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27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先生,不管你信不信,LK不是我查到的。”
  “不是你查的,也不是你长着脚自己去的?”薄夜渊恼火这个女人事多,在家里好好陪着小天赐够了,一天到晚去碰他和“黎七羽”的过去,真是够了!
  如果不是那晚她算计他,勾一引他,他还没那么反感她。
  都是她活该的!

  “停车。”黎七羽想要解释什么,却觉得说再多也是被讨厌。
  他脸的嫌弃那么明显,她看不见吗?他厌恶她,她死了还难受。
  为什么要寄居在薄家庄园看他的脸色,她是黎七羽啊!
  难道因为她人格转变,她不配有自我,不配有身份,不配去爱人?她不配活着!
  为什么一个个都要给她关爱,再狠狠地把她推进绝境?
  离开这里,她能活出一个新的样子……
  “我说停车——”黎七羽大声地喊。
  司机以为出什么事了,猛地踩下油门,靠边停下。
  黎七羽僵硬别开脸看着车窗外:“你看着我觉得讨厌,那让我下车,我坐在这里也不舒服。”

  薄夜渊紧紧抿着唇,心脏像缺失了一块。
  见他久久不出声,黎七羽轻笑了起来:“还是你舍不得我,想留着我的?其实那晚……我们很开心的。既然都是我,你干嘛要分清楚她和我?我们是一个人啊。薄先生,薄夜渊。”
  “开锁!”薄夜渊难忍她这种语气,她一开始学他,他浑身都紧绷起来,“让她滚下去!”
  咔嗒,车门锁开了,黎七羽拧开门下车,嘴角的笑容僵凝了。
  笨蛋啊,不许哭,这都是她自找的……
  明明接近他时,她知道他心里爱的女人是谁,她偏偏守不住自己的心!
  薄夜渊狠狠地一拳砸在车座靠背,他的内心如此矛盾,想要对她好,以前让她受了那么多伤害,他怎么会再舍得伤害她!可他又答应过“黎七羽”,不会喜欢她以外的女人!
  是他把黎七羽追回来的,希望她爱自己。可她真的爱他了,他又害怕惶恐。
  如果她能和“黎七羽”分割,薄夜渊没那么痛苦了!
  “少爷,让黎小姐这么走了?”雷克低声问。看黎七羽的表情很不对劲。
  “下去跟着她,跟远一点,别让她发现。”薄夜渊拿了烟咬在嘴边,“别让她跑出滨城。”
  黎七羽在街边慢慢地走,她没有叫车,也没有哭,脸色茫然。

  薄夜渊以为她会去酒吧喝酒,喝到酩酊大醉发酒疯,像她被北堂枫抛弃的那样。
  可是她没有,一个人走到公园,盯着空旷的球场发呆。
  她坐在长椅,又想起球飞过来时,替女朋友挡球的男朋友。
  她如果也有一个……好了。
  她不贪心,有一个爱她的、她也爱的男人,他们在有一个家,生一个可爱的宝宝,她是这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离开滨城自由了,她可以去世界任何一个角落。
  可是她为什么要拥有“黎七羽”的记忆呢,她也不想啊!这样爱着薄夜渊的她,像被牵绊住了脚。
  她被北堂枫抛弃时,还能去酒吧找男人,还想着自暴自弃随便找个男人嫁了。
  原来真的心里有一个人的时候,她连自暴自弃的机会都没有……
  她在他面前,会变得特别卑微,哪怕被他肆意践踏、嘲讽,在他的轻视也想活在他身边,也想看到他。
  他出现会心跳加速,听到他的声音觉得心满意足。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雨,厚厚的乌云遮天蔽日。
  黎七羽茫然看着球场,眼睛被雨水洗礼,一动不动坐着……

  “黎小姐,回去吧。”一把伞撑在她头顶,雷克带着两个保镖走近,本来是远远看着她的,下雨了她竟这样傻傻地淋着,也不会躲雨!
  黎七羽仿佛听不见,长发湿漉滴着水,眼神冰冷。
  雷克也不敢碰她,毕竟这是“黎七羽”的身体,没有少爷的命令,谁敢碰?
  劝了好一会儿,她根本像一个人发着呆。
  直到,颀长的身影冒着雨出现……
  薄夜渊浑身充满戾气,横过大个操场走来,看着她淋成落汤鸡,裙子被雨水淋湿贴着她娇美的身材曲线,她冷地面色发白的样子。
  薄夜渊眼神黑暗浓郁,两个保镖包括雷克忙转开身,不敢再看她……
  他脱下身的外套罩在她肩,紧紧地裹着,打横抱起来。

  黎七羽已经淋得彻底湿透了,长发和裙子一直在滴水。
  他一出现在她面前,她的心脏乱了频率,呼吸紧窒……
  黎七羽呆呆地看着他把她抱起来,她坚忍的泪水止不住,脸埋进他的怀里。像是压抑到不敢哭出声,她一点声息都没有,只有泪水大颗大颗地往下咽。
  薄夜渊抱着她往前走的脚步微微一顿,她哭了,他为什么会那么难受那么痛!

  雷克打着伞紧跟在身后,对于薄帝和黎小姐的爱情,他全程懵逼不在过程。为什么突然吵架了,突然又粘腻在一起,突然又老死不相往来,突然怎么又海誓山盟了……唉。他真的不懂爱情。
  薄夜渊将她送进车里,看着她微青的唇,她的手冷冰冰的……
  三四月的天气乍暖还寒,刚刚下雨起风了开始冷,她居然淋雨,疯了吗!
  “拿热毛巾过来——”

  薄夜渊低吼着,先用空调毯把她的头发包住,揉搓。
  黎七羽哭红的眼闷闷地看着他,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他担忧、焦虑的眼神。
  变成记忆里他对“黎七羽”的样子,那么地心疼她!
  黎七羽知道,他担心她淋雨生病,是害怕她弄坏这具身体了……才不是因为担心她。
  阿嚏。

  黎七羽后知后觉感到冷意,一个大大的喷嚏打出来,身体瑟缩发着抖,手臂起了鸡皮疙瘩。
  薄夜渊揉搓着她的肌肤,车内温度调高。
  “我警告你,不许生病,不许淋雨,不许做一切伤害自己的事!”薄夜渊接过热毛巾擦着她的脸,心疼得发紧。
  黎七羽鼻子酸涩,为什么那么难受呢?
  “薄先生……你放过我吧。”她低语。
  薄夜渊正在给她解纽扣的手指蓦然停住,看着她僵白的一张小脸。
  “待在你身边,我很痛苦……你也难受。放过我。”黎七羽低声笑道,“什么时候她回来了,我相信她会自己回到你身边的。”
  “……”

  薄夜渊长长的睫毛凝落着雨水,想到让她走,心脏挖痛。
  “休想!”他扯下她湿透的长裙扔到一旁,“我好不容易找回你,不会让你再离开我的视线了!黎七羽,你别想着能离开我!”
  黎七羽看到他眼底的痛苦,他舍不得她这具躯体,她知道……
  她为什么要在意他的感受,她直接任性地走是了,为什么会害怕他伤心?
  薄夜渊拿着毛巾轻轻地擦拭她的身体,她白皙肌肤都是他种下的爱痕,他的手指开始发抖。
  “如果,我一定要走呢?”她低声问,“你知道,如果我真心想要走,你拦不住我的。”
  薄夜渊喉结剧烈地起伏:“那我可能会死。”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