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80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这点我稍微安心了,看来静心还是有一定心计的,她不会让自己与鸣翠处于山穷水尽的地步。
  总算完成任务了,虽然鸣翠还处失忆状态,但已经成功治疗,我和吕大安、苏小慧返回省城后,决定还要继续从事自己的工作。
  一到公司,臧琳和小虹都很高兴,但臧琳告诉我,这段时间生意惨淡,根本就没人来疏导,她不知道出现什么情况了。
  我随后给一些老客户打电话,询问一些情况,这些人只是说我不在家,所以他们选择了其他公司进行疏导。
  吕大安埋怨我,“大仓,我们把大量精力投入到鸣翠那里,现在我们的店却弄成这样!”
  我不这样认为,我感觉能把鸣翠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也算是自己做人做到位了,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我让臧琳把帐目给大家公布一下,没想到还剩五万元。这五万元除去税,以及其他费用,这个月基本没钱了。
  吕大安说:“靠!都干成这样了,不如关门得了!”
  我没有吱声,吕胖子真不是人啊,没想到只能共荣华不能共富贵。
  臧琳与小虹不同意关门,他们认为我们还有一定挖掘商机的潜力,必竟在疏导行业很长时间了,名气还是有的。
  **讲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为了公司能够生存下去,我决定带小虹做一次市场调研,然后再作决定。
  我和小虹在省城跑了很多家咨询公司,其实他们的业务还是停留以往的那些家庭、婚外情等方面,这让我很欣慰,至少我那种上门拓展的业务,他们还没模仿。
  回来后,我又给大家开一次会,虽然只有四个人,但我怕吕大安退出,现在公司用的他的房子,如果吕大安再退出,我可能就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吕大安这小子嘴上说不干,在我看来那只是气话而已。
  通过我给大家统一思想,吕大安也转变想法,答应与我一起再次创业。
  虽然在公司运转方式上,我和吕大安、臧琳、小虹达到一定共识,统一了思想认识,对下一步公司业务进一步开展明晰了方向。但在我的思路中,拓展并不代表疏导方式上的拓展,我更想多开几家分店。
  不过对于开分店,吕大安提出异议,他认为现在公司不景气不应该再拓展了,现在手里就剩五万元,别说租店,就连店面的装修都不够。
  臧琳与小虹也让我谨慎行事,她们也认为先做好这家店面为好,没必要再开分店了,无论资金与人手都不够。
  不过我认为恰恰要在这方面来一点大胆的突破,越是在公司业绩下滑之时,越不能抱残守缺,更应大力拓展,让别的竞争对手无法估量我的实力,这便是我开分店的理由。
  在开分店的问题上,我们四个人有了争议,我自己一个阵营,当然他们三人一伙,认为我不该这样冒险。

  这天早上我一到公司,小虹就笑着对我说,“仓哥,有个中年美女来找你,我说你还没过来,她就先走了!”
  中年美女?这是谁呢?看小虹神秘样子,我绞尽脑汁也没想到中年美女到底是谁。吕胖子说我接触熟女太多了,都分不清是谁了。我也没多想,我以为可能是以前疏导过的客户。
  我问吕大安,对于开分店的事想的咋样了?
  吕胖子说,要开就开吧,反正他支援不了我资金了。
  我笑了,“胖子,你的钱可别让那个**拿着,否则你可就惨了,不如借给我投资,还能挣钱。”
  “靠!再让你投资,那不得打水漂啊!”吕胖子对我不信任了,以前我要干什么,他二话没说,肯定支援我。
  我俩个正说着,我手机响了,拿起电话一看,是安萍打来的。这个娘们可是很长时间不见了,听说她为了躲避袁凯,去了分公司,据说老公也跟着去了。
  “小柳,很久不见了,还好吗?”电话那头传来安萍甜甜的声音,要多浪有多浪,***!在我山穷水尽之时,就找她借钱了!
  “安大美女,多日不见,想死我了,你也不来省城了,也不联系了,我以为你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呢!”我笑着打趣安萍。
  安萍在那头咯咯笑着,“哪想了?我现在回省城了,有空见一面吧!”
  卧槽!这娘们回省城了,正好找她点钱,把分店开起来。
  于是我与安萍约定今晚在“回味往事”酒店见面,这是一所新开的主题酒店,听说菜品做的很有味道。
  吕大安偷笑着说,“靠,今晚又去约P啊!”
  我瞪了他一眼,怕臧琳听到,“滚你***腿!我哪有时间约什么P,我要筹措开分店的资金!”

  我说这话时,臧琳正朝我这看,我知道臧琳在一些事情上从来都是按照我的意见去办,就是当时有意见,她最后也是顺从我,她会不会听到我与安萍打电话了?
  晚上,我早早去了那家“回味往事”酒店,到了那所小包房,一进门我就被眼前安萍惊呆了,这女人怎么越活越年轻,今天穿一件白色的吊带长裙,更显妩媚。
  我咽了口唾沫,笑着与安萍握手,“安总,真是越来越年轻漂亮了,你是逆生长吧!”
  安萍轻轻捶了我一下,“你小子越来越会忽悠女人了,真是专业人士!来个拥抱吧!”说完安萍闭上眼,向我靠了过来。
  她这一动作,弄的我很尴尬,不抱她就会摔倒,于是我轻轻抱住安萍,没想到这个女人把那张涂满口红的嘴唇向我伸了过来,我正不知所措之际,外面有有人敲门,我赶紧松开安萍,“服务生送菜来了!”

  果然进来的是端着盘子的服务生,只见他把菜往桌上一放,“这是宫煲鸡丁,请两位慢用!”
  我说了声谢谢,服务生就出去了。这时安萍从包里拿出一瓶红酒,“雨仓,这是朋友从国外带来的法国红酒,我们尝尝。”
  然后安萍又拿出一样东西,“这是给你的,戴上看看怎么样?”我一看那是一块手表,如果安萍送我的,一定很名贵,我对这种奢侈品不太懂,于是就推脱说,“安总,这样贵重东西,还是送给老公吧!”
  安萍一听就不高兴了,“送给你的!”说完硬是塞到我包里。

  卧槽!简真让我无法想象,自己活这样大,还是第一次经历女人送我东西。当然,安萍送过我,但我始终没收。
  我们边吃边聊,我才知道安萍在外地工作如鱼得水,要知道分公司的经理,相当于她在省城的副总,也算是一方霸主,自己说了算。
  我再次感叹,女人有个好脸蛋,干什么都能成功,就像现在流行的网红,丑女无缘啊。
  安萍问我:“雨仓,听说你一直无私帮助袁凯母亲的忙啊?”
  日期:2017-02-02 06: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