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11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袁野揶揄道:“别啊,你不是由能耐嘛,现在就打电话问。”
  李文涛激怒了,掏出手机起身准备打电话。
  “就当着大家伙的面打,而且要免提,让我们见识下你的能耐。”
  “打就打。”
  李文涛拨通了副董事长赵泽霖的电话。刚才还一脸傲气,接通后瞬间变成奴才样,谄媚地道:“赵董,您忙呢?”
  对方并没给他好脸色,硬邦邦地道:“正吃饭呢,有事直接说。”
  “是这样的,我有个同学刚从美国留学回来,长得漂亮又有才气,她想在百业谋份差事,您看……喂,赵董。”还没说完,赵泽霖直接挂了。
  “哈哈……”袁野放肆地大笑起来,指着他道:“二狗子,没那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你不是很能吗,哈哈。”
  李文涛红着脸斜视着他,矛盾一触即发。
  袁野潇洒地拿起手机,同样打开免提拨通了韩旭东的电话:“东子,是我,是这一回事,我一朋友想去百业上班,你看能办不?”
  韩旭东爽快地道:“这算啥事,成啊,想要什么职位?”
  袁野看着叶雯雯道:“最起码也得是个总经理,最好是恒宇地产的。”
  “卧槽,胃口倒不小啊,我正忙着呢,随后见面再说。”
  “那这事有问题不?”
  “没问题。”
  袁野得意地挂了电话,李文涛咬牙切齿道:“兔子,啥意思,明明知道我是恒宇的总经理,这不是故意找茬吗?”

  袁野摇晃着脑袋歪着嘴道:“对,就是找茬,你想怎么样。”
  “我去你妈的。”说着,李文涛操起桌子上的啤酒瓶砸了过来。我们都没来得及反应,啤酒瓶重重地砸在袁野头上。
  随着一声尖叫,袁野也彻底激怒了。﹎顾不上管头上的鲜血,操起酒瓶往桌子沿上一磕,飞起来跳到桌子上扑了过去。
  眼见他要剌向李文涛胸口,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往边上一摆,顺势把他拖下桌子。怒斥道:“袁野,你这是干嘛啊。”
  袁野可不是善茬,当年打架是出了名狠角色。即便是这些年,照样在道上混,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
  他本来从小就看不惯李文涛,这孙子仗着自己爹是厂领导,当年没少欺负我俩。现在李文涛挑起事端,且能放过他。推开我直接飞脚踹上去,俩人很快扭打在一起。

  李文涛且是他的对手,几拳下去鼻青脸肿,面无全非。
  “够了!”
  叶雯雯大声一喊,嗔怒地道:“都给我住手!”
  还是她的话管用,袁野停下手从李文涛身上坐起来,往脸上啐了一口指着道:“二狗子,这一酒瓶你给我记着,老子没完。”
  叶雯雯眼眶红润,嘴角微微搐动道:“这就是你们给我的见面礼吗,都一个院长大的有必要这样下狠手吗,简直让我太失望了。”说完,拿起包夺门而去。
  袁野要出去追,我拦着道:“你这副模样去干吗,赶紧去处理下,我去吧。”说着,回头看了看狼狈不堪的李文涛,追了出去。
  在一楼大厅我总算把她拦了下来,道:“你这是干嘛啊,这不是火上浇油吗,你要走了,他俩以后可就正成了仇人了。”

  叶雯雯停止了脚步,蹲在地上捂着头哭了起来。我扶着她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宽慰道:“今天不管谁对谁错,都是自己人,好歹兄弟多年,不看他们的面子也得看父辈的面子,他们老哥几个昨晚才见面,今天就整出这事,传出去多伤面子啊。”
  叶雯雯擦掉眼角的泪水转身道:“我问你,刚才为什么不拦着袁野?”
  我一愣,无奈地道:“当时的场面你也看到了,我来得及反应吗?”
  “不,你完全可以阻止袁野,而你没有,为什么?”
  当时的情形我确实可以阻止袁野,但实在看不惯李文涛装逼的样子,何况我和袁野是一伙的,要是他打不过,我也直接上手了。狡辩道:“我真的没反应过来。”
  “哼!你那点小心思还能逃得过我的眼睛,就知道你和兔子都看不起李文涛。都这么大的人了,有必要吗?”
  我梗着脖子颌首道:“有必要,正如你所说,我也瞧不惯这孙子装逼犯。上次因为金沙湾的事求他,瞧把这孙子得意的,还要灌乔菲酒,我……”
  我没有继续往下说,因为在说乔菲的时候叶雯雯面部表情发生微妙变化,似乎在我和她之间横亘着一个乔菲。她道:“说啊,继续往下说啊。”
  “懒得说,反正就那么回事吧。走吧走吧,咱们上去吧,别俩人再打起来,我朋友都在呢。”
  叶雯雯听从我的劝说,折返回去。在乘坐电梯的时候,我问道:“你真想去百业集团?”
  她点点头道:“我想去。”

  “想去什么职位?”
  “听袁野这么一说,我更倾向于处于弱势的曹如诚,能够进入总裁办最好不过了。”
  “你真想去?”
  叶雯雯诧异地看着我道:“你有办法?”
  “哦不,我那有那么大的本事。不过我奉劝你还是别去了,内部太过于复杂,别到时候误伤到你。”
  她不以为然道:“我就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
  我不明白她这句话的含义,挑战什么,难道要参与到韩万山和曹如诚的斗争中?这是什么心态。
  就在前一秒我还寻思着她,见一面曹如诚。因为我知道他的助理肖楠即将外放,去美国办事处任主任,他这一走,助理位置就空出来了。我虽然拒绝了他,但和他举荐人还是可以的。可现在无法揣摩叶雯雯的心思,毕竟她在美国什么样一无所知。
  在今天的场合我不想多说什么,等到进入房间后李文涛正坐在椅子上擦拭着嘴角的血迹,而袁野不见踪影。杜磊他们目瞪口呆,惊慌失措地站在一旁,俨然对眼前发生的事有些大出所外。

  我走过去把车钥匙塞给他小声道:“磊子,你先带他们回去吧,在家里等我。”
  杜磊走后,叶雯雯拿着纸巾小心翼翼为李文涛擦拭着,并关心地询问道:“你没事吧?”
  或许李文涛本来压着一肚子火气,叶雯雯的举动让他眉开眼笑,摇头道:“我没事。”
  “你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脾气还那么大。说归说,怎么就动起手了。你是袁野的对手吗,简直自不量力。”

  李文涛依然面带微笑,目不转睛看着叶雯雯。
  这一幕,仿佛回到了当年。似曾相识的是,依然是我们四个,李文涛和袁野依然喜欢她。不同的是,我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感觉。
  我没有讨好李文涛的意思,掏出烟递过去道:“涛子,不管今天谁对谁错,但只要走出这个门依然是兄弟,我不希望当年的兄弟成了陌生人,明白吗?”
  他皮笑肉不笑道:“他还把我当兄弟吗?”

  我反问道:“那你把他当兄弟吗?”
  李文涛三缄其口,只是歪着头淡淡冷笑着。
  本来好好的饭局吃成这样,谁都不想看到。可事已至此,品相再好的青花瓷也出现了裂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