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79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和林辉在医院的小公园里一边散步,一边说话。
  林辉与我谈完了鸣翠的病情后,又谈到了静心,话里话外都能感受到林辉对静心的喜欢之情。
  我心想林辉不会想再与静心做一次DNA鉴定吧,如果那样的话,静心会崩溃的。但林辉并没有明确提及到这点。
  我与林辉谈到鸣翠中毒事情时,我对林辉说,能给鸣翠施毒的人,就是她最亲近的人,以我的猜测可能是鸣翠手里那些财产的事所引起。
  林辉听了大为吃惊,她说既然知道了袁凯有这个动向,为什么还不让公丨安丨局直接把袁凯逮捕呢?
  其实何止林辉有这个想法,我们都想让公丨安丨人员快点把袁凯弄进去,但公丨安丨人员也调查了袁凯,并没有任何嫌疑,所以还需要慢慢调查再进行认定。
  “如果这样的话,那静心可就危险了!”林辉不自然的说出这句话,这也是我时常担心的事。

  至于鸣翠现在处境,我想袁凯还不至于把她置于死地。因为鸣翠并没有留任何遗嘱,也就是说你袁凯并不是明正言顺的继承人,即使谋害了鸣翠,鸣翠那些家产他也得不到。
  如果鸣翠病好后,袁凯还会慢慢把鸣翠哄好,而后让鸣翠把财产一点点让给他,之后袁凯再想办法杀死静心,那他就独占鸣翠的财产了。
  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我不会对林辉说这些话。
  林辉也对鸣翠心太大而惋惜,但林辉认为,无论鸣翠将来怎么样,她也会给静心留一部分财产,不会让袁凯独占。
  我把林辉送到酒店后,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回到我住的房间,吕大安嘿嘿一笑,“我以为你被那留美华侨娘们留宿了呢!”
  我骂了吕大安没点正形,我现在想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真不想参与了,太累了。
  我脱衣上床后,吕大安问我,苏小慧是不是与袁凯通电话了,并且把鸣翠的治疗情况告诉了袁凯。
  “靠!人家是一个公司的,通电话也很正常!”
  “但我感觉这个娘们不简单,你还是小心点!过几天我想袁凯还会来上海探望鸣翠”胖子对我说。
  其实苏小慧在鸣翠这个事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她是什么样的人,与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我也早预料到袁凯还要来上海看鸣翠,我让吕大安联系一下医院保安,随后又与静心通个电话,叮嘱静心,谁来见鸣翠都不能进病房,否则一个不经意的投毒,就会断送鸣翠的命。
  鸣翠治疗后第七天,我听静心说,鸣翠似乎有了知觉,眼睛也能微微睁开了。
  我的心总算放下了,我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样奇怪事情。
  鸣翠在医院里渐渐恢复了健康,从自己能翻身到下地走路,用了很短的时间,但还不能说话。
  我们看到鸣翠恢复过来都十分高兴。
  苏小慧悄悄告诉我,袁凯要来医院看望鸣翠。
  我笑着说,“来看自己妈,那是天经地义!”
  果然,袁凯下午就到了医院,只见他带了七八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拎有一样礼物。

  吕大安在一旁小声对我说:“卧槽!有钱就是不一样啊!”
  袁凯正要进入病房,就被医生拦住了,告诉他这是重症监护室,只能隔着玻璃看病人。
  袁凯隔着玻璃不停地向鸣翠挥手,我看出鸣翠躺在床上,露出微笑。
  袁凯把苏小慧叫过来对她说:“我给妈带了点营养品,你看适当时候让他吃吧!这里还有二十万元,如果不够,你尽管告诉我!”
  静心看到这里,就想冲上去与袁凯理论几句,被我一把拉了过来,我小声对静心说,“别吱声!”

  这时林辉走到袁凯跟前笑着对他说,“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袁总吧!”
  苏小慧连忙介绍林辉,袁凯也很热情的与林辉握手,并一再感谢林辉的治疗。
  林辉笑了笑说,这是应该做的。随后林辉对袁凯说:“孩子啊,尽孝心,并不一定财物到达,关键是一颗心!”
  我听出林辉的话是在点拨袁凯,这小子肯定能听出来。袁凯随后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走了。
  袁凯一走,静心就想把袁凯拿来的东西扔掉,我连忙劝住静心,“别扔啊!这些东西可以送检!”
  静心听我这样一说,才没有把那些东西扔掉。随后,她联系有关部门,把东西样品取走了。
  其实我想这次袁凯带的东西,肯定没有毒,他也不傻,应该知道我们所有人都怀疑他,不会这样轻而易举的让我们抓到他的把柄。
  随着鸣翠身体渐渐恢复,也能下地讲话了,但最让我们失望的是,鸣翠好像失去了记忆力,对所有人都不认识,也想不起来任何事了。
  但之前为什么袁凯和鸣翠打招呼,鸣翠会笑呢?林辉认为那只是一种自然的笑,并不代表什么。
  对于鸣翠失去记忆力的事,我们都很着急,咨询了医院里的医生,以及林辉带来的医生,他们也都摇摇头,不知道该如何治疗。

  林辉认为这种失忆状态应该会随着病情好转,慢慢地恢复,并不能一时治好。
  我们所有人都很着急,如果鸣翠失去记忆,那所有指向袁凯的证据都将无法证明,也就是说袁凯会逃脱法律制裁。
  林辉决定回美国了,临走之前,她交待我们,鸣翠这种失忆状态,在医院与家里一个样,可以考虑回家。
  不过林辉悄悄告诉我,她想把静心带走。我听了后没有同意,我认为如果静心走了,那鸣翠谁来照顾?

  林辉叹了口气,她认为如果不让静心走,她担心静心的安全。
  我理解林辉的想法,但此时此刻决不能让静心出国,我们会想办法保护静心。
  林辉走了后,苏小慧也和我商量将来鸣翠的事情,我认为还是找个地方去养,但又不能瞒着袁凯,这就是矛盾点。
  苏小慧说,她会与袁凯解释的,以她的估计,鸣翠失忆后,袁凯不会再来看了,因为他来也没有什么意义,鸣翠在这种状态下也不会给袁凯只字片语的承诺。
  鸣翠身体已经基本恢复好了,静心决定带鸣翠去海南那边去养。同时,她还请了一名保姆,这样静心就能抽空做点自己的事情。

  但问题又来了,鸣翠去了海南后,袁凯居然把鸣翠公司的财务人员全部换掉,也就是说所有财政大权都归袁凯说了算。
  这让静心很是生气,他认为袁凯已经实际控制了鸣翠公司,再没有可能收回来了。
  我问静心有什么困难尽管说,我会随时打钱过去。静心对我说,还没到山穷水尽之时,她会尽全力让鸣翠快点恢复记忆,然后再把公司收回来。
  吕大安偷偷告诉我,静心已经把鸣翠的部分存款拿到手,不过鸣翠公司财产还是袁凯所控制,只不过袁凯取不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