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09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又来了,不都说过了嘛,我和她没可能,就好比你和冯姨一样。再说了,我心里有人了。”
  “就那个乔菲?快拉倒吧,我反正不看好,正不知道你看上她什么了。”
  我固执地道:“我反正喜欢,没有什么理由。”
  “光你一头热有什么用,爱情这东西是相互的。让你去日本不去,她又不回来,即便成了,你真打算两地生活?她要在上海还好说,日本……太远了吧。”
  “谁说她不回来,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您老瞧好吧,她只要再回来,我就有办法让她留下。”
  父亲不耐烦地道:“我不管你了,爱怎么样怎么样,睡觉去了。”说完,哼着小曲进屋了。
  收拾完东西,洗了个澡浑身舒畅。回到房间,坐在写字台前发呆。刚才瞌睡得晕晕乎乎,而现在或许因为酒津的作用毫无睡意。看着窗外,忽然间乔菲的身影印刻在夜色中,纯真干净的笑容如同满月般皎洁迷人。
  不知为什么,我喜欢夏天的夜晚。独坐窗前吹着微风听着竹林看着月色是绝美的享受。哪怕是绵绵细雨,都是一种陶醉美。

  我铺开纸拿起笔,打开手机的音乐播放器,《各自远扬》的旋律响起,写下了写给乔菲的第七封信。
  dear菲:
  又是一个绵绵夜晚,你睡了吗?今晚的月色很美,此时的月光倾泻在纸上,那幽静而柔和的光线仿佛在诉说着故事,也是我写给你爱的故事。
  这是我写给你的第七封信,也不知道前面几份你收到了没。本来不想用这种方式表达我的心情,在别人眼里肯定很老土,都啥年代了,还玩这套无病,直到我看了《海角七号》,深深被那七份情书感动着,我不希望这份爱珍藏六十年的光荫,更不希望我们还未开始就各自远扬,你不是友子,我不是飘荡在孤海里的荫山征彦,你能听到吗?
  我知道你心里始终放不下长岛川枫,毕竟那是你的梦。再加上家庭变故,把本来性格温和的你变得倔强而冷酷,时间是最好的解药,即便解不开你的心结,仍希望这一季的夏风吹散那一季的忧伤。
  或许我配不上你,可能是我自作多情了。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宛如雨后在转角处相逢,四目相对,等不来的是昨天迟到的问候。
  或许我配不上你,可能是你太优秀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虽短,但那一幕幕就像钢琴键上跳动的音符,不是你翩翩起舞,而是我拼命奔跑的足迹。
  难忘在日本的那几天,尤其是你挥手道别的瞬间,我当时有种冲动留下来,陪你在小木屋度过几度春秋。然而,那里毕竟不是我的家,也不是你的家。
  回来吧,我一直在等你,你能听到吗?
  6月20日
  写完信,我小心翼翼地折叠好,打开旁边的笔记本准备掖进去时,顿时一头冷汗,昨晚写给她的第六封信呢?
  我快把本子给翻烂了,始终没找到。昨晚回来很晚了,但我依然坚持写给了她。本打算第二天交给方佳佳寄出去,可着急忙慌的上班把这茬给忘了,难道是方佳佳取走了?不可能。

  我快速思考着,突然想到了叶雯雯。对,一定是她,是她拿走了。除此之外,没人进过我房间,怪不得她下楼时一脸不高兴,她不仅发现了,而且看了。
  我阵阵头麻,过了一会儿反而坦然了。看到了又怎么样,正好把我无法说出口的话表达出来,我心里只有乔菲。
  说是这样说,我却又不忍心伤害她。毕竟是几十年的朋友,刚从美国回来就互相伤害,也太残忍了吧。
  七封信变成了六封信,就这样吧,昨晚写了什么我全都忘记了,再写也写不出来了。只要能打动她,七和六没什么区别。

  想起杜磊今天上午说的话,我觉得这个创意挺好的。等她回来时,制造一系列浪漫就不相信打不动她。如果这样她还要走,也许就彻底没戏了。
  我想通了。这次她回来做最后的努力,如果她执意离开,证明我俩有缘无分,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回归正常生活,各自远扬吧。
  第二天,我睡到上午十点多才睁开眼睛。好久没这样舒舒服服睡觉了,这才是最美好的享受。
  昨天还是艳阳高照,而今天细雨蒙蒙。就喜欢这样的天气,隔窗听雨滴从屋檐上落下来,密密斜斜落在窗台上,溅起一连串小水泡打在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我没有古代诗人的骚气,看到雨就想吟诗一首,不过雨确实能触动的愁思。
  拢一手雨珠,珍藏在心间,岁月染霜,情怀不老;折一串水帘,挂在窗棂外,容颜永在,心依然荡漾。

  我坐起来跳到地上连续坐了一百个俯卧撑,浑身大汗跑到三楼冲了个冷水澡。指尖触动肌肤的时候,不由得打颤,整个人血液都在沸腾。或许太久没碰过女人了,恨不得出去随便拉个女人一下。那种煎熬的滋味只能咬着牙吞到肚子里。
  洗了澡下了楼,叫了半天家里没人。我坐在台阶上,拿着手机拨给杜磊,等他接起来听到对面嘻嘻哈哈,好奇地道:“你们在干嘛呢?”
  “我们在网吧呢,方姐叫我们打副本,你来不来?”
  “我去,你们可真无聊,我不去了,你们玩吧。”
  “那中午呢,我们打算去吃日本料理,去不去?”
  我有些犯困,懒洋洋地道:“算了,不去了。”
  挂了电话,我来来回回在屋檐下徘徊,放假了还不如上班,居然一点事都没。正考虑着午饭怎么解决时,听到一辆车在门口停下,不一会儿叶雯雯撑着雨伞进来了。
  “哟,这是在干嘛,散步呢。”
  我笑笑道:“嗯,正在数砖头。”

  她走过来道:“知道你在家,袁野叫我们中午去他那里吃,走呗。”
  反正也没事做,我爽快地应承下来,道:“等我一会儿啊,我上去换件衣服。”
  上了楼,刚外套,叶雯雯也跟着上来了。她突然做出一个意想不到的举动,从后面一把搂住我,地在背上轻吻起来。
  我整个人都僵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试图推开她,而她的手如同钳子般紧紧地抱着我,指甲嵌入皮肤,阵阵生疼。

  “雯雯,别这样……”
  叶雯雯的手不管不顾地在我身上游离着,撩拨的我熊熊怒火瞬间燃烧,身体本能地有了反应……
  她把我推到身上,湿热的嘴唇贴了过来,而另一只手已经抵达神秘的三角地带,让我无法拒绝。
  也就在那一刹那,我想到了袁野,奋力把她推开坐了起来。叶雯雯一不留神坐在地上,我试图伸手牵她,而她斜视着愤恨地看着我,咬着嘴唇道:“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吗?”
  我匆忙移开眼神道:“雯雯,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多次说过,我心里有人了,咱们还是做朋友吧。另外,袁野喜欢你,我不能这么做。”

  叶雯雯坐起来捋了捋头发道:“你喜欢的人就是那个乔菲吗?”
  我点了点头。
  她带着怒气道:“她有什么好,有我漂亮吗,有我了解你吗?我听袁野说人家压根不搭理你,你还屁颠屁颠跑去日本,结果呢,你得到了什么,她不照样在日本吗?”
  “我和袁野是不可能的,只把他当兄弟看待。明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