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244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花的肚子很应景地叫了起来,我转头看看他,只好答应,吃就吃吧,反正边吃边说。
  餐厅在楼下,和楼上一个风格,偌大的房间只有桌椅。老头引我们来坐下,一桌丰盛地菜肴已经摆好。
  我有些纳闷,没见过这么浪费的,再有钱也不能把房子搞成这样,不空的慌吗?
  老头显然看出了我的疑惑,“四安先生,老朽年轻的时候受过惊吓,从那地方出来之后再受不了狭**隘之地,不怕您笑话,就连电梯也是专门做了个大的,要不便觉得喘不过气来。”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心道这还是有钱人的毛病,老子也是从那个地方出来的,也没留下心理阴影。
  菜很丰盛,小花吃的很尽兴,我一直在套这个老头的话,最后发现,这个老头很圆滑。
  “食不言,寝不语。”老头如是说。
  其实我也投入了这场大嚼中,我几乎算不清楚自己有多久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饭菜了,该死的格珈不光摧毁了我们的社会,还几乎摧毁了我们的饮食文化。
  拿餐巾擦了擦嘴,我开了口,“老先生,还没有请教您高姓大名?”
  其实我这样问已经非常直接了,我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这种认识是哪里来的,但是我知道,如果这样问,几乎就是已经带上了敌意了。
  “姓名,四安先生不必介怀,老朽早就忘记了。”这老头子呵呵笑着说,“至于四安先生眼下要紧的事情,老朽虽然不才,却也可托大指点一二。”
  我听他这话越说越不客气,心中有些火大,人就是这么奇怪,别人要是一开始就颐指气使,到最后这么说反而会感到舒服,要是开始太客气了,到后来熟了说什么都有些讨厌。

  “我眼下有什么事情?”
  “董征!”老头子扔下餐巾,站起来道。
  “董征?”我愣了一下,突然有种被人当枪使的感觉,“老先生恕我无礼,您是什么来历我还不清楚,有些事情我也不敢相信。”
  这话说得十分无礼,容予思听我这么说也站了起来。那老头愣了一下,笑了起来。
  “年轻人太多疑可就显得老了……”老头又坐下道,“几十年前的时候,我也和你们一样,年轻,不怕事,仗着家里有些背景到处惹是生非。”

  我听着老头开始回忆童年了,心里想我们年轻是不假可是绝对没有背景也不敢惹是生非。
  “那一年我们一帮人年轻气盛,酒后惹事打死了人,好在加重多方周旋,我又只是个从犯,判了二十年,没错,就是在你那个监狱。”
  我心说不会这么巧吧,问了一句,“您今年?”
  “我今年才七十岁,想不到吧?”
  我心说有什么想不到的,七十多岁比你老相的多了去了。
  “监狱里看我聪明,让我学了技术,干电工。”
  我越听越觉得不对,但是觉得还是应该听他说完。
  “当时有个队长对我很好,有什么好事都想着我,有一次,四号坑道出了故障,因为这个坑道很接近边缘,所以修好了就是大功一件,于是他叫了我和另外一个犯人,加上一位队长下了坑道。”
  “等一等,”我终于忍不住了,出言打断,“他们叫什么名字?”
  老头奇怪地看我,“另一个犯人叫做卢源,两位队长一位名叫刘未名,一位名叫张国庆!”

  老头的声音不大,却如一道炸雷在我头顶炸响,“你是冯柏霖?”
  “四安先生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没空搭理他,心中不断盘算着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那个冯教授不是已经死在那个山腹之中吗?怎么此刻又冒出来一个,他是冯柏霖,那么死的那个是谁?
  我想不出来,无力地摆摆手让他继续说,这老头此刻眼中却多了几分了然之色,继续道:“四号坑道的故障很容易排除,但是就在我们维修的时候,却突然出现了一个毛人!”
  “这个人全身长满头发一般的乌黑毛发,看不清面孔,看到人之后就开始攻击,我们几个也算是精壮小伙子,但也打不过他,几个人都被咬伤了!”
  “但是这时候那个老队长刘未名却大显神通,用一种我们也理解不了的方式干掉了那个毛人!我从未想到一个人能有如此神通……”
  老头脸上现出一份震惊之色,可见当时的事情对他的震撼经过这几十年的岁月还依然如故,喃喃道:“神通,没错,就是神通!”
  “后来呢?”我忍不住打断他。
  “哦,后来。”老头蒙正了一下,继续道:“后来刘队长说底下出了事情,坚持要下去看一看!我们向前走了几步就掉进了无底的深渊……”
  老头又走神了,我紧盯着他,接道:“后来你们随着水流,见到了你从来没有见过的神迹!”
  老头的眼睛瞬间睁大了,过了很久才平复了情绪,缓缓道:……”
  “四安先生见笑了!”
  “后来呢?”我感到这么久以来所有困扰我的问题都能在他这里找到答案,
  接着问道。
  “后来我们返回了监狱,但是身体却发生了一些变化,你知道,那些格珈们
  “对了,你怎么知道他们叫格珈?”

  “刘队长这么叫他们,矿石研究所的人也这么叫!”
  矿石研究所?我们监狱的确是有这么一个单位,不过早就已经撤销了编制,他们怎么还知道这种东西?
  “跟矿石研究所有什么关系?”
  “我们出来之后就一直在矿石研究所接受治疗,他们试了很多药,但是完全没有效果,后来还是刘队长救了我们!”
  “后来刘未名怎样了?”
  “他死了,死在矿石研究所里!”
  这个结局和我知道的事情不符,死了是死了,可是刘未名不是被当场击毙的吗?
  “怎么死的?”
  “我后来调查过,但是没有查到,所有相关的资料都被销毁了,我推测,可能唯一知道当年事的,就是常东来。”

  “常东来那时候出生了?”
  “他爸是矿石研究所所长!”
  我还真不知道这一节,矿石研究所当时在我们所红极一时,但是随着社会风波地降温,最终也是不了了之了,只留下几个编制美其名曰看守标本,其实怎样我们是心知肚明。“但是常监并不知道什么事情!”
  “我要是知道这些事情,我也不会告诉我儿子!”这老头突然有些不着调,我突然意识到这些事情离我还远,他还没有将最重要的事情告诉我!
  “老先生!”我还是拿不准他是什么人,“您之前说董征?”
  “对!董征!”老头拿起面前的杯子一饮而尽,“这个基地是董征的!”
  “你不用怀疑,现在所有的基地都想独立,董征是最激进的一个!”老头摸了一下膝盖,继续道:“他为什么想扣住你,就是为了得到你的秘密!”
  这老头抬了抬手,旁边黑西装拿了一份资料过来,老头靠向靠背,一面翻检着道:“董征知道这次是他的机会,而你则是这次世界的救星。”老头说到这,突然泛起眼皮。“四安!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奇货可居?”
  我还未回答,这老头立马道:“没错!你!就是奇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