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1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立马道:“再不齐方佳佳也行啊,我看这段时间你俩玩得挺好的啊,人家长得漂亮身材好,性格活泼开朗,咧咧,和你挺合拍的,说不定将来还能给我生个弟弟妹妹的……”
  父亲疾言厉色打断道:“胡扯!越说越没边了,方佳佳才多大啊,我能这么干吗,你要是再说趁早让她搬出去,我一个人过得挺自在的。”说完,起身背着手出去了。
  我追出去道:“你去哪啊?”
  “我去找你李叔下棋了。”

  “那晚饭呢?”
  “你自己解决。”
  看着父亲潇洒的背影,我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这一辈子虽过得坎坷,倒也挺洒脱的。关键是心态好,喜欢玩,而且一点都不服老,从浑身上下的装备就能看出来。
  我正盘算着晚上吃什么,手机响了起来。看到陌生的号码犹豫着接了起来。
  “喂,你是徐朗吗?”
  是一个妇女的声音,我疑惑地道:“我是,您是?”
  “我是乔敏霞。”
  “哦哦,乔阿姨,您好,请问您有事吗?”
  “你能过来一趟吗,我找你有话说。”
  我立马道:“成,没问题,我现在就过去。”
  接到这个怪异的电话,我寻思了半天,匆忙换好衣服往门外走去。其实我早该过去拜访她,现在去有点晚了。路过一家超市买了一大堆东西算是赔礼道歉。
  半个小时后,我来到了永安村。﹎相比起桃花港村,这里靠近海边,伴随着凉爽的海风和不绝于耳的浪涛声,更增添了一丝大自然的馈赠和神秘。

  再次登门,乔敏霞依然坐在门口眺望远处辽阔的大海。院子很干净,竹子扎得篱笆墙,石头砌得石头屋,屋檐下亮着的昏暗白炽灯,如同灯塔般见证着这座小渔村的沧桑变幻,那双深邃而干瘪的眼睛似乎在等待亲人的归来。等了那么多年,却盼来了死亡的噩耗。
  她好像没发现我,蜷缩着身体依然在张望,如同树枝干枯的手指里抓着一块翠绿色的手镯。我惊奇地发现,居然和乔菲手腕上带着的一模一样。
  我走到身边轻声道:“阿姨,我来了。”
  她微微挪动身体,眨动眼睛收回目光,将手镯套在手腕上,面无表情道:“他还在日本吗?”

  我把东西放到一边,坐在石台阶上点了点头。
  乔敏霞哆嗦着嘴唇道:“你有他的照片吗,我想看看。”
  这下把我问住了,我从来没见过乔菲的父亲,更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起身道:“您等一会儿,我现在打电话。”
  “算了,不用了,见了又怎么样,人都死了。”
  我迟疑片刻又坐下来,好奇地道:“阿姨,乔叔叔他很早就离开家了吗?”
  两行泪顺着布满皱纹的脸上落了下来,她叹了口气道:“我们家兄妹七个,我是老大,两个弟弟,四个妹妹,一个弟弟出海死了,两个妹妹夭折,还有两个妹妹送人了,只剩下茂生一个弟弟。父母死得早,茂生就是我拉扯大的。”
  “他很早就不读书了,也要学着父亲下海捕鱼,但被我拒绝了。因为我爹娘就是出海死的,说什么都不能失去他。后来我逼着他去上学,高中毕业后又托关系进了1258厂当工人,第一个月发了工资给我买了好多好多吃的,还说以后一定会孝敬我。”
  “再后来他结了婚,第二年生了孩子,生活过得很和美。可好日子没过几年,他有一天突然跑回来说要下海,去国外赚大钱。我坚决不同意,可他还是走了,此后就再没回来过。”
  “这么多年了,我天天坐在这里盼着他,等着他,哪怕托人给我捎个信就说他还活着,我也就死心了。然而等了这么多年都没有,直到你们给我带来晴天霹雳噩耗,才知道他死了。”
  说着说着,乔敏霞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哭泣起来。听完她的讲述,我似乎能明白她那天为何大发雷霆,拒绝乔菲的父亲进入祠堂。心里憋了这么多年没处发谢,等来的却是死讯。
  我匆忙从口袋里掏出面巾纸递给她,宽慰道:“阿姨,乔叔叔可能也有苦衷,其实他早就想回来了,只是不敢见您。”
  乔敏霞擦掉眼泪道:“罢了,人都死了说什么也没用了,其实你完全没必要托人找我说,他是我弟弟,能不让他进祠堂吗,只是心里憋着一口气,哎!”
  我连忙道:“对不起,阿姨,是我的错,向您赔礼道歉。”

  乔敏霞见我异常谦虚,这才扭过头打量一番道:“你和茂生是什么关系?”
  “呃……我是乔菲的朋友。”
  “乔菲是他女儿吗?”
  “嗯,她本来想亲自回来拜访您,想着带乔叔叔一起回来就让我先过来。”
  乔敏霞很通情达理,道:“没关系,我能理解,工作要紧。你既然是朵朵的朋友,那就和你说吧,打算如何操办丧事?”
  一下子把我给问懵了,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头脑里完全一抹黑。歉意地道:“阿姨,您说如何办,我听您的。”
  乔敏霞收回眼神道:“现在就这么一个亲人了,我想风风光光的接茂生回来。按照我们当地的习俗风风光光为他操办丧事。”
  “行,需要我做什么?”
  乔敏霞起身回到屋,过了许久拿着存折本走出来递给我道:“这里面有三万元,麻烦你都给我取出来,我要请全村的男女老少吃酒席。我们家很久没办过事了,就算我替茂生向全村叩谢。”
  我连忙推辞道:“这怎么能行,钱的事不用您操心,我来出。”
  “不,我不需要。”
  我着急了,道:“这是您养老的钱,快收起来,我们作为晚辈的理所应当承担起责任。”
  乔敏霞死死地压着我的手道:“这是我们乔家欠全村老少爷们的,这个钱该我出,别再争执了,把我取出来。”

  看到她坚定的眼神,我不禁眼眶湿润,点点头道:“好,我明天就帮你取出来。”
  她脸上总算露出了笑容,不停地轻拍着我的手臂。
  从永安村回来的路上,我心里一直堵着慌。这到底是谁的错,是乔菲父亲的错吗,也许是,也许不是。
  快进市区时,我把车停到路边,拨通了乔菲的电话。

  “喂,睡了吗?”
  “还没,准备休息。”
  “哦,我刚从永安村出来,见到你姑姑了。”
  乔菲沉默片刻道:“她说什么了?”
  “她想为你父亲风风光光操办丧事,把全部积蓄都给了我。”
  “哦。”
  乔菲从小离开家,这么多年都没回来,或许对永安村和她姑姑的了解知之甚少。我道:“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乔菲难为地道:“我最近在赶一个项目,暂时还完不了,能等我一段时间吗?”
  我对她的态度有些不解,道:“工作不可以先放一放吗?”
  “……我们课长不准假,而且我刚到新公司,所以……”
  “那行吧,什么时候要回来给我打电话。”
  日期:2018-01-08 07: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