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5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洛瞎子终于带人找到了重开通道的办法,将阴魂送往了黄泉道。
  大部分牛头阴卒都跟了过去,唯独留下二十多头在这儿,继续帮忙找寻剩余的阴魂。
  一切进行得十分顺利,在这期间,小佛爷一直都没有再搞什么大动作。
  他的主要目的,似乎就是小蝶的那一件事情。
  时候据我们的了解,之前在泰山阴阳界那儿与我们分道扬镳的牛头阴卒,除了个别的几个之外,其余的都没有再见到踪影。
  也就是说,至少有三十个到四十个的牛头阴卒,成为了小蝶的祭品。

  那可是阴卒……
  想一想,都让人感觉到可怕。
  又过了一天,这边的事情基本上已经进入了正规,具体的节奏也都由洛瞎子所带领的民顾委来接管,冥狼部队的那位中校找到我们,希望我们能够跟他们一起前往沂蒙山区,深入丛山中,去打击小佛爷的势力。
  对于这个邀请,我们在经过郑重其事地考虑之后,选择了拒绝。
  倒不是我们不想要找小佛爷的麻烦,又或者是对冥狼有意见,而是凭着“小佛爷”这三个字,在没有特别强力的情报支持下,去那里找他,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希望。
  我们不愿意做那种没有意义的事情。
  拒绝冥狼的邀请,这是一件很让人忐忑的事情,不过最终我们还是表达了抱歉。
  我们也没有继续在临时指挥部这里停留,杂毛小道准备送死者回返茅山,洛小北要去宝岛与她姐姐、依韵公子汇合,至于我和屈胖三,则在徐淡定的邀请下,前往江阴梁溪。
  去往江阴梁溪,其实是处理关于叛徒内奸的事情。
  尽管到现在为止,我都不愿意相信方志龙叛变的事情,而且徐淡定虽然有多条线索,但最终都没有办法拿出直接证据,但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
  这件事情,应该是没有错的。

  所以经过商讨,我们达成了一个“引蛇出洞”的计划。
  计划的内容,就是我假意跟方志龙这边达成共识,前往慈元阁这边来,与他见面,商讨营救我哥的事情。
  至于徐淡定这边,这负责对这儿进行监视,有任何的情况,都会及时支援。
  这件事情的成功很有偶然性,取决于对方的判断。
  为什么这么讲呢,应该从最稳妥的方法上来看,将我骗到米国的五十一区去,然后在那个我完全陌生的地方,集中数之不尽的高手,将我给擒住,这才是最保险的手段。

  当然,也不排除敌方即将发动攻击,所以在国内有大量的高手存在,为了争取时间,直接在这里下手。
  而如果是后者的话,说明对方拥有足够的把握,能够一举拿下我。
  也就是说,我将面临着极大的危险,甚至可能死在这里。
  所以对于这件事情,徐淡定劝我还是慎重地考虑一下,不要太过于自信,导致发生什么不必要的事情。

  毕竟在此时此刻,我的作用实在是太重要了,已经无人可以取代。
  对于这件事情,我思索了许久,终于还是决定动身。
  俗话说得好,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媳妇抓不了流氓,我若是太过于惜身,又如何能够在短时间内,尽可能地探听到我哥的消息呢?
  我每一次想起自己要回到东海蓬莱岛,去面对自己父母和两个嫂子那期待的眼神,心中就忍不住地疼。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呢。
  尽管一些列的铺垫,我和屈胖三赶到了江阴,与亲自赶到了这儿的徐淡定汇合。
  在与方志龙的电话里面,我并没有跟他说太多的事情,关于屈胖三,我也告诉他,说屈胖三有事回茅山去了,就我一个人过来。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认真地听了一下对方的语气,却并没有听出什么来。
  抵临梁溪的当天傍晚,我搭乘出租车来到了慈元阁位于湖边的园子,再一次拨通了方志龙的电话,他告诉我跟之前一样,从后门进来,注意不要让人看见了。
  我说好。
  轻车熟路地进了慈元阁,我一进来,立刻就有一个满脸木然的中年大汉在那里等着我,朝着我拱手,说请。
  我跟着中年大汉往里走,几经转折,又到了地下室。
  之前我们来过这里,里面有瞧见许多人员,大多都是慈元阁养的制器手艺人,不过我现在一路走过来,却没有见到几人,显得格外冷清。
  瞧见我驻足观看,那中年大汉解释道:“自从上一次的事情发生之后,生意越发惨淡,许多人已经打发出去了。”
  如果是什么也不知道的话,这种解释也没有什么。
  但得到了徐淡定的情报后,我知道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那就是慈元阁早就已经做好了抛掉手中业务,移居国外的想法。

  穿过一处阴森的长廊,我来到了最里面的密室。
  门开,方志龙早已在里面等待着我,双方见面,方志龙走过来,与我热情相拥,然后装作不经意地往我背后贴了一点小东西。
  那玩意很轻微,如果不仔细感觉,完全察觉不到。
  而与此同时,我被他请到太师椅上落座的一瞬间,感知到了界碑石和限制大虚空术的法器力量。
  两种东西一入感应,我顿时就明白了,敌人已经等不及。
  坐下之后,我看着满脸热情的方志龙,认真地问道:“方阁主,为什么?”
  啊?
  为什么?

  简单一句问话,道出了我心中的许多无奈。
  如果有可能,我宁愿当初都不认识这个人——因为人生之中最悲哀的事情,就是被朋友所背叛。
  是的,我把这位方阁主,当做了朋友。
  只可惜……

  听到我的话语,方志龙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愣,然后脸上露出了几分尴尬的笑容,说陆言,你说什么呢?
  他也听出了我话语里面的疏离之意,毕竟一句“方阁主”,还是很明显的。
  我认认真真地盯着他的眼睛,然后又问了一遍:“为什么?”
  聪明人不需要将一切都给点破,方志龙自然知晓我已经明白了一切,脸上尴尬的笑容收敛起来,露出了极为痛苦的神情,摇着头,对我说道:“对不起,陆言,我也不想这样的。”

  我说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会这么干?是他们逼你呢,还是什么?
  方志龙一边摇头,一边后退,痛苦地说道:“不,不是,我真的不想这么做,我都是被逼的。”
  他的话语前后矛盾,让我很是意外。
  我说到底谁在逼你?
  方志龙说洪家,还有孙家。
  我眉头一扬,说怎么可能,之前他们就已经表过态,不再针对你了——怎么,最近那帮人又死灰复燃了?不可能吧?

  方志龙摇头,说在我没有进入白城子之前,我觉得这世间的一切,都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和勤奋去拼搏、去争取,到了后来,我方才知道,一切都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对于某些人,想要我活着,我才能活着,而这帮人的心意一转,我偌大的家业和身家性命,就全部都给人吞进去,连骨头都不剩……
  日期:2017-06-01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