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236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去跟他俩完全没办法说什么,我只好把腿架到根雕茶几上闭目养神,小阿当在整个屋子里嗅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吃的,愤怒地跳到我怀里哼哼。
  这时候门开了,一位穿着白大褂的青年人出现在门口,我猛地站起来,果然,紧接着出现的就是王老头那张狂热的嘴脸。
  “你老婆我打听了,现在另一个基地帮忙,我已经和她联系上了,马上就过来!”
  我的停了这个消息,手脚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几乎连战都站不住了。一路走来我只当是她已经死了,没想到再有一会我就能见到她了!
  “既然我已经给你打听了,你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我现在心里激动的要死,完全说不出话来,正着急时,突然感到后脑勺一疼,紧接着身后传来容予思的声音,“等见到人再说吧!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们?”
  王老头瞬间发起火来!“我堂堂一将军还要骗你?”
  “你堂堂一将军还要偷偷和我们见面!”容予思毫不客气地点破这一点。王老头老脸一红,呐呐道:“这个……这个……”
  我挨了一巴掌感到好多了,正想听听这个这个后面想说的是什么的时候,王老头突然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慌慌张张道:“别说我来过!”竟然领着那个年轻人躲到套间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三人一致朝那边瞅,这时候门又开了,董中将大步走了进来。
  我赶忙迎过去,董中将拧着眉毛,草草跟我握了下手,坐下道:“四安同志,让你久等了!”
  “没事,您这是要……”
  “四安同志,这次事件是我们全人类的一次空前的灾难,几乎每一个活着的人都失去了自己的亲人,像我的家庭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低着头不说话,心里琢磨着他想说什么。估计他看我不搭茬也有些出乎意料,愣了一下继续道:“四安同志,我这个人不会委婉,还是直接给你说实话吧!你的妻子在事件开始的时候被编入灾民安置办公室工作,在一次灾民中突发的变异事件中为了救一个孩子以身殉职!”
  我抬头看看他,心神并不为所动,问道:“什么时候?”
  “昨天深夜!”
  “……”我又低下头不说话,心里盘算着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在说谎。
  董中将以为我是太过悲伤,安慰道:“阚岛袂同志在危急关头能够置自身安危于不顾,为了人民的利益献出了生命,经过我们研究已经追认为烈士……”

  我仍然没有抬头,他估计也是感到了言语的无力,呐呐道:“四安同志,请节哀……等会有送饭过来,你们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能不能把我的剑给我?那是我老婆留给我的!”
  “哦!当然可以,一会和晚饭一起送过来!”董中将爽快答应了。
  看着他关上的房门,我心中苦苦思索,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王老头鬼鬼祟祟从套间出来,“走了?”

  “走了!你不是奉命而来?怕什么?”小花在边上坐着调笑道。
  “这个,董征这小子控制欲望太强,我不能让他知道我先来了!怎么样?还记得我的问题吗?要不要我再重复一遍?”
  这时外面传来说话声,似乎是对了口令之后,一个士兵推着个小车进了门,车上是我们的晚饭和定光剑。王老头听到声音噌地下子站起来想跑,却没来得及,立马住了嘴,那个士兵帮忙把些吃的朝桌子上端,一边不停偷瞧王老头,终于忍不住道:“报告王研究员,董将军一直在找您!”
  “啊没事,我就是顺便过来看看,马上就给他打电话汇报!”王老头脸色大变,胡乱答应着,掏出个电话来走到墙边就拨号。
  王老头在那边唯唯诺诺地哼唧,不时向我偷瞄,脸上表情十分精彩。我伸手翻了下桌子上的单兵口粮和两个简单小菜,一点胃口也没有,靠在沙发背上等他把电话打完。
  大约五分钟左右,王老头又坐回到我们面前,还没等到他开口,我先问道:“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的妻子到底是死是活?”
  “这……”王老头一脸犹豫。

  “为什么你和董中将说的不一样?”我心中着急,也顾不得别的,抢先透了底。
  “这……”王老头搓着手道,“很不好意思,之前我的消息不准确,也许是有重名!”
  重名?就我媳妇那姓那名还能有重名?我仔细回忆王老头跟我说的话,“你老婆我打听了,现在另一个基地帮忙,我已经和她联系上了,马上就过来!”和董征说的话相符的只有小阚在另一个基地帮忙,这一点肯定是真的,但剩下的内容就截然相反了。难道说之前王老头说的只是为了骗我回答问题?
  这么说,小阚真的死了!
  我顿时感到头痛欲裂,这一路行来在我身上淤积的所有情绪和伤痛全都爆开了。那些东西冲出我的骨头,穿过肌肉和血,将我全身涂抹的鲜血淋漓。我坐在沙发上,垂下头,听着身周鲜血将我的生命抽尽的滴答声,感到这个世界原来是这样安静。
  王老头看我这样,觉得可能不大适合再回答问题,拉着我的手安慰了几句就出去了。小花在那里大嚼着各种怪味的食物,容予思和小阿当在我旁边坐着,不知道想些什么。
  小花吃饱了肚子,绕到沙发背后,突然一把把我抄了起来,我根本没有心思搭理他,任由他将我抖了两抖。

  容予思不愿意了,“花洛玉你干什么!”
  “洛羽!”小花马上喊了回去,“我让他清醒清醒!”
  应该说小花还要解释是相当给我面子,我看他们又要打起来,只好无力地摆了摆手。小花也不是个简单的鲁人,并没有发作,哼了一声就回屋休息了!
  “四安!”容予思柔声道:“我觉得这个地方没有这么简单,你仔细想想,为什么王山奇要躲着董征?为什么他们说的前后不一?为什么两人同是将军,当兵的却不一样称呼?为什么他们会有元气?”
  我强忍着脑中的眩晕感,无力道:“这些都跟我无关,容予思,我累了,累得要死!”
  真的是这样,我真的感到自己累的要死,累的恨不得死在这里,我从没有想过得知事实之后,我会表现得这样平静,同时也是这样心若死灰。
  “四安!”容予思靠过来把我抱入怀中,“我们早就说好的不是吗?”
  早就说好的什么?我在自己粘稠的脑中拼命寻找着线索,一个声音在不断重复这句话……
  “我们早就说好的不是吗?”
  “我们早就说好的不是吗?”
  这个声音忽远忽近地在我身周环绕,这个声音是小阚,我的眼前顿时出现了小阚的脸,那种调皮里面故作讽刺的表情……
  我挣脱开容予思的怀抱伸手向前,她却带着一脸惊讶猛地退去,在桌子上定光剑的剑柄上面撞作一片光影。
  我猛醒过了,大喊一声:“不好!”
  容予思本在背后悲伤地看着我,被我这一声大喊吓了一跳,“怎么了?”

  小花也很惊醒地跑了出来,“发什么神经?不要人睡觉了?”看到我蹲在沙发前和面露尴尬的容予思又怪笑道:“怎么?想趁人之危人家不愿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