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1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大家都张大嘴巴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样的强度,放在老兵身上都显得大了些,更何况是新兵。尤其是每周两天的高强度。什么叫高强度,那就是从早上起床到晚上十点半,这段时间内除了半个小时吃饭,其余时间都是在训练!
  李副团长要搞死那些新兵蛋子吗?
  此时此刻,新兵蛋子们都没来由地打了个冷颤!
  杨青松感觉浑身都有蚂蚁在爬,遍布了全身皮肤以下的每一寸位置,而他却是一动也不能动。
  时间,七点四十五分,地点,直升机起降场,面前是山谷东面,太阳刚刚从山顶那里露出一半来,营地里的雾气在慢慢散去。
  这里被当做新兵队列训练场,混凝土铺设的起降场,是属于直升机基地的。但直升机中队现如今还是一个空架子,因此闲置下来。

  军姿,是一切队列动作的根本,是军人的基本形态姿势。不管哪支部队,新兵入营第一件事,就是站军姿。
  一个兵好不好,看军姿,一个干部好不好,看军姿。一支部队的精气神看军姿,一个连队的士气,看军姿,一个班的精神风貌,看军姿。
  还有番号,喊番号。
  今天是第三天,没有喉咙不沙哑的。很多新兵都吃惊地发现——原来自己的声音可以去到那么高的一个分贝。
  站军姿非常的痛苦,这对新兵蛋子来说,要保持一动不动的按照标准要求的姿势半个小时以上,绝对是一件前所未有的痛苦的事情。甚至直到以后进行了其他队列动作的训练,他们也是谈定军姿色变。
  所谓站如松坐如钟,最难的不是动,而是不动如山。
  杨青松咬牙坚持着,额头已经在冒汗。要知道,这可是寒冷的冬天!
  李牧一路巡视过来,走到杨青松这个班身后,慢慢的打量着。走到杨青松的身后,李牧站住了脚步打量了一阵子。
  忽然的,李牧抬脚轻轻地踹在了杨青松的膝盖窝上。

  杨青松猝不及防,膝盖一软,差点就跪下去!
  怒起,杨青松下意识回头看,看见李牧顿时手忙脚乱地回到位置上站好,双腿绷得直直的,将力量集中的膝盖上,坚决不能再让团长给踹倒了,脸色也涨得通红起来。
  杨青松的班长连忙走过来向李牧敬礼,李牧回礼随即摆摆手,班长就省去了报告的环节。不过,班长看杨青松的目光是带了杀气的。
  丢人。
  丢的是一个集体的人。

  二十七岁的上士班长,面对比他还小一岁的副团长,肝胆都在颤抖。任谁知道新兵营的一日生活制度是副团长亲自拟定的,心脏都会颤抖。任何士官都是接受过教导队集训的,教导队的生活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最舒服的日子是昨天。
  这句话也是某特种部队引以为傲的口号,继而在整个军区部队里宣扬开来。
  这些经历过最残酷的教导队集训的士官班长们,都在心疼这些新兵蛋子。从老百姓到军人,角色的转换绝对不是着装上的改变而已。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哪怕是一个细微的表情,都得按照军规来。
  杨青松脸上火辣辣的,心跳飞快,他已经可以预示到班长会怎么惩罚自己了。丢人,丢了整个班的人。
  打骂体罚是不被允许的,但经验丰富的士官班长们,是有一千多种办法在不违法规定的情况下,让新兵蛋子们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没点本事,当不了班长。最起码,底下的兵是不会服气的。
  要说不后悔那是假的,杨青松也不是完全不了解部队,他是做了功课的。因此他深刻地体会到,这个107团和其他部队真的不一样!其他部队绝对不会驻扎在深山老林里,其他部队的新兵训练也绝对不会这么残酷!
  难道是,那些退伍回家的人欺骗了自己?
  要命的是,那个年轻的副团长在大会上说,107团只会留下三十人。一百零八名新兵啊,居然要淘汰掉三分之二多。
  毫无疑问,被淘汰掉的即使不会被退兵,也会被打上次品的标签。都是大老爷们,都是一颗脑袋两颗蛋蛋,谁也没比谁多长个蛋,也谁也没比谁多长只手。别人行,你为什么不行。
  绷紧了全身,杨青松用一种近乎悲愤的意志坚持着,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坚决不能再让人踢到,坚决不能!牙齿是紧紧咬在了一起,浑身绷紧到在轻微发抖。
  “本来是半个小时的,因为某些同志不认真,我决定延长时间,加半个小时!”新兵一连五班长如此说道。
  杨青松心中更加的悲愤和羞愧了,某些同志,说的不就是自己。那种让战友一同受罚的感觉,非常的折磨人。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太阳越来越高。其他班开始踏步喊番号,随即休息几分钟,然后展开其他队列动作的训练。新兵一连之中,唯有五班还在定军姿,木头一般杵着。
  慢慢的,杨青松的眼中溢出了眼泪。
  “眼睛瞪大!脖子贴紧后衣领!手型捏好!”五班长不断提醒着动作要领,鹰一般的目光扫视着新兵蛋子们。
  都咬牙切齿屏气凝神坚持着。
  “一人犯错全体受罚!你们要记住!在部队,集体至上!什么叫做集体意识!用你们最熟悉的话来说,就是有福共享有难同当!只要有一个人犯错!你们都要接受惩罚!”五班长掷地有声地说道。

  新兵蛋子们听得呼吸加重。
  也有不忿的,凭什么他犯错我也要受罚,不公平!
  只能心里想想,不是一般人敢当着班长的面说出来,事实上只敢在心里想想。而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就都会明白和习惯,一人犯错全体受罚是多么正常的事情!
  培养新兵蛋子们的集体意识有很多种办法,基层连队干部骨干们永远都会选择最简单粗暴的一种——一人犯错全体受罚!
  “我不需要理由!你们也不要强调理由!要你做什么!你最快速度最高标准给我做好!不让你做什么,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你也不能逾越一步!”五班长像一头恶狼,吐沫星子就要喷到新兵蛋子们的脸上。

  五班长的话引起了边上正在和李啾啾说着什么的李牧的注意,便看过来。
  李啾啾说,“军区教导队过来的,叫李明涛。”
  “挺不错的。”李牧点头表示认可。
  正想说什么,突然,李啾啾看到五班那边,一个兵直挺挺地朝前倒下去。标准的军姿是重心落在两个脚掌上,而不是脚后跟。因为如果重心落在脚后跟上,是站不了多长时间的。
  五班长李明涛眼疾手快一个健步上去,接住了晕倒的杨青松。但见杨青松嘴唇发白双眼紧闭呼吸迟缓,浑身都绷得紧紧的。
  李牧和李啾啾二话不说大步走过去。
  那边,一直在待命的团医疗队的人马上抬着担架冲过来。

  看见李牧和李啾啾过来,李明涛急忙问好,心里也是比较紧张的。本来训练强度就很大,延长定军姿的时间几乎是挑战了新兵们的承受底线。他也是担心受到责骂的。
  李牧蹲下去快速检查了一下,随即对军医说,“疲劳过度,加上精神高度紧张造成的昏迷,把他抬下去喂点葡萄糖,休息一阵子就没事。”
  日期:2017-01-1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