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01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坐到靠门桌子前,楚天齐嘘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把手伸进衣兜里,去拿烟盒。这里可是首都大部委,不是成康市,应该不让吸烟吧。悻悻然,楚天齐咽了口唾沫,把手抽了出来。
  “嗡嗡嗡”,身上传来一阵响动。楚天齐知道,来电话了。刚才在去人事司综合干部处的时候,他把铃声调成了震动。
  拿出手机,来看了来电显示,楚天齐接通了电话:“卫……老叔。”
  “在哪呢?说话方便吗?”手机里传来徐卫华的声音。
  楚天齐道:“刚从人事司综合干部处出来,回到办公房间了,屋里现在就我一人。”
  “安排你做调研员,是我多方考虑的结果。以你的履历,要是弄实职的话,也顶多能弄个副处长,享受正处待遇。调研员相对比较容易弄,这个位置也正好有空位,而且一旦以后要去下面的话,发改委也容易放人。最重要的是,这个位置虽然没什么实权,但也不受具体事务牵绊,能学到更多的东西。另外,你初来乍到,要是占个实权位置,也容易招致别人的攻击。”徐卫华道,“天齐,你满意吗?”

  楚天齐如实回答:“满意,我也是这么想的。”
  以前特训的时候,徐卫华也曾和楚天齐提过一次,想让他在相关部委做正处调研工作。当时楚天齐还认为是李卫民在耍花招,在变着花样阻止自己成为正处实职,在拖延履行承诺的时间,直至爽约。当然他现在不这么认为了,他知道是老叔对自己的关爱。
  徐卫华说:“发改委没有宿舍,只能住外边。既然你不住我那套房子,那就得外面租了。你刚到这里,好多地方不熟,我让人帮你租吧,具体有什么要求,你告诉我。”
  楚天齐想了一下,觉得老叔说的确是实情,于是道:“有个二、三十平米,够我一人住就行,离单位近点,房租最好是按月付的。”
  “有那么小*平米的吗?我尽量让人找。离你单位近点倒应该是首选项。房租你就不用管了,老叔还能让你出?”徐卫华说,“你工资也不多,要是有富余的话,就给雄飞他们吧。”
  楚天齐坚持道:“房租我出,否则我就自己去租。”

  “你这孩子,真是固执,好吧。”徐卫华显得很无奈,然后又嘱咐道,“天齐,那里边的人都有来头,不比在县里,平时相处的时候多注意点。发改委伙食不错,种类挺多,不要心疼钱,一定要吃合适。马上就该换季了,你的衣服带得带的不够吧,我……”
  楚天齐打断对方:“老叔,你这堂堂部级领导,怎么跟我妈一样?我都三十多了,又不是小孩子。”
  手机里传来“嘿嘿”的笑声:“你就是再大,在我眼里也是孩子。好了,老叔不打扰你了。记得周末……不唠叨了。”
  再听不到对方的动静,楚天齐收起了手机,心中倍感温暖。虽然刚才老叔唠叨了好多琐事,但他心里明白,这才是亲人。

  这次的调动手续如此之快,那也是老叔亲自安排、督促的结果。短短一个工作日,发改委调令就经过河西省,到了定野市委组织部,并第一时间到了成康市。在上星期五自己拿回调令后,便给了老叔。老叔又让人在两天工作日内,办好了所有手续,就连*发改委的通行卡都办了,自己才得以顺利的正式报到。除了亲人,绝对没有人会这么不遗余力的。
  当然,老叔刚才说的也不仅是生活琐事,还包括处事之道。对于老叔讲的“里边的人都有来头”,楚天齐颇有感受。虽然还没和更多的人打交道,但就冲明若月和裴小军的年龄看,应该都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那二人分明比自己还要小个三、四岁,可已经是处级了,这岂是一般人家子弟能做到的?不说别人,就拿自己来说,一个从小生长在农村的娃子,现在不也有大来头的亲戚吗?
  “嗡嗡嗡”,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看到上来的号码,楚天齐微微一笑,接通了。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天齐,你走多少天了?”
  “我不是三号刚从成康回来吗?”楚天齐有些奇怪。
  “可我咋就觉得这么长,就跟好几个月似的。”停了一下,手机里声音再次响起,“你以后还回来吗?”
  听出对方情绪不对,楚天齐赶忙转移了话题:“什么好几个月?我到现在还没上半天班呢。”
  “对了,你是什么处长?”对方果然顺着话题来了。
  “调研员,非领导职务。”楚天齐一笑,“哪能跟你这市委书记相比?”
  对方声音又低了下来:“天齐,姐咋听你说的是反话呢?”
  一听对方这个腔调,楚天齐不禁头大起来。
  从三月八日到国家发改委报到后,楚天齐开启了部委工作模式,按时上班,按时下班,按时午餐,按时午休。

  午休房间是单位专门辟出的屋子,为中午离家远,或是偶尔值班人员使用,但晚上坚决不能留宿。
  副厅以上领导办公室,都设有套间,套间既有卧室也带卫生间;正处级人员虽然没有专门套间,但办公室都配有单人床,正好可以午休,因此处级以上干部都不需要使用这些房间。除此之外,就是副处级或是处级非领导职务的调研员,没有科级以下人员。在这些人中,又有好多人并不需要按时上下班,也就不用在此午休,因此用到这些房间的时候很少。所以楚天齐每天上班期间,都有午休床位。

  自正式上班以后,楚天齐就没见到任何一位司领导,这些司领导都在外地检查指导工作。
  别说是没见过三农司领导,就是屋子里的另外两个同事,来的时候也很少。从三月八日到二十日之间,裴小军来了五次,曹玉坤只露了三次面。既使裴、曹二人来单位,肯定也坚持不了满班,都是中途离开,或是姗姗来迟。
  裴、曹二人若是不来单位,楚天齐更清静。他俩只要一来,屋子里到处都是零食袋、碎屑、烟蒂,他们一走,楚天齐就得打扫半天。没办法,调研员级别在发改委的地位,就类似于乡里的副股长,根本不算官,室内卫生、热水等等都得自己解决。那二人来的时候少,楚天齐常在屋子里,他不打扫谁打扫?再说了,他也担心万一领导到来,肯定得收拾到自己头上。
  刚开始的一两天,楚天齐还不习惯,毕竟好几年没干这些话,但很快他就适应了,正好也可以用这些活消消食。
  可能是楚天齐比较勤快,态度好,赢得了他俩的好感,也可能他俩性格本就随和。反正裴、曹二人对楚天齐很友好,不但不欺生,还把屋子里档案柜钥匙给了他,那些资料随便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