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28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已经受够了没有未来的等待!你说她不会回来了,我已经丧失了最后的信念,如果连你都走了,我不知道我活着的意义?”薄夜渊扯着唇,轻声笑了,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坚持什么。
  黎七羽颤栗了一下,想起以前“她”离开,每次薄夜渊那么痛苦,他也真的几次三番为她死过。
  “留在薄家庄园,我给你最衣食无忧的生活,你想做什么我都允你,你需要做的,只是照顾好自己。”
  顿了顿,他低声说,“别再来引一诱我,别玷污我和她的过去,我保证不会再凶巴巴对你。”

  大毛巾裹****身的水珠,她被他小心翼翼地放在座椅,然后,他坐到了另一边去,任由他自己浑身湿透,雨水顺着他的西装裤和皮鞋滴在车,置之不顾。
  黎七羽转过身,脸向着靠背,背对着他,疼得轻轻抽动着肩头问:“可是我……喜欢你。”
  “那从今天起,停止对我的喜欢。”
  “我试过了,停止不了。”
  “当初你是怎么忘了北堂枫,现在这样忘了我!”
  不可能的,她能那么快移情别恋,是因为他是薄夜渊啊!
  “我们才认识一个月,能有多喜欢?你们两年半的感情,难道不我深刻?”

  “不是一个月……”黎七羽侧着脸,左眼的泪斜斜地滴下去,掉进右眼里,“我拥有你们过去的所有记忆。”
  薄夜渊紧绷的脸颊怔然,不敢置信地瞪着她!“你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相处过的片段,我都会看见……像深埋在沙滩的秘密,一个个浮现出来……”
  薄夜渊眼瞳紧缩!
  “从你接近我开始,我不停地想起来。”
  所以她对他的感情突然汹涌地炙热,连她自己都很无措。
  每天晚做梦都会梦见,醒来发现更爱他一些……
  “你知道我们的过去?”薄夜渊眼眸深谙,犹如车窗外狂乱扑打的暴雨,“所有的?”
  “大概吧……”黎七羽轻声笑了笑,“即便没有全部知道,也知道百分之八九十了。”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全部,毕竟还在想起更多。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像是一个贼,偷来了她的记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
  “如果可以选择,我也想什么都不记得。我也不想爱你……”
  薄夜渊攥紧了拳头,复杂的神色望着车窗外,按下手机,吩咐心理医生在薄家庄园等着!
  日记里黎七羽说过,她解离症后,偶尔会做梦梦到以前人格的记忆……所以当时的黎七羽会知道盛十年。
  但像这种所有记忆都能想起来的情况,薄夜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黎七羽心脏重重地钝痛,他不说话,她的世界像黑寂的坟场……
  心脏撕扯地疼痛,越来越尖锐的痛蔓延她的全身。
  回到薄家庄园,薄夜渊长腿迈下车,看着那蜷缩着的背影,冷凝道:“到了。”
  黎七羽一动未动。
  “黎小姐!”薄夜渊皱起眉,发现她的肩头在轻微地颤栗,猛地伸手按住她的肩头,她的嘴唇酱紫色,一只手死死地按着心脏,呼吸气喘。
  该死!
  薄夜渊急了,手在裤袋里搜寻,找到心脏药!

  自从知道黎七羽有心脏病,他随身都带着药,不管去哪都不会忘。即便这两年半她再没有出现,他也保持这个习惯。
  掐住她的虎口,将药丸塞进她嘴里……
  黎七羽长长的睫毛闭着,神色像是很痛苦,她习惯了心脏不舒服,甚至自我惩罚地忍受这种绞痛,因为她的灵魂更痛。
  “黎七羽!”薄夜渊急得大声喊,“心脏病发作了,为什么不早说?”

  黎七羽胸口重重地起伏,心脏疼了一路……
  “我才警告过你,不许折磨自己的身体!”他抱起她,走进庄园主堡。
  心理医生们已经列队在玄关处等着了……
  黎七羽心脏抽抽的,眼睫发湿,她不能坐以待毙,她要想办法。怎么才可以让这个人格消失呢?
  拥有这些记忆的她太痛苦了,她应该不属于这世界,她应该只是一个过渡的人格……
  她希望以前的“黎七羽”出现,如果她回不来,那她也想成为过去。
  黎七羽躺在他怀里,好像在绝境找到一丝出路,头也没那么疼了。
  对啊,过去她能消失那么多次,只要她想,一定可以再消失的。
  张开眼,她痴迷地看着薄夜渊的英俊下巴,突然笑了。
  “记忆相通?”心理医生拿着试题本,研究着她刚刚做题的答案,“按道理来说,解离症跟多重人格不同,是一个人格消失伴随着另一个人格新生。”
  也是说,不会同时两个人格一起出现。
  但黎七羽已经出现过人格交替的情况……
  “根据你的答案来看,你的心理活动很矛盾,像有两个思想在打架……”
  黎七羽蜷着白皙的双腿窝在沙发,紧紧握着水杯,嗓音紧涩问,“所以呢?”
  “我们次对你进行心理测验是半个月前,再一次是一个月前。”几个心理医生交换着眼神,答案传下去都看过,讨论过了,“发现你的性格变化很大。”

  黎七羽长发批卷,这一点不需要心理题验证,她自己知道。
  “你还提到,有时候你会无法自控你的脾气,突然像被附身一样,做出一些你自己也惊讶的举动?”
  “嗯。”
  几个医生又交换眼神,点了点头。
  一旁,撩着长腿的薄夜渊终于被这气氛弄得焦躁不安,打火匣狠狠地往茶几一扔,凝声问:“结果是什么?”
  “另一个人格应该没有消失,蛰伏在她的体内,可能还不愿意清醒……”
  毕竟黎七羽这种病例稀罕,她又是新型案例,所有的心理医生都还没遭遇过她这种两个人格同时存在的解离症情况,只能做基本推断。
  薄夜渊眼瞳凝滞,重声问:“她还活着?!”
  “是的,而且感觉到她的影响越来越强烈。在一个月前,黎小姐初来庄园时,我们给她的心理测试里可见,另一个人格与她的重叠率只有20%。”

  “半个月前,重叠率30%。”另一个医生接话。
  “而现在,竟达到80%……”
  黎七羽也能感觉到她在被侵蚀,越来越像“她”。不是故意的模仿,是思想的觉醒一般。
  “这真的很惊人!”心理医生小心递病例报告道,“重要的是,这些慢慢浮现的记忆也证明她还活着,在潜意识里记得所有相关联的过去。”
  薄夜渊看不懂病例报告,只知道“黎七羽”活着,她没有抛弃他——
  他黑宝石的眸仿佛在发光:“怎么让她醒过来?!”
  “心理病全靠患者打开心结……她的症结在哪,我们还没查出来。”
  当初黎七羽为什么会解离症发作,连薄夜渊也找不到原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离开得那么突然!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找出她的症结!”薄夜渊激动地攥住一个医生的肩头。
  “这需要时间再对她进行观察……”
  “我只给你们半个月!”薄夜渊恨不得一天之内黎七羽醒来,怕她突然又不见了怎么办?“一个星期!”

  心理医生为难得快哭出来:“少爷,这心理病你知道急不来,逼急了只会适得其反……我看黎小姐现在越来越记得过去,是很好的征兆,这是她觉醒的症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