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6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凯可以再等一等,等彭梦琳真的上当受骗,或者就要被骗的那一刻,秦凯如英雄一般,我觉得那个时候彭梦琳会很感动。景文卿等的也是那一刻。

  不得不说,景文卿真的阴险,想出来这么一招。
  把秦凯安全送到家,秦凯邀请我进去坐坐,我笑着婉拒,秦凯逼着一股劲,要查跟彭梦琳在一起的男人,请我进去,只是客气客气,我又不傻,怎么会看不出来。
  进了电梯,我伸出了手,要按一层,可鬼使神差只按了下一层。
  稍等几秒,电梯门开,我走了出去,打开了我租的房间,有段日子没回来了,家具上一层灰,对这个地方,还是有些感情的。当初,跟关珊闹到那个地步,一个人在这里抽烟喝酒,悲痛,那些个辗转难眠的夜,存在于我生命之中,已经无法割舍。
  我现在跟白子惠很幸福。可是并不代表我忘记了过去。
  静静的坐了五分钟,我走出了屋,反锁上了门。

  楼道的灯依旧明亮,可是照不了心里深处的一丝阴霾。
  不仅仅是关珊死亡的事,还有各个方面的压力,更重要的是读心让我看到人性最卑劣的地方,接触的多了,我也被暗影所侵蚀。
  谁都不知道现在的我是多么的烦恼,多么的向往光明。
  敲了敲齐语兰的门,踏踏,脚步声,停顿了一下,应该是看看门外是谁,门开。露出齐语兰的脸。
  “董宁,这么晚,出来什么事?怎么不打电话。”

  一句简单的话,让我却很尴尬。
  我习惯了有事给齐语兰打电话,所以,我出现,齐语兰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我说:“没事。正好送秦凯回来,他喝了酒,情绪又有些失控,刚才回去了一趟,正好路过,就想着来看看你。”
  齐语兰噢了一声,说:“进来吧。”

  房间里略微凌乱,不是齐语兰的风格,我来齐语兰家次数并不多,小美女李依然在齐语兰家暂住的时候,过来次数多一些,恍然回首,那段日子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可那一段时光是开心的。
  我还记得。不管齐语兰多忙,房间是整洁的,跟现在大不一样,这说明了一个问题,房间的主人出了问题。
  坐下后,齐语兰也不说话,她整个人有点颓废。这应该是她最真实的样子。
  正在我犹豫该如何开口的时候。
  齐语兰缓缓说道:“董宁,你应该看出来了吧。”
  齐语兰的眼睛还是那么锐利,让人几乎招架不住,她是丨警丨察,还是刑警,更是特勤,身上带着煞气,这是正常的,说起来,加入特勤后,我也有所改变,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脸上棱角更分明了,目光也比之前更有气势,应该是经历的事情太多了,人改变了。
  感觉齐语兰现在看我跟看嫌疑人一样。
  其实,我本就不打算瞒齐语兰的,不光是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还因为这事想瞒也瞒不住,何必这样遮遮掩掩,一点不男人,点了点头。承认自己知道,然后我问,“你爸爸他还好吧,我只知道你爸出了事,但是具体什么事并不清楚。”
  苦笑出现在齐语兰的脸上,无论多么坚强的女人都会疲惫,都有脆弱的时候。不管是齐语兰,还是白子惠。

  越强大的女人,出现这种状况越棘手,因为她们一直生活在压力之下,反噬极大,难解。
  “真讨厌!”
  齐语兰很不满的说,她双手环胸,身子往后靠,眼睛盯着我的脸,很专注的看。
  今晚的齐语兰穿得很随便,是那种家居服,摇粒绒的,颜色很素颜,也不显身材,可还是好看。
  美女就是美女,不化妆,样子气质也异于常人。
  “啊!”
  真讨厌,什么意思?
  难道是讨厌我。
  不会吧。
  “我讨厌你!”
  齐语兰看着我,缓缓的说,说的很认真。
  还真是讨厌我,可是为什么啊!我实在不懂,我是挺烦人一些,总找齐语兰帮忙,可是不喜欢这样可以早点跟我说啊!
  这样说我,我有点受伤。

  人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坚强,要不说最亲近的人,伤人最深,一些话语,陌生人说没什么,但你最在意的那个人说,万箭穿心。
  齐语兰虽然没有上升到我最在意的那个人,但无疑她对我是重要的,听她说讨厌我,说实话,我心里不太好受。
  我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心里不是滋味。
  齐语兰轻笑一下,说:“董宁,我最讨厌你什么秘密都知道,在你面前似乎没有什么隐私,好像没穿衣服一样,没有呼吸的空间。”
  原来是讨厌这种事啊!还好,还以为讨厌我呢,这种事情我是不在意的。
  我低下了头,笑了一下,说:“我没有你说的那么神。”

  齐语兰说:“我觉得有,我就是有那一种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了。你着急走吗?陪我喝点酒吧,我自己一个人喝没意思。”
  喝酒?这个时间?
  不是一个好主意。
  酒后易乱性,这是常识啊!
  不过,这是站在我的立场说的,我晚上喝了一些,没喝太多,但喝的也不少。属于刚刚好那样吧,微醺,这个状态,回家洗个澡,然后睡觉,很舒服。
  再跟齐语兰喝,应该就多了,我觉得自己是个自制力比较强的男人,我现在肯定不会做出背叛白子惠的事,被人背叛的滋味我品尝过,实在太痛苦,体验过了,便不想让别人体验,尤其是白子惠。她是我珍惜的女人。
  想一想背叛之后,白子惠会多么痛苦,多么心碎,便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我不是不相信自己,只是觉得能够避免的话,最好避免。
  不过站在齐语兰的角度,她现在正是难受的时候。自然想要痛饮一杯,解解愁,我跟她的关系,就这样走了,不好。
  “当你答应了。”齐语兰站了起来,去了冰箱,拿了四罐啤酒出来。

  什么叫当我答应了,我只沉默了两秒而已。
  把啤酒放下,齐语兰觉得还有些不够,又拿出来两袋花生,还有两袋零食,小黄鱼,她找来一个大盘子,把花生小黄鱼倒在盘子里。
  花生是那种酒鬼花生。小黄鱼色泽不错,都是下酒的,我没忘记,齐语兰是个吃货。
  打开啤酒,刚从冰箱里拿出来,很凉,麦芽香从口腔里爆炸,有饱腹感,拿起两粒花生,扔进嘴里,咀嚼,恰到好处的香。
  喝了几口酒,我还没问,齐语兰自己说了起来,她爸确实是出了事,被人调查,在这个过程之中,身体还出现了问题,现在正在养身体,事情应该不会太大,但是因为这件事。齐语兰爸爸颇受打击,变得有些苍老。
  但这并不是压垮齐语兰的原因。
  日期:2017-01-14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