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250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整个人僵住,缓缓抬起手,手上全是血。
  “明月,明月……”墨子寒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恐惧、这么慌乱过。
  司机加快速度,一路超速赶去了医院。白明月被推进了急诊室,墨子寒想也不想的要跟着进去,却被医护人员坚决的拦在了急诊室外面。
  他僵硬的站在急诊室门外,垂眸看着自己手上的血,全是白明月的血。腥红刺眼,触目惊心。他神情紧绷,一言不发。
  足下似有千斤重,直到白明月被推进急诊室,他依然保持站在门外的动作,一步也不曾挪过。他在害怕,害怕白明月会有事。他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害怕,会失去她。
  幽深的眸子,布满血丝。为了找白明月,他一整夜都没合过一次眼。然而此刻,他顾不上这些,他盯着病房的门,眼底闪过一片狠厉,她要是有事,他绝不可能轻饶那个女人。
  没多久,杨若兮和阮启轩双双赶到了医院。没有白明月的消息,他们没有停止打她的电话,更尝试过打墨子寒的电话询问情况。
  最后,杨若兮无奈之下打了电话给苏哲,这才知道人已经找到,被墨子寒送去了医院。
  “墨少。”杨若兮几乎是飞奔到他面前,看到他这个样子,吃了一惊,既而红了眼圈。自责而又懊恼,人是住她那里才出事的,她把所有责任都揽到了自己头上。
  杨若兮嗫嚅着,正想说什么,墨子寒厉眸扫向她,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他握紧了拳,两眼充血,面色紧绷的看着她。杨若兮被他吼得站不住,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愧疚的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阮启轩连忙扶住她,将她揽到怀里,见状,愤怒不已:“墨子寒,你有什么资格对若兮发火。”他看一眼急诊室关着的门,恨声怒道:“明月会出事,根本就是你的责任……”
  杨若兮一拉他,摇了摇头。眼里含着泪,示意他不要再说。看墨子寒这样子,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何必再指责他。何况,她觉得自己也有责任,没有照顾好白明月。

  阮启轩低眸看她,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然而看向墨子寒,却依然怒不可遏,尖锐的大骂。
  “墨子寒,要不是你,明月怎么会离家出走,又怎么会出事。她跟了你,却过得不幸福,你不配拥有她……”
  “你说什么?”这话仿佛一下击中了墨子寒的痛处,他狠狠的看向阮启轩,怒发喷张,几欲发狂。
  白明月出事,他整个人都失去了理智,所以才会迁怒杨若兮。阮启轩指责他,他也准备理会。然而,他却说白明月跟着自己不会幸福,这无异于当面打了他一巴掌。
  他决不愿意承认,明月跟着他根本不幸福。这无异于变相的说明,他根本没有给她幸福,这样的指责太严重了,他无法接受。
  “我说得已经很清楚,明月和你在一起,只会痛苦不会幸福,墨子寒,你放了她吧。”
  阮启轩恨恨的说道,他也是因为明月出事,再加上墨子寒又迁怒杨若兮,一时失去了理智,口不择言。

  两个男人此刻没有一个人能冷静下来,杨若兮又是愧疚又是难过,拼命的拉着阮启轩,却拦不住他说的那些话。
  “你住口。”墨子寒怒吼,拳得捏得咯咯直响,眼神亮得骇人,狠狠的瞪着阮启轩,仿佛随时都要冲过去揍人。
  杨若兮惊骇的看着墨子寒,她何曾见过向来冷酷淡漠的男人,有过这样的暴戾一面。恰在此时,苏哲匆匆赶了过来,见状,将墨子寒拦了下来。
  杨若兮拖着阮启轩,硬是将他拉到一边坐下。然而刚坐下,急诊室的门打开了,医生从里面走出来,边走边拉下口罩,肃容问道:“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她的丈夫,她怎么样了?”墨子寒急忙问他,声音哑得厉害,有些发颤。
  医生看他一眼,神情十分严肃,“先生,病人没事……”
  墨子寒紧绷的弦骤然一松,总算能放下心来。
  只听医生继续说道:“不过她动了胎气,差点流产。胎儿暂时保住了,但接下来,她必须要安心保胎,不能再受刺激了,否则的话情况会很糟……”
  墨子寒面色发寒,只觉得身上一阵一阵的发冷,差点流产?这说明,他和明月,差点就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心里一阵后怕,他不知道自己是庆幸还是更加紧张,幸好,孩子没事。然而,按照医生的意思,孩子随时都要流产的迹象,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若是失去孩子,白明月一定会很痛苦。虽然她没有期待过这个孩子的到来,但在一起这么久,他了解她,她那么善良,那么容易心软,失去自己的骨肉,她怎么可能好受?
  “明月没事了,没事了……”杨若兮终于忍不住,掉下眼泪。
  阮启轩抱着她,脸色阴沉,看着墨子寒的眼神依旧愤怒,一句话也没有说。
  苏哲办完医院的相关手续,找了个时间,又向墨子寒交待了一下林黛沫的事情。这一次,墨少如果一定要追究到底的话,那么林黛沫的后半辈子,只怕都要在监狱度过……
  “墨少,林黛沫的事情,接下来该怎么做?”苏哲问。
  然而墨子寒沉默半晌,想起白明月的祈求,一时却难以作出决定。

  “让她在警局呆着,暂时别管。”墨子寒挥挥手,看着病床上昏睡的女人,神情冷肃。
  他现在只想等白明月醒过来,等她醒过来之后,再权衡这件事情到底要怎么处理。
  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白明月难过。虽然他恨不得亲手杀了那个女人。她差点就把白明月推下了楼。
  苏哲点点头,没有多问。看一眼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白明月,又看看墨子寒,不禁叹息。他慢慢走出病房,随手给他们带上了门。
  白明月这一次受了很大的罪,身心俱创。足足昏睡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公司的事情都交给了苏哲处理,墨子寒一直呆在病房,寸步不离的陪着她。

  “明月,你醒了?”见白明月睁开眼睛,墨子寒又惊又喜,连忙握着她的手,问:“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白明月看到他,恍惚了片刻,清醒过来又很吃惊。眼前这个面容憔悴,双眼充满血丝,眼底一片乌青的男人,真的是墨子寒吗?
  他一向光洁的下巴,此刻冒出了密密的胡茬,看起来有说不出的狼狈,丝毫没了往日光鲜俊逸的形象。
  她摇了摇头,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心里变得沉重起来,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

  墨子寒喂她喝了口水,见她一直不说话,墨子寒十分担心,忍不住恳求的说:“明月,你说句话,跟我说句话好不好?”
  白明月看着他,嘴唇动了动,许久,才沙哑着声音开口:“子寒,放了她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