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01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玉坤“嘿嘿”一笑:“老裴,这你就不懂了吧,那是老常看上老楚了。”
  “胡说什么?”楚天齐斥道。
  “老楚,我可没胡说,现在那娘们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好不容易看到你这么个猛男,还能没有想法?老常对你有意思。”曹玉坤说的煞有介事。
  裴小军笑着附和道:“哈哈哈,对对对,女人三人如狼,四十如虎嘛!老常正是虎狼之年,肯定想着夜夜……”

  “咣当”一声,屋门推开,一个黑着脸的女人站在门外。
  看到这个女人,裴、曹二人立刻闭了嘴。
  “怎么不说了?都哑巴啦?”女人吼道。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裴、曹二人口中如狼似虎的常慧敏。
  常慧敏脸色铁青,走进屋子,愤怒的眼神从每个人脸上扫过。
  面对着女上司的怒目而视,三个年轻男子都低下了头,毕竟背后说人坏话,又被当事人听到了。
  “抬起头来。”常慧敏再次吼了一声。
  三人只得抬起头,却又不敢与女领导对视。
  “刚才不是说的挺热闹吗?怎么都成哑巴了?继续说呀。”常慧敏从三人面前经过,重复着最后的四个字。
  三人依旧没有开口,偷偷对视了一下。
  常慧敏一巴掌拍到桌子上:“说,今天必须说出个所以然来,不说都不行。到底是谁说的,是谁大放厥词?敢说不敢说,什么东……算什么男人?”
  看看另外二人,裴小军开了口:“我说的。”
  常慧敏连连点头:“好,好,是条汉子,是个男人。那你说,继续说。”
  裴小军道:“常司长,我先纠正一下,我不算男人。”
  什么?常慧敏就是一楞。
  楚、曹二人也愕住了,老裴这是要说什么呀?

  “我还没成家,还是个男孩。”裴小军给出了答案。
  “噗嗤”,曹玉坤忍不住笑了。
  楚天齐强忍住了,但也憋的难受。
  “好啊,好啊,你真矫情。”常慧敏显然也想笑,却又不能笑,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行,就按你说,你不是男人。那你把刚才讲的继续说下去。”
  “好,好。”裴小军答过之后,又迟疑着,“我,我说到哪了?老曹,跟我提个头。”
  曹玉坤又气又好笑,吭吭哧哧的说:“你,你好像说到什么狼呀,虎呀的,具体我也想不起来了。老楚,你还记得不?”
  楚天齐心里话:真是一个都不能少。他摇了摇头:“我也只听到虎呀,狼呀的。”

  “对了,我说到那个常,常……常什么来着?”裴小军话到半截,又转向了曹玉坤。
  暗骂了声“死老裴”,曹玉坤接了话:“你说的那个叫常想什么来着,对,就叫常想。”
  在裴、曹对话之际,常慧敏转回身,迅速关上了屋门。
  三个年轻人对视一眼,都读懂了对方眼神中的意思:这个女人怕丢人。
  常慧敏坐到了椅子上,扬了扬头:“说吧。”
  连着咳了好几声,裴小军说了起来:“话说这个常想啊,三十岁的时候就变成了狼,四十岁的时候就变成了虎。变成了老虎,变成了狼,她就想着,白天黑夜想着什么呢?”
  楚天齐心中暗道:这小子还真敢说呀。
  曹玉坤也是这个想法。
  常慧敏此时的脸色都有点绿了。
  “常想是想着要偷东西了,偷什么呢?偷人?”裴小军眼珠来回乱转着。
  此话一出,不但常慧敏脸绿的可怕,就连楚、曹二人脸色也变了,心道:老裴,说话可不能太出格了呀。
  “偷人不行,太危险,也容易让人说三道四。那就偷猫呀,狗呀,对偷鸡,偷小鸡,于是这个常想就天天黑夜出去偷,也有小鸡自己撞上门的。反正只要是到嘴的肥肉,常想就不让它跑了,就要……”裴小军摇头晃脑的讲说着。
  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心道:你小子真能胡诌,就不知能不能糊弄了常司长。

  一直到裴小军停下话头,常慧敏才咬着牙说:“还有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到底是什么意思?哪写的?叫什么?”
  “没了,我暂时就看到这儿,结果就不小心掉到河里,冲走了。我这人看书也粗鲁,也没看书名,封面什么都没看。”裴小军神色一本正经,“这个故事也没有具体年代,应该算是架空小说吧。”
  “编的什么东西,我看编的人就是脑残,就是神经病,就是,反正不是好东西。”常慧敏咬牙切齿的骂着。
  “嗯,不是好东西,就不是好东西。”裴小军随声附和着。
  楚天齐憋的肚疼,却不敢笑,就没见过裴小军这么奇葩的,竟然如此自黑。转念一想,他又觉得可能裴小军并非在骂他自己。
  常慧敏暗嘘了几口气,脸色由阴转睛,说了话:“裴小军,三月二十七号那天去哪了?干什么去了?”

  “二十七号,二十七号,星期一。”叨咕几句后,裴小军说,“我去参加人力资源部考试了,从早上就去了,一直考了一天。是单位组织的,好几个人都参加了,您应该知道吧?”
  “楚天齐,站起来。”常慧敏忽然把目光转到了另一处。
  楚天齐一楞,这才意识到,那哥俩一直在那杵着,就自己坐着呢,于是赶忙站了起来。
  常慧敏缓缓的说:“我记得那天我正好过来,问你他俩去哪了,你说调研去了,这是怎么回事?当天裴小军来了吗?”
  妈的,怎么这娘们又对准我了?尽管心中腹诽,楚天齐也只得打着马虎眼:“是吗?那,那可能就是我记错了,要不就是听错了。下次注意。”

  裴小军忙接了话:“那几天我确实说过要去调研,估计老楚听混了。”
  “哼哼哼。”常慧敏冷笑连连,“堂堂正处级调研员,成天无所事事,除了诋毁他人,就是散布谣言,现在竟然结成了攻守同盟。我看就是成天闲的,就是在混事。”说到这里,常慧敏站了起来。
  在地上踱了几步,常慧敏右手来回笔划着:“看看,你们看看,烟头到处乱扔,屋里烟气腾腾,还有国家部委的样子吗?这分明就是乡下大帮混。我就奇怪了,以前也没发现呀,怎么从三月份开始,就成了这样?这是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楚天齐不禁暗道:什么意思?这好像意有所指吧?
  “没有过大部委工作经历,情有可愿,可也得主动学呀。什么都不懂,还不去学,反而把不良习气传给他人,这是部委公务员应该做的吗?”常慧敏声色俱厉,“即使学,也得学点好的,也得一步一步来,不能好高骛远。什么都不是呢,反倒给以前的事挑毛病,这是要干什么?”
  这个女人怎么把矛头对准了我?不但影射自己带坏了那二人,还把学习、比对文档资料的事上纲上线,这分明就是指桑骂槐。不,就是借题发挥。

  “来自小地方,来自乡下,也没什么,乡下也有素质高的人,为什么就不学好呢?”常慧敏“嗤笑”道,“非要一块臭肉坏的满锅汤?”
  此时再明白不过,这个女人就是在说自己,楚天齐不禁火气,胸脯气的一鼓一鼓的,嘴唇动了几动,但终究没有说什么。他想起了老叔的嘱托,知道自己现在不能惹事,于是就硬着头皮继续听着。
  日期:2018-01-08 07: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