧眼里,他们和一般的步兵部队没有多大区别。

  一名真正的特种兵,就拿李啾啾来举例,他是科班出身,国际关系学院侦察与特种作战系本科毕业,四年时间花在他身上的军费没五十万也有二十万。然后下连队,担任排长,副连长,副指导员,指导员,连长,一圈过来,参加各种集训和学习,参加各种训练,弹药不要钱似的打,航空燃油不要钱地烧。就李啾啾这么些年来,单单是他的工资福利,就有上百万。
  比不上飞行员,但培养出一名真正的特种兵,绝对不便宜。
  “就这么定吧,到周五了再看看情况。你密切注意一下,带训骨干每天晚上都要开会分析情况。”李牧道。
  李牧决定,李啾啾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

  宏观地给出建议,李啾啾就会如同方才他所说的那样,建议降低强度。如果站在主观的角度,李啾啾是认为这种强度还是不够的。
  整个107团,除了李牧,特种部队出身的干部,就他一个。他是真正的从炼狱中走出来的人。这点强度,那算什么呢。
  “思想教育要跟上,嗯,今晚要着急政工干部好好开个会,重点说一下这个问题。兵们的承受能力与思想层次有重要的关系。必须得重视起来。”李牧一边往勤务保障区那边走,一边说道。
  李啾啾点头赞同,“是的,一颗强大的心脏就是一台强劲的发动机。绝对必胜的战斗意识很关键。集体意识也非常重要,李明涛把这方面的培养结合在日常的训练中,很好。”
  “这个问题,晚上骨干会议好好说一下。”李牧认同。
  短暂的休息,顾九向李明涛报告:“报告班长!我想去看看杨青松。”
  后面那句话声音就有些小了,小心地看着李明涛,害怕他不答应。顾九和杨青松分到了五班,幸福县过来的二十人,只有他们俩以及李嘉图和刘贵松是分在同一个班,非常的难得。
  有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幸福县一共过来了二十人,是最多的一批。而最终107团只会留下三十人,这意味着,幸福县过来的二十人,最起码有一一半的人是不能待在107团的,就算全部合格。
  部队对地域这方面的规定虽然没以前那么严格,但是也绝对不会放松到让那么多同一个县的兵待在同一个团。
  顾九是犹豫了很久才大着胆子打报告,他做好了被拒绝的心理准备。

  出乎预料的是,李明涛点了点头,站起来说,“我带你去。”
  他知道顾九和杨青松是同一个县的,这点人之常情,李明涛不会傻到去拒绝。换个角度看,新兵蛋子们很金贵,因为脆弱。也许有时候仅仅因为班长的一句话一个动作,都会让一些敏感的新兵生出极强的逆反心理。
  历史上很多私自离队的新兵,大多有对带训班长不满的情况。
  带新兵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不但要考虑到他们的身体承受能力,也要考虑到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以及作为一个个体的自尊。
  打个比方说,你可以让新兵去跑一趟三公里作为惩罚,但是你绝对千万不要打他耳光。
  其实就是一个很浅显的道理,这就要求,带训班长要有极强的情绪控制能力,时刻保持理智。
  临时医疗处就设立在飞机仓库前面的空地上,那里正好挡住了阳光,也挡住了阵阵吹来的山风。
  杨青松醒了,浑身无力,明显的是能量消耗比补充快的迹象,加上刚才巨大的心理压力导致精神高度紧张,昏迷过去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看见李明涛带着顾九过来,杨青松连忙站起来,低着脑袋,“班长!”
  在他看来,自己又丢人了。
  定个军姿都能昏迷,多丢人。
  “没事吧?”李明涛问。
  杨青松站直了挺了挺胸脯,“没事!”
  点了点头,李明涛对顾九说,“一会儿你带他回来继续训练。”
  “是!”

  继续训练。
  顾九看着李明涛走远,便凑过,低声问杨青松,“老杨,你是故意的吧?”
  “故意你大爷,老子是那种人吗?我告诉你,刘贵松那小子上次晕倒肯定绝对是故意的。我还看见他冲我挤眉弄眼的。”杨青松压着声音说。
  顾九顿时就愣了,半晌说,“不是装的就好。那你真的没事?我看见你那么倒下去心脏都要吓出来了,班长要不是动作快,估计你是要毁容的。”
  杨青松也一阵后怕,“是啊,妈-的吓死我了,搞不清楚什么状况。”
  “差不多了,回去训练吧。”
  两人便急忙整理好着装,两人成列地迈着绝对不标准的齐步向队伍所在的位置走去。
  对于新兵蛋子们来说,新兵连就是一场战争,和班长之间的战争,其中有各种斗智斗勇,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新兵蛋子们适应了环境,各种办法就会层出不穷,装病的,偷偷抽烟的。
  可惜,他们想过的这些,都是他们的班长玩剩下的。因为他们的班长同样经历过这样的一段日子。

  这是一场从开始就注定不公平的战争。
  从无到有,从历史上第一批新兵入伍,往上可以追溯到红军时期,当然,那个年代上级的话就是最高指示,因此有了奋不顾身舍命炸碉堡的这样的无数的英雄例子。
  日期:2017-01-15 09: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