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12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文涛和叶雯雯相继离去了,我和袁野在他办公室喝茶聊天。看着他躺在沙发上,一手用冷毛巾敷着头,样子十分滑稽。笑道:“没看出来啊,现在的身手不减当年,打起架来照样身轻如燕,反应敏捷。”
  袁野蹭地坐起来,得意地道:“徐朗,我虽然没你动作快,但下手绝对比你狠。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就置对方于死地,决不能让他有喘气的机会。”
  “对待朋友也这样吗?”

  袁野气呼呼地道:“李文涛那孙子当我是朋友了吗?瞧他那得意的神气样,感觉整个云阳都装不下他了。要不是他老子出面向韩万山求情,哪能轮的上他当总经理,真是瞎了眼了。”
  李文涛这些年确实很神秘,突然之间就当上了总经理,不得不说能耐不小,这归功于他老爷子在不屑努力。好歹当年是宣传科科长,后转战进了政府序列,现在是云阳市宣传部副部长,也算个不大不小的政府官员。当然,比起王熙雨的父亲,相差十万八千里。
  都说八零后是垮掉的一代人,这个说法看似夸张,但不无道理。比起靠着白手起家,奋勇拼搏的七零后,八零后显然过得安逸。其父辈刚好经历了改革开放的浪巢,积累了足够的社会资本,曾经过了苦日子当然不希望后代重蹈覆辙,用错误的价值观和堆砌金钱来满足他们的虚荣心和获得感,培养了一批经不起风吹雨打的纨绔子弟。
  所幸我父亲对发财和做官的欲望不是太强烈,任意选择其中的一条路都不见得是现在此番模样。如果真要下海或做官,或许我和袁野李文涛一样,什么都不用干照样过得潇洒无比,这辈子足够啃老生活的无忧无虑。至于下一代,那根本不是我考虑的事。
  好在我没有垮掉,靠着自己的本事一步步走到今天。不过也特别羡慕袁野潇洒洒脱的生活,我要有他家的家境,还用奋斗什么,压根不用奋斗。
  我道:“你的脾气该改改了,和他一般见识简直跌份儿。再说了,这要是传到老爷子耳朵里去,肯定狠狠批评你。”
  “不是,你怎么偏向他说话了,这孙子当年怎么欺负我们来着不记得了?像这种孙子见一次打一次都不解恨。还想和我抢雯雯,呸!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什么玩意儿。”
  我懒得和他废话,看了看表道:“对了,你不是说你朋友那里有宠物基地吗,现在反正没事做,带我去看看。”
  袁野办事向来雷厉风行,风风火火,起身把毛巾往桌子上狠狠一扔,挥手道:“走!”
  去往郊外的路上,我道:“你真打算给雯雯介绍工作啊?”

  “嗯呐,既然她开口了,我总不能坐视不管吧。何况东子都答应了,晚上见面了再核实这件事。”
  “哦。”我若有所思道,“雯雯和我们分开毕竟快二十年了,你对她了解吗?”
  袁野侧头看着我道:“还是当年的雯雯啊,我觉得没什么变化。”
  “不,她变了。现在的她变得有野心,更狂妄,早已不是当年的豁牙妹。听我一句劝,别让她去百业。”
  袁野看了我半天道:“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胆小谨慎了,以前的你不这样啊。不就是介绍她去百业工作嘛,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她能闹翻天不成?”
  我本来想说“红颜祸水”,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如此比喻好友着实有些不妥,但我隐隐有种预感,叶雯雯一旦加入百业,真有可能翻天。反过来想想,百业和自己毫无关系,即便变成什么又伤不到自己,何必杞人忧天呢。
  叶雯雯眼神里透着一股邪性,不是一般的狐媚和妖艳,这就是我给她的定位。这种女人还是少沾染为妙。
  见我不说话,袁野道:“你那位乔美女呢,到底怎么样了?”
  “哎!今天不谈她,改天再聊。”

  “成!”
  说话间,来到一家大型养犬基地。由于刚下雨,一进场子那气味,简直能熏死人。此起彼伏的犬吠声,听的人心惊胆战。我并不喜欢狗,但把人家王熙雨的狗给弄没了,实在迫不得已。
  狗场的老板长得流里流气,袁野倒和他挺熟,简单闲聊了会儿,爽快地道:“只要你看上的,随便带走。”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哈哈。”
  带这我们看了一圈,其中不乏名贵犬种,但我只要哈士奇。事情赶巧了,刚好一窝哈士奇狗仔卖得只剩下一只了,两个月大,喜欢就带走。
  来到狗舍门口,一只活泼可爱的哈士奇飞奔过来,冲着我不停地叫唤着。也许是缘分,看到它第一眼就喜欢上了,指着道:“就要它了。”
  带着哈士奇离开养犬基地,脏兮兮的小狗不停地在我身上蹭着,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可惜的是,是只公狗,但我依然叫它妞妞。从此以后,我们家又多了名新成员,尽管是暂时的。
  袁野把我送回家来不及就匆匆离去了,他赶着去见韩旭东,今晚就要把叶雯雯的事敲定。我没再劝说他,带着狗进了家门,这狗崽子撒开腿满院子跑,直接钻到后院菜地里打滚,弄得满身都是泥。
  听到我回来了,杜磊从方佳佳房间出来道:“你兄弟的事摆平了?”

  我心不在焉道:“管他们了,快过来帮我抓狗。”
  “这就是王熙雨家的哈士奇?挺可爱的嘛。”
  好不容易抓到,我把它摁倒水龙头下冲了个澡,又用吹飞机吹干,找了根铁链子拴到院子里才算完事。
  我坐在台阶上喘息一会儿,道:“康奈她们呢。”
  “在楼上。”
  “干嘛呢?”
  杜磊诡异一笑道:“正盘算着给你弄浪漫道别呢。”
  “呸呸呸,还没见面就道别,你们是成心的吧。”

  杜磊凑过来道:“我们这个方案就是假设乔菲回来了要走,她肯定要走,而不是假设,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编排了一系列浪漫举动,名字就叫做时光之恋。”
  我听着这个名字这么耳熟,这不是我老爹摄影店的名字吗?更让我感动的是,以为她们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真的付诸行动。好奇地道:“能透露一点吗?”
  “那不成,暂时处于保密阶段。不过需要你配合,会拉小提琴吗?”
  “这个……很多年都没碰了。”
  “这两天赶紧练,到时候会派上用场。”
  “真不能透露一点吗,我心里至少有底。要不然谁知道你们到时候整什么幺蛾子,我心脏可受不了啊。”
  杜磊故弄玄虚道:“不告诉你,你先把永安镇那边搞定再说。”
  “哦,我也很着急,但目前的情况看只能等,应该很快吧。”
  度过一个无聊的周末,又周而复始开始新的一周。
  自从上周成立指挥部后,白佳明和赵家波都没露面,一点都不像作战指挥部的样子。而我对他俩的意图尚未摸清,不知该如何开展工作。仿佛无头的苍蝇,到处乱飞却缕不清头绪。哪怕做出明确的指示,我也好对准一个目标出发。
  该干的工作还得干。康奈拿出了市场调查问卷初稿,我将刘彤叫到办公室Ju体研究。
  刘彤看过后,若有所思道:“这个调查问卷还有有点粗,应该更Ju体一点。你就好比市民为什么不愿意来东湖湾购房,共性问题是因为这里是市郊,但Ju体原因是五花八门。”
  我点点头道:“确实如此,但现在我们无法揣摩透消费者的心理,而且这只是表面工作,更重要的是顶层设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