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7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扑哧”一声,贺楚涵笑了,随后不屑地说:“这是长期价格,本姑娘以后就包你了!”
  第749章
  张清扬心中苦笑,低下头趁她不背,狠狠地吻了她一口,然后就跑掉了,只听贺楚涵在屋里喊道:“张清扬,我们要定下一条规矩,只许我吻你,不许你吻我,只许我要你,不许你要我,只许我……”
  望着空荡荡的房间,贺楚涵幸福地笑了,那种拥有一个男人的感觉,真好!
  今天还是张清扬上班第一次迟到,可是一想到昨夜贺楚涵那生涩的技巧,就忍不住发笑,迎面撞到苏伟也没发现。
  “喂喂,你小子傻笑什么!”苏伟好笑地捶了他一拳。
  张清扬打了个哈欠,笑道:“没什么,我心情好不行啊?”
  “哟,难得啊!”在苏伟的眼里,张清扬一直都是那种喜怒不外露的人,与他接触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他一直都沉着脸。苏伟很好奇地问道:“遇到啥喜事了?”
  张清扬自然不会把被贺楚涵长期包養的丢人事情讲出来,摆手道:“大人的事,小孩子一边去!”

  “喂,有你这种朋友么!”苏伟气得够呛,阴后又一脸婬笑道:“怎么,把我们领导拿下了?”
  “胡说!”张清扬吓了一跳,表面上还算振定,心里想自己还真有些沉不住气了,幸好是被苏伟发现,要是换成别人难保坏事。
  “哼哼……瞧你那小子的淫样!”苏伟微微一乐。
  张清扬也不想解释什么了,摆手道:“我回去工作了。”
  接下来的几天,张清扬承担起了照顾贺楚涵起居的任务,初为人妇的贺楚涵,搞得现在一往张清扬的腿间瞄,就经不住全身颤抖。其实她早就恢复好了,可是每天都有个男人过来叫自己起床穿衣,洗衣做饭,这种感觉很好。

  特别是当她慵懒地躺在床上指挥着张清扬收拾房间、擦这擦那时,心里就有一种优越感。自然别看两人发展到了现在一步,可是表面,贺楚涵只是把张清扬当成包養的小秘一般。好像两人间只是顾主与被顾的关系。
  有时候望着张清扬穿着围裙屋里屋外的忙活着,贺楚涵真有一种抛开一切,退出仕途,老老实实回到乡间,和张清扬过上普通的生活。可是这些也只能是梦想了。贺楚涵一直都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在仕途上追赶张清扬,甚至超过他。她还年轻,与成熟的张素玉不同。
  张素玉可以说活了半辈子才找到真爱,他可以为了这个男人抛弃一切,她已经看透了事间一切世态炎凉。而贺楚涵不同,相对而言她还年轻,她有着自己奋半和坚持的目标,虽然她也爱张清扬,更可以为他去死。但这并不代表着她可以委身于他,要不然这份爱也不用纠缠这么久才有结果。她是一个十分要强和自尊的独立女性,原本就瞧不惯张清扬的大男子主意,所以才不会寄身于他的背后。
  更何况在濕身于他的前提下,贺楚涵已经想好了一切退路,她准备好随时离开他,因此才会有那天晚上制造出是她占有张清扬的表象。她只是希望这个男人能够越走越好。如果有天自己会阻碍他的发展,她就选择离开,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分手,因为她会说玩够了!不包他了!
  有天晚上,张清扬洗完衣服正准备回家睡觉,贺楚涵扬手叫住他,很有些跨国公司老总的意思,笑道:“你这几天表现得不错,这是奖励!”
  望着她手上那几张百元大钞,张清扬真是欲哭无泪,真是没想到这辈子第一笔意外的收入是卖身赚来的。
  “那个……我们谈谈呗……”张清扬早已经习惯了贺楚涵的这种作风,所以笑着把钱装进钱包,这几天奖金着实得到了不少,让原本不在乎金钱的张清扬钱包都鼓了。

  “谈什么?”贺楚涵冷静地望着他。
  “楚涵,这几天你给我的奖励很多,因此我的意思是……我也要有所表示,今天晚上免费陪你一次。”
  贺楚涵愣了那么几秒钟,随后冷冰冰地说:“张清扬,我说过,只许我叫你,不许你安排我的生活,今天本姑娘没心情,不想让人陪。”
  “嘿嘿,我自愿的,自愿付出。”张清扬恬着脸说道。一想起那夜的刺激,他的心便熊熊燃烧起来,那天晚上刺激得有些过头,张清扬很想再亲身感受一下。从那以后,贺楚涵还没让自己碰过呢。
  “张清扬。”贺楚涵温柔地唤道。
  “嗯,我听着,听着呢……”张清扬兴奋的小脸通红,还以为他改变了主意。

  “我限你10秒钟内离开我的房间,否则我就和你解除合同,不包你了!”贺楚涵脸上挂着微笑,目光却十分毒辣。
  张清扬哑口无言,灰溜溜地起身就要离开,一脸的失望。暗想这辈子也算是情场老手,还没在女人跟前栽过跟头。虽然有时候会在梅子婷那里吃些苦头,但如果自己真发了威,那丫头会乖乖就范的。却没想到被贺楚涵给收拾得不敢反抗,她说什么也只能听着了。要不然以她的性子,还真说到做到,万一真的以后不“包”自己了,损失岂不更大?
  就在张清扬关上房门的一刹那,贺楚涵轻声道:“回来吧,本姑娘现在又想要男人了!老规矩,你在下,我在上。”
  张清扬大喜过望,转身就扑向床,心中暗道:什么我下你上,真做起来,本大爷可就犹不得你了!
  “啊……”张清扬坐在办公室里伸了个懒腰,同时打了个哈欠,昨夜实在有些劳累过度。
  张清扬一连要了贺楚涵两次,这两次与贺楚涵第一次时的主动不同,张清扬使出全身的解数,让贺楚涵一次次达到欢乐的顶峰。到后来贺楚涵缠在他的身上,不得不柔声感慨:“还是在……下面舒服……”
  不过第二天早上她可就变了脸,数出一千元交给张清扬,尽管脸上还带着被滋润后的春意,可冷冰冰地说:“昨天我要了你两次,说好一次五百。”
  瞧着她那种公事公办的气人模样,张清扬也是很无奈。一回想她给自己钱时的表情,张清扬就想笑。
  “张司长?”见到张清扬突然发傻地笑了,对面的确副司长陈静好奇地问道。
  “哦,呵呵……对不起。”张清扬的脸有些红,真没想到自己原本修练得泰然自若的性格被贺楚涵打击得体无完肤。
  “张司长,想到什么美事了?”
  “呵呵,没事,没事,刚才一下子想到我那儿子,昨天回去看了他一眼,他缠在我身上叫爸爸,呵呵……”张清扬恬着老脸说慌,把缠在身上的贺楚涵改成了儿子。
  “现在的孩子啊就和爸爸亲,我儿子也是……”陈静脸上也有了笑意。
  陈静过来和张清扬研究今年司内福利的事情,还有几天就元旦了,各个部门的福利奖金基本上也下发了。只剩下东北司。下面的干部总在陈静面前提,张清扬迟迟没决定,她也不会做主,只好来请示了。
  到不是张清扬装清高,只是他过去一直在基层工作,这种福利奖金的工作都由市委办负责,他只等着拿钱就是了。这突然间来到部委,就把这事忘记了,经陈静提起,才想到还有这么一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